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言观色会意:“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昨天说了“沙家浜.智斗”故事随想,阿庆嫂智斗刁德一,化解对方不怀好意问话,从心理气势上大获全胜。

那么这里最大特点就是,二人其实知道彼此意图,就是试图打探阿庆嫂是否是特殊人物,可否被质疑暴露真实身份,但是二人都不明说,不挑破本意,故意“打哈哈”。

比如,刁德一怀疑阿庆嫂竟敢在鬼子面前沉着冷静救下胡司令,不是一般人做上来的,阿庆嫂回复“参谋长休要谬夸奖,舍己救人不敢当……开茶馆,盼兴旺,江湖义气第一桩。司令常来又常往,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也是司令洪福广,方能遇难又呈祥。”。

随即刁德一跟进逼近说新四军这棵树更大,阿庆嫂铿锵有力回复,“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这种表达方式,现实生活非常常见,因为我们说话很少是直来直去,总是含蓄委婉不明说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恋爱时候彼此回应,就像古诗词说的,“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上升到心理学理论,可以认为是精神分析某种表达方式,也就是无意识或者压抑性质的表达,比较典型的就是荣格的对梦的分析技术,后来被国内心理学家发展为“意像对话”技术。

这个意象对话表达技术,比较典型的是“房树人”的解读,通过图画、想像,提问和说出看到的是什么,进而投射出压抑的情结或者想法。

“意象对话是什么?它通过诱导来访者做想象,了解来访者的潜意识心理冲突,对其潜意识的意象进行修改,从而达到治疗效果。

与其说是一种心理调节和治疗方法,不如说是一种自知方法,是黑暗中的眼睛,是眼中的光。意象对话帮助我们看清“鬼”、“墙”和“鬼打墙”这些意象,更帮助我们看清“鬼”、“墙”和“鬼打墙”的虚幻,于是我们不再害怕鬼,鬼不能再诱惑我们,于是我们不再理会墙,墙也不能再阻挡我们,我们知道鬼只是我们自己的化身,是我们自己的恐惧的化身,我们知道墙只是我们自己的化身,是我们自己为自己设定了限制。于是我们自知了,自知之后我们才有了真正的自由,自由将带我们走向幸福和快乐的道路。”

“意象对话技术的根本特点是,心理咨询和治疗是在人格的深层进行的,是用原始认知方式进行的,它是一种"下对下"的心理治疗。心理学家和来访者的关系,就象两个不使用逻辑思维的原始人。”“意象对话归根结底是一个在引导下的清醒的梦,它不是现实的。”


个人理解,有点类似我们猜谜语,每个人说着谜面,大家互相猜谜底,更妙的是知道谜底但不说出来,而是互相打哑谜。

传说秦少游到苏东坡家去做客,作了一个谜语,“我有一间房,半间租与转轮王,有时射出一线光,天下邪魔不敢当。”苏东坡听后,另作一个谜语给秦少游猜,“我有一张琴,琴弦藏腹中。凭君任意弹,弹尽天下曲。” 苏小妹听到了苏东坡的谜语,心思灵敏,立刻知道了答案:“哥哥说的是墨斗啊。”于是她也灵机一动,出了一个谜题:“我有一只船,一人摇橹一人牵。去时牵缆去,来时摇橹还。”

回到生活中,如果真实意图彼此知道,却不说破,就是高手过招,暗自较量,还可以促进情趣。当然,如果总是听不出言外之意,人家就很不会和咱玩了!

比如,过去农村人爱串门,到了中午时候主人家要做饭吃饭了,就会说“在咱俺家一块吃点呗”。来聊天的知道是下逐客令,会知趣告辞,如果不知趣的听不出来,还赖着不走,人家就会讨厌。


这类例子实在太多。

有朋友分享几个故事。一个是亲戚家买房子缺钱,致电说想让帮助贷点款,不知道好办不,信以为真帮忙打听半天,后来恍然大悟明白是想借钱不好直接说。

还一个,小时候跟着家长赶集市,回家时遇到街头有卖黄瓜的,人家热情招呼说赶集啊有新鲜黄瓜拿点吃呗,然后家长就拿了一些还付了钱。接下来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很久,明明说拿着吃,没说还要钱啊,为何还要给钱呢。

再具体说,家庭很多冲突就是原本委婉说些事情想轻松些,却不被接收体会出明确意图,由此出现矛盾和气愤。例如妻子回家说单位事情,受到委屈,丈夫根本不去共情不以为然不说,不知道人家是为了处理情绪宣泄说说罢了,还不知好歹的责怪,指点应该如何做,瞎出主意,乱指挥,结果“不说我还好受,越说我越憋气”。

人家不过是想处理下糟糕情绪,明知道你给不出啥高招,也没有指望你帮助啥,可以解决啥具体问题,却不曾想被横加指责胡乱干涉还天真给出建议,这样长久以往,谁还会推心置腹呢!

可见,还是学习阿庆嫂,“察言观色把他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