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

三九四九冰上走,是的,现在就是四九天。应该是河冰最厚的时候。来到滹沱河张村乡段,在南张村桥两侧是两个面积较大的水坑,每年上游放下水来,总有一部分留在这两个大坑里。

几位村民,拿着大锤在凿冰叉鱼。他们从远处的冰面上锤击冰面,传来清脆的响声,随着冰面被砸穿,喷出一股水柱。然后便迅疾地用长叉子去叉鱼。

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条大河,即便时常干涸,就在这间歇期的冰河时代,附近的村民也能找到快乐。

我却不敢走上冰面去玩耍。只得远远地望着而已。岸边的残雪,干枯的芦草,隐藏起来的太阳,浓厚的雾霾。滹沱河边,给我带来些许的乐趣。

其实,冬天真的没有风景,熟悉的地方也没有风景。那就多走出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