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生南国

贞观年间,泽州有一个书吏,名叫马周,虽然踏入仕途,但他不安心默默无闻,期待有一天能鸿鹄展翅,一飞冲天。

无意间,他收取了一个名叫裴家鼎的学生,此人仗义执言,喜欢替人打抱不平,当地县令崔贤横征暴敛,祸害百姓,裴家鼎号召大家对抗崔贤,衙役们冲过来,抓了不少人,当然也包括裴家鼎。

恰巧马周路过,他在衙役头子的手上解救了裴家鼎,裴家鼎为了答谢恩师,硬是拉着马周去了他家,裴家老爷原侍奉于李建成,所以做事格外小心,却不想裴家鼎屡屡在外惹祸,让老头子操碎了心。

裴家鼎有一个美貌的姐姐,名叫绿袖。父亲裴士典,曾经是隐太子李建成的乐师。或许是这种家庭背景的缘故,绿袖能歌善舞,马周见到她的那一刻,她在琵琶的伴奏下跳着轻盈的舞姿,一段西洲曲,见证了她和马周第一次相逢。

此时的绿袖,清纯美丽,舞姿美妙,宛若冰雪,不受尘世的一丝污染。

只此一面,马周便深深爱上了绿袖,绿袖看着眼前这个叫做马周的年轻人,风姿卓越,相貌不凡,才思出众。相爱,或许只是一瞬间,她芳心暗许,此生非他不嫁。

此时的泽州,贪官污吏横行,马周这样一个正直的书吏,自然遭受了不少冷眼和欺凌,泽州百姓摊上这么一个刺史,苦不堪言,马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他人微言轻,又能做什么呢?

泽州刺史赵士达从前是一个军队将领,在一次征战中,受了伤,大将军李靖念他战功卓著,便表奏朝廷,让他做了泽州刺史。

赵士达为官期间,大肆盘剥百姓,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泽州百姓苦不堪言。

马周为人刚正清廉,不愿在泽州受人排挤,空空没落了自己一腹才华,考虑再三,马周打算前往长安,追求仕途的更好发展。

临走的前夜,马周来到裴家附近,准备见绿袖一面。没想到,绿袖已经在等着他。雨后的傍晚,两人在街边相遇,绿袖打着一把油纸伞,美丽动人。

绿袖:听说你要去长安了?

马周:是的,我要去长安求取功名,只有博取功名,才不会受人排挤,鸿鹄怎可受鱼虾欺凌呢?

绿袖:听说你找人来我家提过亲?

马周:是的。

绿袖:那人是谁?

马周:那人不愿透漏自己的名字,他选择退出。

绿袖:为何要退出?

马周:因为,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绿袖:今日为一书吏,他日为何不能青云直上,相信自己,我绿袖看人还算是准的。

马周欣慰地笑了,他点了点头,答应了绿袖,绿袖羞答答地把那把油纸伞送给了马周。说,在往后的岁月里,希望能给他遮风挡雨。

绿袖捧出了一个包裹,里面是自己所有的财物,马周不要,绿袖说,这些钱不是白给你的,我要你一个答案,你若喜欢我,他日一定要来娶我!

男女之间自古授受不轻,绿袖给马周的,不仅仅是帮助他的盘缠,更是姑娘家的一颗芳心,自己未来的幸福。

马周和绿袖分开的时候,赵士达和崔贤恰巧坐着马车路过,偶然间看到绿袖,赵士达被绿袖的美貌吸引,崔贤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他马上就知道刺史大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崔贤带领大批衙役赶到裴家,将裴家上下几十口人全部打入牢狱,将绿袖捆绑起来献给了赵士达。赵士达表面上批评崔贤拿女色来迷惑上级,暗地里却指示崔贤将绿袖送到青楼。

半夜,崔贤带着赵士达来到青楼,他们派人给绿袖下了春药,绿袖昏迷不醒,赵士达就这样强暴了绿袖。

第二天,醒过来的绿袖得知自己被强暴而痛苦不已,本想一死了之,但她想到自己和马周的约定,便咬咬牙活了下来。

过了几天,赵士达又来了,绿袖要和赵士达同归于尽,但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是赵士达这样一个沙场宿将的对手,反而被赵士达牢牢地抱在怀里。

赵士达向绿袖道歉,并表示要用行动来弥补自己的过错,他说自己是一个商人,只要绿袖答应服侍自己,他愿意豁出自己的全部家产来赎出牢狱里绿袖的家人。绿袖为了拯救自己的家人,便答应了赵士达,认为赵士达是一个好心人,那一夜,赵士达又留在了绿袖的房间里。

到达长安,马周认识了一个叫做闵国器的读书人,二人很是聊得来,奉彼此为知己,整日里吟诗作赋,谈论天下大势,好不自在。

因二人才华横溢,闻名长安,不久之后,有幸结识在京城游玩的安康公主,得公主赏识,二人进入将军常何府中做了门客。

李世民在魏征的谏言下,决心整顿朝堂风貌,便下令文武百官每人上书一封,讨论朝廷的过失之处。

任务下去,这可愁坏了将军常何,常何打了半辈子仗,虽然战功赫赫,但是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扁担倒了也不知道是个一字,让他写这样一篇文章,无异于比登天还难,正在发愁的时候,常何想到了马周。

第二天,李世民打开看着一篇篇文章,时而叹息,时而摇头,或皱眉,或低语。

当皇帝翻开那篇文章之后,不禁神色大变,片刻之后又拍案叫绝。这篇文章内容深刻,言语犀利,针砭时弊,对当下面临的问题一针见血。

看了文章之后,李世民不仅不生气,还大呼过瘾。

他一看署名,竟然是常何上呈的,常何跟李世民打了那么多年仗,知根知底,李世民也没有责怪常何,便下令常何将写文章的那个人带到宫里去。

一番交谈之后,李世明觉得马周确实是一个大才,就让他做了一个御史。

几天之后,赵士达又来了,他给绿袖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说她的家人已经死在了牢狱中,让绿袖索性从了自己。

赵士达的老婆听说自己的男人在外边偷人,大怒,便偷偷把绿袖高价卖到了长安。

其实,绿袖的家人并没有死,那是赵士达为了得到她的身子而编制的谎言。得知家人遇害的消息以后,她泪流满面,痛不欲生,此时的绿袖,活下去的唯一期望就是那个远在长安的人。

最无助的时候,她又一次想起了马周,从他离开泽州之日算起,已经五年有余,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或许,马周已经飞黄腾达,但是她成了一个风尘女子,艺名“如画”,凭借绝美的容颜和与世无双的舞姿,一时间轰动长安。

此时的马周,已经贵为当朝御史大夫,位列三公,容貌不凡,英姿焕发,为他说亲的贵胄们都快踏破府邸的门槛了,可是马周都婉言谢绝了,三十几岁了还没有娶亲,因为他的心里,藏着一个自己深爱的姑娘,那就是绿袖。

他也派人回到泽州打听绿袖的消息,可绿袖一直杳无音信,马周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深爱的绿袖此时已身在长安,坐上了长安艺妓的头把交椅。

马周是一个品行端庄的人,谢绝烟花之地,即使绿袖的舞姿轰动长安,他却毫不知晓。

马周的好友闵国器,才思不输于马周,然而他的仕途却远远没有马周那样顺畅,大概,还是他性格太过于刚直,豪放。

虽说闵国器与马周同是本领不凡,善出锦绣文章之人,但闵国器却不如马周那般行事谨慎。他是一个性情中人,敢爱敢恨,豪迈洒脱,昔日,他化名参加科举考试,皇榜公布之日,他高中了,但当他得知很多世子因为门第原因没有中榜,他大怒,撕了皇榜,虽然他是科举第一名。

闵国器其人,出入风月场所,被绿袖的舞姿所倾倒,不禁大声喝彩,从那一刻,他深深爱上了绿袖,为了观看绿袖的舞蹈,闵国器竟然让李世民等他半个时辰。

寻找机会,他向绿袖尽情表达着自己真挚的爱意,那一刻,绿袖早已经冰冷的内心才有了一丝温暖,可是,为了等待马周,她拒绝了闵国器的求爱,即使那份等待已经没了尽头。

事后,闵国器向李世民大谈科举,皇帝虽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但也觉得他的性格需要磨砺,便安排他到泽州做了一个县令,几年任期,他做得有声有色,回到长安,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马周吃酒,多年不见,二人有说不完的话,喝不完的酒。

就在他们谈笑风生之时,闵国器远远看到了绿袖,他马上冲出酒楼,终于,他追上了绿袖,他将四颗红豆放在绿袖的手中,他说,在江南,红豆代表相思,四年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

马周在闵国器身后跟了上来,绿袖转身的一刹那,与马周目光交汇,手中的红豆散落在地上,马周这才知晓,这个以才艺冠绝长安的女子“如画”,竟然是自己苦等多年的绿袖。相遇的这一刻,彼此都没了言语,万语千言,不知从何说起。

马周爱惜自己的羽毛,他不想自己与风尘女子有染,婉言拒绝了绿袖的爱意,一刹那间,绿袖落泪了,为了能再见到他,她选择屈辱地活着,这么多年,她遭受了多少磨难,可是,再见之时,二人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

马周知道闵国器喜欢绿袖,他也就顺水推舟,成全了他们,可是,在绿袖的心里,她始终放不下马周,这个她准备将下半生幸福都交付给他的男人。

之后,闵国器赴泽州上任,去调查泽州刺史赵士达和国舅爷长孙顺德贪污的铁证,闵国器佯装与赵士达同流合污,骗取赵士达贿赂的五千两黄金,闵国器带着罪证回京述职,然而,他到长安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五千两黄金为绿袖赎了身。

赵士达为了获取京兆尹的位置,重金贿赂当朝国舅爷长孙顺德,加重盘剥泽州百姓,最终爆发了民变,长孙顺德表奏李世民,他要率军前往泽州镇压民变,马周等人力谏,皇帝才驳斥了长孙顺德的提议,派闵国器前往泽州调查真相。

赵士达指派内鬼潜入牢狱,蛊惑裴家鼎和众人越狱,长孙顺德则调兵埋伏在牢狱周围,只等裴家鼎一伙人出来就大开杀戒。此时,泽州的民怨就想一堆干柴,一旦有火星飞上去就会燃烧,长孙顺德和赵士达就是要搅乱泽州,借机上奏皇帝出兵镇压,长孙顺德和赵士达皆出身行伍,自然清楚,只要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他们二人在泽州的所有案底都可销毁干净。

而这火星子,就是裴家鼎这伙人。

闵国器为了不让裴家鼎率领的民众落入赵士达和长孙顺德设计的的圈套,孤身前去阻拦愤怒的民众,结果被民众杀害。

泽州民变,朝野震惊,金河军统帅,当朝驸马爷的柴绍大怒,向皇帝请令,要率大军出征泽州,荡平乱民。李世民龙颜大怒,准备发兵剿灭,马周连夜进宫劝谏皇帝,真才让李世民收回成命。

皇帝意识到,泽州民变已经是一个大问题了,便令魏征暂且放下手头的事情,前往泽州查案。不久之后,赵士达和长孙顺德落网,坏人终有恶报,可是,绿袖的内心早已经伤痕累累,身心也疲惫不堪。

裴家鼎和众人因误杀闵国器被捕入狱,还连累了家人。诛杀朝廷命官,那可是株连全家的大罪,因为这个原因,裴家都被打入大牢,无奈,绿袖找到了马周,马周念及旧情而上奏皇上,还了裴家清白,只处死裴家鼎一人。

即使这样,绿袖也满足了,杀了人,终究是要偿命的。只是,闵国器的尸首被运回长安的那一刻,绿袖的心又一次碎了,她喊了一声“相公”,可是闵国器已无法听到了。

那一日,绿袖带着闽国器的尸骨离开长安。

马周脱下官服,找到了绿袖,他将那把油纸伞递给绿袖,又将一袋金钱交给绿袖,绿袖没有收。绿袖只是微微一笑,说,“没想到,你还留着它?”

“我还不容易才找到的。”

绿袖就这样转身走了,绿袖打开那把已经破了的伞,回头望了马周一眼,两人对视了片刻,再次转身,就不再回头。

她知道,自己与他,已经再无可能,来时孤身一人,走时也孤身一人。

红尘旧梦,梦断都成空。

任谁都没有想到,昔日的青梅竹马,如今却落得个天涯殊途的结局。

本文由城外的阳光sun创办专题【精选好文】推荐。

本文编辑:沐恩佳音

专题主编:城外的阳光su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相思》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送别》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王孙...
    琐碎宇宙阅读 395评论 2 3
  • 青裙玉面初相识 昨夜下了一夜的雨,凉凉的空气丝丝缕缕地浸入长安城,很少失眠的我竟因为淅淅沥沥的雨声辗转反侧多时。...
    枫林静叙阅读 719评论 5 25
  • 王浩睡醒时,发现已是晚上10点多。两个室友在组团玩游戏,南国还没回来。他全身酸痛,肚子有些饿,却什么都不想做。手机...
    廉子阅读 43评论 0 0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2,370评论 0 11
  • “公主,有个叫崔湜的前来说要见您。”秦槐禀报。 “你带他到千秋殿等,我马上到。” 太平插上最后一支钗,望着镜子里的...
    履_阅读 1,054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