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面疙瘩汤

字数 3438阅读 340

这里是食不语的第六十八个故事

颖王爷 料理 | 公子胡吃 插花

鸣谢第一周就来支持我们的每一位食客

聂彩蝶是食不语的常客。

隔着两条巷子那儿有家舞厅,她便在舞厅做保安,下晚班的时候往往都是夜里,肚子饿了就来店里吃碗最便宜的面疙瘩汤,那时候,公子总闹着要让王爷在汤里打片黄灿灿的鸡蛋碎,然后撒点菜叶子调味。

说来也巧,初遇她的时候,也是像今天一样,外面刮飞着鹅毛大雪。

“在南方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了。”快打烊时,王爷从锅里盛出最后一碗锅底,给胡吃递了过去,“不要浪费,吃了。”然后就去外厅锁门。

按照往常,把门一带就完事了,这天却被什么给挡着关不动。

“胡吃!你又在门口放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吗?”说着,王爷将头缩着脖子探出,呼出了一口热气后,立刻又倒吸了回来。

夜黑风高,天干物燥。

王爷那夜在自家小店门口,拾到了一个女人。

发现女人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倚靠在食不语的木门外,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间,一动不动,醒了后问她在那么冷的天是如何做到不瑟瑟发抖的,她说那时候已经冻僵,早已失去了知觉。

公子帮着把女人抬到了屋里,探了探她的鼻息。

“王爷,这个人还活着,有气!要不要报警?”

“我去打电话,你先照顾着。”

他避过身去,公子就开始褪去女人的鞋子给她搓脚搓手。

“外面的雪实在太大了,我们这儿又偏,警察怕是一时半会来不了了,我们先自救吧!”

大抵是暖和了一会有效了,女人睁开眼,看了看天花板,又盯着王爷瞅,过了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轻声说了句:“谢谢。”公子见状忙不迭地把自己准备要喝的汤水端了过来递给她。

警察那夜终究没有来,因为她并不想见警察。

第二天,女人醒来,穿着公子的炸鸡腿图案睡衣游荡到前厅,找了一个离王爷近的地方坐了下来。

“想吃点什么?”

“昨晚那晚汤很好喝,还想吃。”

“剩饭可是专给公子的,我们一般不会用来招呼客人。”

“我还没给过钱,算不得客人,您就给我一碗吧。”


聂彩蝶的故事

一个孩子长大了的梦想是什么?

七岁的聂彩蝶站在全班同学面前,响亮地回答:

“二十年后,我想当一名女保安,保护老板的安全!”

然后惹得同学哈哈大笑,这笑倒不是嘲弄她,只是她太瘦小了,他们为她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感到有点着急。

当然,梦想终究是梦想,不是每一个人像面对一日三餐那样都可以如期实现的。

聂彩蝶研究生毕业后进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月薪一万,八千还房贷,她对自己名下有房的生活感觉很有奔头。于是,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纸上画一画多久可以还完房贷,从此坐拥百万身家。

跨年职工大会上,老板打趣她:“彩蝶啊,你的梦想是什么?”

小孩子被问梦想,答案是充满着憧憬,成人被问梦想,这是需要回答的艺术的。

“每天都有人给我做面疙瘩吃。”

这是一个让现场所有人唏嘘的梦想,因为它是具有艺术性的,瞬间聂彩蝶的身上仿若萦绕着朦胧的光芒,大家自此唤她“佛系少女”。

两年前,“佛系少女”打起官司来却一点也不佛系,其拼命狠辣程度让同行闻风丧胆,曾经一个工厂赔偿案让她连着半年都保持着每日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久而久之身体就垮了。

“又加班吃冷面包啊。”要下班的同事拍了拍还在收集资料的聂彩蝶,就去接孩子了。

她也没有抬头,简答地“嗯”了一下,又专心投入工作。


那一晚,是锁门的保安大叔将她送去了医院,胃穿孔,需要休养一阵子。

彩蝶的妈妈是个退休的女人,每日在家都会给自己的女儿做面疙瘩汤吃。

“别看疙瘩汤简单,养胃可好着咧!”

“你看你这样的身体还不懂照顾自己,也该找个男朋友管管你了。”

“又开电脑又开电脑,快关上睡觉。还要不要命了?”

于是聂彩蝶在休养的第二天就决定去上班了。

“你都不知道我妈妈在家都能叨唠死我。”跟同事抱怨着,电话就打来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彩蝶的女神”。

“你去哪了?不会去上班了吧!你这是作死你知道吗?快给我回来!刚给你做好的面疙瘩汤,发现你人又没了……”

妈,我要努力工作还房贷。”这是一个很有力的劝服理由,因为全家人都知道还清房贷,坐拥百万身家才是成人后聂彩蝶的梦想。

他们一家四口都住着聂彩蝶这个170平米的房子,这是他们一家四口跻身于高档小区,与成功人士做邻居的开始。

所以梦想终究是梦想,原来每天的一日三餐并非会如期而至。

站在跨年大会上的聂彩蝶突然感性了起来,她很想再尝一尝妈妈做的面疙瘩汤了。

年会过后,聂彩蝶恋爱了。

她的男朋友很爱她,知道聂彩蝶胃不好,也会时常做了面疙瘩汤,用保温饭盒送到公司去,于是同事就会问:“你们那么恩爱,什么时候结婚啊?”

每当这个时候,男朋友都会傻呵呵地笑:“快了快了。”

后来他们就分手了。不知情的人说还是两个人不够爱,要不怎么都会坚持住一起走完这有些窃喜的一生。

人生到底值不值得窃喜,聂彩蝶并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个在大雪纷飞,还站在公司楼下捧着保温杯的人从此将与自己形同陌路了。

她看着窗外的月光,想着该下班了。


走出公司大门,看着马路对面有个人站在楼房的阴影下,然后手机响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同时说了话。

“喂……”

“喂……”

“你还好吗?”男人问。

“嗯,你呢?”

“不好。还能再给你送一碗面疙瘩汤吗?你一直不按时吃饭,胃也不好……”

男人声音渐渐有了哽咽,彩蝶及时止住了他。

“不用了,你回去吧,外面天也挺冷的。”

聂彩蝶!我爱你啊!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你说为什么?”

马路对面传来一阵嘶吼,可能是天气太冷的原因,她的眼前结了一层朦胧的霜,于是,再也看不清对面的样子,只能听见声音一阵阵地传来,声声如针一般直扎胸口。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谁也无法逾越这川流不息的道路,霓虹灯亮,雪中也只不过丢失了一对旧人。

聂彩蝶回到家里,妈妈就过来询问她与男朋友断干净了没有。

“干净了,不会再好了。”

“这就对了,他们那种家庭我们还看不上呢,还嫌弃你有房贷,我们还没有嫌弃他家儿子工资没你高呢!”

聂彩蝶穿过这一串串的愤愤不平,走进浴室。

她想,如果他的妈妈不因为阻止他们在一起而自杀,是不是他们就跟所有俗套故事里的情侣一样走进婚姻,沦为幸福的俗套。

也许并不是他的妈妈不喜欢自己,真的只是因为无法接受未来儿媳妇背着一百多万的贷款。

“这房子是我一个人的名字,妈妈卖了原来的老房子给我交的首付,他们把我养那么大,也该住住有暖气的房子了。房贷由我来交,天经地义。”

她回想着自己在见他父母前,这样说着。

“可是这个房子以后给你弟弟怎么办?”

“不会的,房子是我的名字。”


“你们家就这一套房子,你弟弟以后怎么娶妻?你们全家人的积蓄都在这个房子上了。当初房子写你的名字不是因为只有你有能力申请银行贷款吗?你背着三十年的贷款,一个月要还八千,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以后的生活?”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把房子卖掉吗?让他们从这个有暖气的房子里搬出去吗?”

“我们结婚会很幸福,只要你不再交你那个房贷了,你可以过户给你弟弟或者你父母,以后我们俩一起组成新的家,我养你。”

花伞喷下淅淅沥沥的水珠,这些对话被淹没在回忆了,终于结束了!这些不愿面对的事情。妈妈是爱我的,聂彩蝶这样想着,这些年胃慢慢好转都是因为妈妈不懈努力做的面疙瘩汤。

她裹上浴巾,瘦削的身体不足以撑起这整张浴巾,头上滴答着冷水,打开门,看见正在客厅看电视的父母,突然哭了出来:

“你们爱我吗?”


食不语

被王爷救起的聂彩蝶就住在了这个小镇上了,下班以后便来食不语坐坐,说是保护老板的安全,免费的。

她有时候也会跟公子提起自己的家里,有个可爱的弟弟在上大学,成绩虽然不怎么好,但是很善良。

弟弟十八岁那年,房子就过户给他了。

“王爷,这个汤怎么做?”吃了二十几年面疙瘩汤,却依旧不知道做法,十指不沾阳春水,前半生好像只会努力学习和拼命工作。

王爷无奈地笑笑,可能太过简单,连解释都懒得解释,直接上手演示起来。

将面与水混合成糊糊,然后一块块的拨在煮沸的水里,面浮起来,撒点盐,出锅。

“就这样简单我也不会,但是它真是养胃。”她顿了顿又想起了什么,然后对王爷说:“这附近哪里有银行吗?”

王爷随手指向门外一个方向。

“谢谢!”

公子愣了半晌,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王爷还搞不清楚着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聂彩蝶已经离开了,公子擦着手中的花瓶,悠悠地开口:“10号了,该还贷款了。”

有些事情,即使知道结局也无力改变。

逃再远,无法彻底改变命运。

但是好在,梦想终究如一日三餐般如期而至,退无可退的时候,还有永远的食不语。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