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原的咖啡馆

文丨鹿原

我叫鹿原,35岁,三年前城郊开了这家【惊池咖啡馆】。

咖啡馆是一个独栋的两层小楼,有咖啡有音乐,我在这里看书写字陪人聊天,接待每一个有故事的你,欢迎光临。

1

咖啡馆虽说是在城郊,不过这里交通便利,住宅林立,且多是为了生活和梦想打拼的年轻人,丝毫看不到破败的感觉。

店里要说最大特色,便是书墙了,两层的墙壁全部装修成内嵌式书橱,林林总总,足有上万册,虽比不上矮大紧的杂书馆,却比他它那儿更具灵性。这里的书没有任何限制,只要你进店便可随意翻取,熟客们也可借阅带走,不用登记跟吧台打声招呼即可,三年下来书非但没少一本,还越来越多了。一是因为我的大肆购买,二是很多朋友自发的把自己带过来共享,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书房。

二层还有颇为宽敞的露台。天气好的时候,客人都喜欢去露台坐着。我偶尔也会拿着吉他在露台给客人唱上几曲,他们都喜欢听我唱歌,就像我喜欢唱给他们听一样。

熟悉的客人都叫我老鹿,起先我比较反感,觉得我哪儿有那么老。但慢慢也习惯了,反而觉得亲切。

咖啡馆的营业时间中午12点到晚上12点,当然营业时间也不是那么固定,真要是晚上有人赖着不走,说不定我还会给他调制几杯美酒陪他渡过这孤独长夜。

2

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客人走进我的店里。

有的是经常来,他们大多是自由职业者,把这里当成了工作场所。也许他们来了只喝柠檬水,但我依然乐意把最好的位置留给他们,让他们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

那些偶尔来的,好多是把这里当成了会客、聚会的场所,总是带来不同的朋友来这里一坐就是一下午。我就每次送他们一些小吃,能让他们愉快地渡过这段时光。客人也会特别高兴地说,老鹿又来给我们送吃的了呀。

还有一些客人,是来店里发呆的,他们可能孤独了,累了,失业了,失恋了,有时候看到他们或是急躁、或是痛苦的样子,我都会试探着去和他们聊聊天。当然,有的人愿意跟我聊,也会有人觉得我不怀好意,这时我也会识趣地离开。

当然,更多的客人,可能一生只来一次。但还是有很多人的影子,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的顾客朋友里,小白是店里的常客,一个九零后姑娘,空闲时间里就会泡在我店里看书,如果我俩都空那就凑在一起侃大山。

一天下午,小白一个人在店里等她一个朋友,我正好没事,过去和她闲聊。

“鹿原?”

“大林子......好久不见!”我忙抬起头看着她,诧异了五秒钟,随即切换正常模式。

“可不是嘛,好久不见鹿原。”大林子迟疑地坐了下来。

原来小白等的朋友就是大林子!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小,小的在一个两千万人口的城市都可以偶遇,这个世界又很大,大的相隔几万公里不知归期。

“嘿!老鹿,啥时候勾搭上我们家大林子了?可以呀你!”小白比我多诧异了五秒钟。

“什么勾搭!注意措辞,我们可认识好多年了。”

“什么情况?好好说说。”小白所有的不高兴都能被八卦冲散。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双鹿恋嘛?”大林子看来想不经过我同意就把这故事说出来。

“陆溪?”小白提高嗓门看着大林子,得到赞许的眼神后看着我,“老鹿,你就是双鹿恋男主角?”

“双鹿恋,听着还不错!”

“卧槽!卧槽!卧槽!老鹿,这世界太小了,相恋七年敌不过七年之痒,拍完婚纱照分手,陆溪满世界去流浪,分手之际鹿原许下豪愿要等陆溪七年,还开了一家陆溪一直想开的咖啡馆,虽然故事很狗血,不过老鹿你够牛逼的,你这等了几年了?”小白对我的故事如数家珍,不用问肯定是大林子这大嘴巴说的,大林子是陆溪小学妹。

“三年了吧?这家咖啡馆是你开的?”大林子问。

“对,这咖啡馆开了有三年了。”

“老鹿,说真的,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个没事勾搭小姑娘的风骚大叔,没想到风骚之下还藏着真情种啊,佩服佩服!”小白拱手给我做了个揖。

3

大林子的出现,将我刚刚开始平静的生活,掀起了一丝涟漪。我又开始有点难过了。

陆溪是我前女友。我跟陆溪相恋七年,我们两人的气息遍布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可以说我们两个人用脚丈量了这座城里任何可以玩耍的地方。

吃,我们看着大众点评,每天换一家,偶尔周末有时间两个人还会配合着做各种创新菜肴。

喝,不管是高上百层的空中露台还是七拐八拐隐蔽的小胡同,我俩像是寻宝一样找到这些酒吧,又像是老外一样,一瓶啤酒能侃一晚上。

玩,周末开着我那辆破吉普近郊游,逮着假期或者一块休假,自驾到大草原戈壁滩。

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看话剧,一起听相声,一起去各种独立音乐现场。

我们彼此毫无保留地爱着对方,七年。

那天早晨,我悄悄早起,把提前预备好的求婚戒指带在陆溪手指上,等陆溪起来去洗澡,在卫生间里大叫,“鹿原!这戒指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跟你求婚,你已经答应了!”我一脸坏笑的看着陆溪。

我等着陆溪一个快步冲进我怀里,我太了解她了,就像是了解我自己一样。

陆溪,冲进我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留着幸福的泪水。

然后我们去拍婚纱照,筹划结婚,一切都朝着看似既定的方向走着。

但在我翻着通讯录想着要邀请哪些人时,陆溪却走过来对我说:“鹿原,我想跟你说一事儿。”

“怎么了?”我伸出手摸了摸陆溪不高兴的脸。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不生气,说吧。”我把手机放在一旁,坐正。

“我不想结婚!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爱你,你知道的,但是一想到结婚,我不知道怎么了,越想越害怕!”

怎么可能不生气,那天我们大吵了一架。但我又怎么能不了解她?陆溪是水瓶座,生性自由,她有一个梦想,一个开间咖啡馆的梦想,但他也还有另外一个梦想,一个人环游世界,去中亚,去南美,去非洲。我们讨论过这件事儿的可行性,但她坚决想一个人去。

大吵之后,我们都平静了下来,我们相爱,所以不想伤害对方。我依旧尊重她的选择。

4

那一年我32岁,陆溪27岁,陆溪辞掉了工作,开始准备一个人环球旅行,我帮她收集到各种攻略,也不知道用得上用不上。

我送陆溪去了机场。

“鹿原,等我回来,你要是还一个人我肯定嫁给你!”

“陆溪,我等你七年,七年你回来,我就娶你!”

转眼,陆溪走了三年,她去的那些地方看来通信也不是很方面,要隔很长时间才能收到她的信息。陆溪走了之后,我开始筹划开这家咖啡馆。

如今,咖啡馆已经有了络绎不绝的客人,但我的陆溪却离我越来越远。我只能坐在这里,等着什么,又怕等到什么。

这就是我的惊池咖啡馆,我每天看书写字陪人聊天,等着有一天陆溪突然出现,给我一个熟悉的微笑,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在这里等陆溪,也在等你,等你的故事。


丨惊池故事丨

我在这里等你的故事,等你熟悉的微笑。

没有故事,何必远方。

微信公号:惊池故事(ID:jingchigushi)

投稿邮箱:jingchishijie@126.com

我在这里等着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人在世上,如何正确的安顿好自己的心灵,这是十分要紧的。 我一直以为现实里的圈子应酬多为浮躁之地,所以不太喜欢应...
    曙合漫画阅读 2,116评论 15 34
  • 到货情况:打印纸到货 3M口罩已到货 需要改进的地方就是仓库进门的台阶太高,容易托底,...
    憨人崔阅读 44评论 0 1
  • 思想这个东西像浮尘一样,一旦飘起来,就是日落风停,也得等到明天早晨才能尘埃落定。
    亚政阅读 9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