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终了

96
阿飞你妹
2017.03.07 15:32* 字数 2048

去年12月份的时候,突然就想养些花花草草装点一下时光。

10多株多肉植物,修根、培土种进了精挑细选的花器里。花器有素净简单的白色柱盆,有破了壳造型的粗陶小盆,有绘了白色花枝古韵盎然的紫砂长条盆,还有广口、低矮,色彩像是取了青山绿水一角的圆盘。

那些小小的,脆嫩的多肉种进颜色、形状各异的盆器里,像是精灵回归了丛林。怀着喜悦期待的心情蹲守在旁边一颗颗看着,腿麻的时候,几乎都记得了每颗肉肉有几瓣儿。

后来,每次刷牙的时候,不会再对着卫生间的镜子赶着时间似得刷的沙沙响。而是将挤好牙膏的牙刷塞嘴里之后习惯性的走过去蹲在肉肉边上,边悠闲的刷着边仔细的寻找有没有发生一点点变化。

起初一周,肉肉像是还没有睡醒一样,跟刚种进去时一样。每天蹲守的时候都会提心吊胆的问杜小猴,肉肉是不是已经死掉了。不记得问了多少次,但有好多次杜小猴都在说服我“植物生命力顽强着呢,随便种种都能活,你还好好种了,肯定死不了。”。

等待变化生成的过程是孤单而又漫长的。怕它们死掉了,更怕它们长成了不好的样子。

验证一件事能不能做好的办法就是做一次或者再做一次。

于是,两盆水仙就是在等待多肉变化的时候,因为急不可耐而发生的意外。

购买花球、修剪花球、摆盆都是在怀着肯定会看到它们开花一样的心情做的,认真的装作一个心无杂念的花农。看着青花瓷彩绘的盆里白胖的花球和已经顶出一点点的绿芽,设想着一束束花开时美丽的样子,心满意足。

一如既往每日蹲守,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看到变化的机会。

直到有一天早晨,那串像佛珠一样的绿莹莹的植物干枯了,墨绿的珠珠和茎渗透出死亡的深褐色。那天开始,心里那些明亮的期待里有了不期而至的暗影。

“你不是说不会死吗?”

“是不是水浇少了?”

“我按照卖花人说的要求做的...”

沉默像是在宣判,不可否认的宣判。

“是不是根还活着呢,等几天就重新发芽了呢?”

异想天开的希望能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结果,天真和希望就是这样子不切实际。总是抛开不想承认的事实,免于内心的疼痛。


多肉一天天萎靡下去,有一株下面的叶子渐渐变黄,像成熟了一样,那黄了的叶子在干枯前居然透出了鲜艳的红色。

也许是自然代谢的结果吧,不会死吧。这样安慰着自己,蹲守的时候也变得安静,只是静静的等着。

幸好两盆水仙像是遇卯足了劲一样,只是简单的给了水,就在三四天后抽出了健康、壮硕的叶子。杜小猴发现水仙喜人变化的那天,比我开心的时候更咋呼的唤我过去看,看一眼,喜在心里,脸上不漏声色的向杜小猴炫耀着“我就知道会这样啊,我种的!”。

日子一天一天重复着,花盆的位置挪来挪去,可是在朝南的屋子里是不可能晒到太阳的。之后就总有些愧疚,明知道晒不到太阳还把它们买来,还催着它们能在没有阳光的环境里蓬勃生长,开出花来。

转机发生在元旦长假之后,外出7天后,一进门就被肉肉和水仙的变化惊到。除了已经和泥土颜色区分不出来的佛珠(叫不上具体名字),其他肉肉居然像是濒死时喘过了气一样活了过来。甚至有两颗肉肉都从花心里长出了新的肉瓣儿。

而水仙就有点用力过头了,葱葱郁郁的叶子拔了老高。边缘的叶子已不是青绿的了,而是泛着黄,蔫不拉几的耷拉在地上。

眼看着长势过猛的水仙有点不对劲,上百度一查,说是温度太高又不见阳光,就全长了叶子了,到时候可能开不出花来。

狠着心将过高的叶子剪短,叶片剪断的伤口上渗出透明的粘液,像眼泪一样。两天后,叶片断口处变成黑色,像坦露着的丑陋的伤疤在翠绿中触目惊心。


后来发生在花身上的事情,就像人的生活一样无可预料。最初都是向正确的方向出发,等到结果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在中途的哪里就跑偏了,而中途的时候经历了迷茫、惊喜、错愕、失望等一系列故事后,也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正确的方向上。

都抽出花蕾的水仙迟迟不开花,那花蕾像是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隐藏在肥厚的叶片中间。即便每天都会被我扒开看一看,也还是眼看着要错过最好的花期而无动于衷。

至于多肉,原本获得新生般喜悦、激动的情绪,在长势最好的小紫从最初的掉叶片到剩下一根光杆儿孤零零挣扎,到最后干枯了连痕迹都找不到的过程中,被那暗影都侵蚀了。

其他的多肉也像是不懂的人的心事一样毫不犹豫的追随赴死。到现在,花盆里,仅剩3棵长相结实的肉肉还在坚持。每次也都是捏一捏像鸡蛋一样椭圆的肉肉,根据软硬,判断是否需要浇水。

现在已是3月,却被狂暴的寒风吹透了这个城市。看着高耸着的将视线层层切断的高楼大厦,想不清楚风是怎么穿越那密密麻麻的障碍物而风力不减的。起风的日子,总会在转过某个弯之后遇到像是猛地跳出来吓唬人的熊孩子一样调皮的、狂傲的风。

而迟迟不肯开花的水仙,在今天早上突然像憋不住了要吐露心事一样,在花茎顶端吐出了并蒂的两个花苞。连着茎的部分还透着淡绿,而微微张开的花苞顶端却是素洁的白。花苞欲开未开,错落有致的洁白的花瓣似包裹着花心里未知的故事。

看的久了,恍若周边无物,只有那花苞在悠闲自在的打发时光。干净、美好的样子像是误入尘世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其次,不似在人间才是境界。

就那样在冷风中轻轻颤动的两个小小的花苞,轻易的成就了这错乱的时光里最美的风景和最好的心情。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