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就是一个债务人,而世界阳光灿烂……

作者:陈皮朵娃

曾经一则新闻,一个男人,妻子生产,结果一天内花费近十万,十几天内妻子死了!收到账单53万!

   守信的穷男人,含泪签下106年还清欠账。自己死了儿子还,儿子死了孙子还,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

   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没有穷尽的?不知道这儿子以后知道自己生来就是一个债务人,他会不会让自己不生孩子,干脆“穷尽”了。

    又曾经一则新闻,一个家庭,因为妻病,交不起2000元的医疗费,夫妻双双跳河自杀,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在这充满阳光的世界。自杀!自杀!是自杀吗?

  孩子说:是我没有拉住爸爸妈妈!

 可是,单纯的孩子啊,爸爸妈妈的生命,岂是你这样微弱的力量所能拉住?

    而世界阳光灿烂,现实还有:

  每天都有很多广告送到门口来,几年前,送广告的送来的时候,还总是会“笃笃”敲两下门以提示,待起身开门,只见防盗门上斜插着一卷花花绿绿的印刷品。

  这些印刷品大抵不堪入目,“阳痿不举”、“瘙痒难耐”之类文字配上一些淫秽画面,仿佛全国人民都得了“爱死”病。这样的东西每天大卷大卷地送来,虽然可以有现成的废品卖,但是家家户户楼上楼下少不得孩子来来往往,耳濡目染这种东西真是对祖国的花朵的残忍荼毒。那时候楼下就有一个刚上学的孩子,很爱学习,见到有字的纸头就忍不住要大声朗读他所学会几个字,于是,我经常会在他放学之时,得以聆听:“挺而不坚,坚而不拔,拔而不刚,刚而不射……”

  久之,终于有人出面对那孩子的父亲说:“你的孩子很博学呀,这么小就知道那种事儿。”弄得那父亲尴尬又莫名其妙。而冷不防敲门的声音对于居民也是一种骚扰,有些脾气暴躁的人,就会对着离去的脚步大声吼骂。

  现在,送广告的人,都成了地下工作者了,来去无影就把广告留在人家门口。

  那样恶俗的广告也几乎没有了,换之以高端人口高品位生活的诱惑,比如刚才,我的门上插着一卷印刷精美的广告,是“阳光假日,购物天堂;香榭丽都,奢华私享。”,这个新消费的广告,文字画面,如诗如歌,美伦美奂,如果我不是还有眼睛能感知到窗外那一片灰蒙蒙看不到青蓝的天,兼有臭味的空气,以及那不远处,踽踽独行的乞讨者,我会以为自己真的生活在天堂。当然,如果我没有眼睛,如果我真想去广告上那天堂,我至少还得有另外一个举动,我得揣上我的钱包,而钱包会提醒我,我所处的是人间。

  人间跟天堂的距离,不是从春天到秋天,只要忍过苦夏就能看到果实。

  如果钱可以称为人生的阳光,我们的生活一定应该是处处充满阳光!对阳光普照,曾经是一种憧憬一种期待。对于另一种人生来说,因为阳光,他们的处境更为阴森黑暗,更为悲凉无奈。那是怎样一种折磨?

   比如上面两则新闻的孩子,我想来想去没法想通,他们到底生来就欠了谁?要过着未知还有多少悲惨在等候的余生。或许他们可以去信基督教,因为基督认为,人,生来就是罪人。他们符合这个“罪”。

   而我,也是醉了,只能无效的唠叨, 唉。



陈皮朵娃,自由撰稿人。写作为生,煮字充饥,以文取暖。

约稿或媒体转载请发消息或联系本人邮件:10082426@QQ.com,并支付稿酬。

感谢您支持原创!转发就是力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