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0

明天要正式上班了。这几天在电脑上随意地记录了这几天的生活,现录于此,权当提前为写回忆录准备一些素材。

2020年2月14日(庚子年正月二十一)

自正月初四起,一直禁足在家。看外面阳光明媚,也曾蠢蠢欲动,却苦于没有口罩,以至于同住一个小区的侄孙女出生,都不能去探望,深以为憾。都怪自己轻敌,以为疫情很快会过去,所以年前未能囤积一些口罩备用。后来看到形势严重,曾三次在网上购买,却先后被店家要求退款,说是政府统购,支援武汉前线了。

昨天晚上,儿子去侄儿处拿来了一袋一次性口罩,解了我的困顿。今天一早,就与爱人迫不及待地去看望出生刚十二天的侄孙女。

听天气预报说近日要降温,下楼来,果然有寒气袭来,不过,毕竟是春天了,并没有沁骨的冷。

院里冷冷清清,鲜有人影。喷泉池边有几名社区的服务人员拿着铁锹等工具在忙碌,均戴着口罩。往日最为热闹的健身步道有两人在快走,边走边聊;然后就是购买者了,手里提着采购回来的食材,低头匆匆行走。

走到侄儿家,敲门进去。娇儿已起床,正独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玩耍,吐着舌头,举着双腿,双眸亮而黑,煞是可爱。

稍待一会,起身告辞。

出来,与爱人去小区里的便利店买菜,见便利店物品十分丰富,青菜、肉类俱全,问鸡蛋价格,答:一斤3块2。比春节前降了不少,可见物资供应很充足,市场价格很稳定。

小区三个门,现仅有北门可以出入,门口有保安、有社区人员,还有派出所人员执勤。出入需有证明,且每家每户两天只能一人出入。大伯哥夫妇想来看一下孙女,被阻拦在门外,只能无奈而返。我的一位朋友在社区工作,听她说,他们从正月初二开始就上班,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虽然离家很近,但中午却回不去,想给孩子做一顿饭都难。只能真诚地向他们道一声:辛苦了!

一面鲜艳的党旗飘扬在大门口,给了人们战胜病毒的勇气。

在院里行走,看到前几日天气暖和时,有连翘已经开花了。

是的,没有冬天不能逾越,没有春天不会到来。

春天毕竟是来了,我们走出家门的日子不会远了。

2020年2月17日(庚子年正月二十四)

浑浑噩噩中,又是三天时光流逝。

虽然依然是早上从中午开始,虽然依然是吃了睡,睡了吃,但不给这几天的生活留下点痕迹,心里总觉得缺了点什么。那么,就随意地记一点吧。

大前天晚上,接到公司领导发来的文件,要我准备复工资料。第二天早上,打开电脑,正准备开启居家办公模式,接到领导电话,说是公司复工需要一些现场资料,让我准备一下和他一起去公司。

心里想着这是不是天意啊,昨天刚拿回来口罩,今天就有了用武之地。赶紧起床,梳洗打扮,下楼而去。

在楼上看艳阳高照,春光明媚,原以为气温会有所回升,没想到,却是寒气阵阵,甚至比前一天还冷了许多,让穿着羊绒大衣的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咆哮,赶紧扣上胸前唯一的扣子。但无意再上楼去换衣服。

走到小区唯一的出口——北门口,问门口的保安出入需要什么手续,他问我去干什么,我说去上班。他说:回来时需要单位出具一个证明。

出门后,看到大门口的车过去多了许多,几乎快到了公路边。起初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想到因为只有这一个出口,原来放在东门口和南门口的人们为了就近,干脆就把车停在了北门口。好在现在非常时期,也没有交警过来,不然这些车都得贴上罚单。

我在朔风里待了约10分钟,终于等来了领导的车。

一路上,车少人稀,或者说根本没有人影。这曾经是我们原来一直祈求的,但现在看上去却让人心里很沉重,反而开始怀念那些车水马龙的日子。在出城的路口,车被拦截下来,有人过来测了领导额头的体温,我坐在后排,也不知道是没有看见,还是装做没有看见,总之是没有测我的体温。

到了公司,我上楼去办公室准备资料。先后又有两位同事从家里起来,和我一起准备资料。还有一位司机去车间消毒,拍照。这也是资料的一部分。

中途有领导打电话,让我拿着准备好的资料下楼,说是负责验收领导来了。无奈,我只好捧着准备了一半的资料下去。

进到会议室,里面已经有四位戴着口罩的陌生人,三男一女。我把资料递过去,告诉他们还有一部分正在准备中。

他们很快把资料翻阅了一遍,对不合要求的部分提出了悠意见。我很虚心地边听边记,然后再回到办公室继续未完成的部分。

办公室里虽然开着空调,但温度却上不去,我的手冻得不听使唤,所以工作进展也受了一点影响。直到晚上7时,才基本完成。这时外面天色已经渐渐暗了。

让领导开具了一份证明,开始往家返。

到大门口,给保安递上证明,保安对姓名、身份证、电话号码、住址逐一进行了登记,才得以回家。

晚上,有外甥打来电话,要我翌日陪着去打狂犬疫苗。我答应了,正好也想为老妈购买一些蔬菜让他带回去。

第二天早上,先去小区便利点购买了蔬菜,分成两份。我从北门步行至南门,让儿子把菜从南门递给我。然后开车往老妈家而去。

街上依然是车少人稀,看见有疾控中心的宣传车用大喇叭做着宣传,有消毒车给路旁的车辆和树木等喷消毒液,操作人员均身着白色的防护服,戴防毒面具。

接上外甥到了疾控中心,见门口居然排了长长的队伍,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不过,并没有耽误多长时间,大约10分钟左右,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再次从北门而入。同前一日一样,递上工作证明。这次登记的应该是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她一边登记一边和旁边的人聊天。内容是关于口罩的。她说她的口罩是自己做的,双层布缝起来,里面夹了一层卫生护垫。现在口罩是紧缺物资,人们也是各出奇招了。

接着就是继续居家。或练字,或写文,或看书,或玩游戏。

今天看同事发的消息,运城的企业已经复工60%了。原来我们算是比较落后的了。

虽然已经到了拐点,除了湖北,各省的确诊人数都在下降,甚至连着几天都是零增长,但网上各种消息让人心里还是不踏实。

2020年2月20日(庚子年正月二十七)

今天这个日子也不错:20200220,很养眼的一组数字,亦是千年一遇。

昨天是公司正式复工的日子。公司微信群里发了通知,我也回复了。早上亦早早醒来,做好了上班的准备,但是却没有等到班车的消息。好在我把电脑已经搬回了家,居家亦如同上班。开始做标书。

春节前理发时,没有染发。居家20天,白头发也是蹭蹭地往上长,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境地。理发店都还处在休业状态,只能自力更生了。于是,委托儿子在网上买了染发剂,昨天居然就到货了,看来快递行业已经开始正常运营了。

今天让老公暂时代理理发师一职,虽然答应,但感觉到态度不端正,染发时,不但用梳子把我花了200大洋才烫好的头发生扯乱拽一通,还把染发剂随意地往额头上、脸颊上乱抹。无奈,身在人手下,怎能不低头?只好凑合着染完。

也难怪人家心里不舒服,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处于好吃懒做的状态,从厨房这个阵地完全撤离。为了儿子,他只能勉强上阵,每天变着花样做美食,今天是葱花饼,明天是鸡蛋饼,至于米饭、面条自然不在话下。

好吃不好吃,我不评论,有现场饭吃,已经心满意足,哪里还敢说三道四,人家一不高兴,罢工不敢,还不得我自己动手?

基本结束了“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的懒散生活,早上起来铺上瑜伽垫,随意做上几个动作,不为美,只为健康。

原打算下周一上班,没想到,突然接到电话,明天公司全体行政人员开会,有消息说,今天老板对于我和另外一位同事的不现场办公的行为很是生气,已经发怒了。那好吧,去上班吧。

这两天利用闲暇时光读了汪曾祺老先生的《榆树村杂记》,是汪老先生的一本随笔。读此书,最大的感受是“要想下笔如有神,必须读书破万卷”。汪老先生每一篇都写得很轻松,日常所见、所思、所感通过他的妙笔均成了一朵朵淡雅的兰花,美而不艳,香而不浓。这些文章里也体现汪老先生博览群书、博闻强记的一面,比如《抱朴子》,比如《杨恽报孙会宗书》,比如《容斋随笔》等等,这些对于我来说闻所未闻的书,对于汪老先生来说都是寻常所看,至于唐诗宋词,名人名句更是信手拈来。

上次参加作家讲座,看到张石山老师在讲课中,能大段背诵《红楼梦》、《三国演义》,心中就佩服不已。这一切足以说明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偶然的。

很高兴地是跟着汪老先生长了不少知识。

最高兴的还是疫情终于到了拐点,每天确诊人数的增加数大幅度下降,已经从四位数降到了三位数,而且大部分是在武汉。很多省市开始零增长,春天真得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