有时星光,有时月光

        (一)

      春节后见到朝玲,她说今年春节期间,风动石景区的门票收入情况不太乐观。不过港西那边不错啊,天天都在堵车,人流量很大。她又说。

        风动石被誉为“天下第一奇石”,是东山岛的标志性景观。早在明代张岱的《夜航船·荒唐部》里就有记载:“漳州鹤鸣山上,有石高五丈,围一十八丈,天生大盘石阁之,风来则动,名风动石。”

        风动石高约4.37米,长约 4.69米,宽约4.55米,重达200吨,海风劲吹时都会微微摇晃,但据记载,1918年2月13日,东山岛发生7.5级地震,山石滚落,屋倒人亡,可风动石却安然无恙。

        我一直都在怀疑其真实性,风动石和下面那块石头的接触面积仅十余平方厘米,怎么可能地震都震不下来呢?必定是用了某种特殊手段吧?!

        那次去景区,我特意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看了个遍,真没有,真的是一种原始状态,太神奇了!

        但是,又有谁会料到,在牛年来临之际,这个传统热门旅游项目竟然会门庭遇冷,而新晋旅游目的地港西村却门庭若市,两相比较,难免令人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感慨。

        节后初七第一天上班,初六晚,义兴来信说:您明天上午有空吗?陶斋再走一走?

        我正琢磨着找个时间去看看,究竟为什么港西村突然具有了比风动石还大的吸引力?义兴的邀请正合我意,我愉快地接受了这个邀请。但同时,也想起了第一次来樟塘镇调研时义兴教给我的一句闽南俗语:有时星光,有时月光。

        登时觉得好有意思!

        但是,当我第二天来到港西村,走遍陶斋学堂和中驰山庄的角角落落后,脑子里印象最深的,竟然是一个知恩图报的故事。

        林华彪,中驰山庄董事长,上世纪九十年代离开港西去浙江打拼,二十年后衣锦还乡,投资建设了中驰山庄,以及后来的陶斋学堂。

        那天聊了不少,但讲到这个知恩图报的故事,却纯属意外。

        大概是走到进士书屋时吧,我远远看到村子里有一座粉色的小楼,很是好奇,有谁会在农村建一座特立独行的粉红颜色的楼房呢?

        我。林董事长说,是我九十年代回来建的。

        那可真够前卫的。

        建成后我没有住过,现在住的是我的一个恩人。

        恩人?

        那年,我在外面打拼,我媳妇和我妈发生了一些争执,一气之下,背着几个月的孩子往后山走,那天她是真不想活了,中途正好碰到了我这位亲戚,他救下了她们母子俩,后来,我就把这个房子给他住了。

        我一时不知说点什么好,但无论是空间上的景区热度对比,还是时间上的人物命运变化,都让我想到那句闽南俗语——

        有时星光,有时月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