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刺客|杀人诛心

字数 2445阅读 58

月色清凉,倾泻到一片树林的空地之上,中间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一袭黑袍,女的一身红装,对立而站。

“今晚,我教给你最后一招,银蛇吐信。这招是在敌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使用的。你需要将毒药和飞针隐藏在舌头下,届时咬开毒药,飞针就会成为毒针,切记,必须要一击即中,这样才能有服用解药的时间。”

“好的,阿沁懂了,我一定回去好好练。”

“阿沁,到如今该教的我都已经教给你了,到底能不能顺利进入我红纱门,还需要一件东西。”男人的声音极为低沉。

“施公子,我知道,只要你吩咐,我一定会取得杀人状。”这声音听上去像是个不过十七八的女孩。

好,你天资聪颖,悟性极高,但为了服众,你只能前去走这一遭。男人从袖口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了女孩。

女孩伸出双手接了过来,没有立即拆开书信,转而塞进自己的红袖之中。

“施公子,你看,今晚的月亮…”

男子仰起了头,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

“施公子,若我活着回来,这一辈子就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好不好?”女孩依旧仰着头,月光洒到她清秀的脸上,她的目光落到对面的男子脸上。

男子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看向她,他转过头,留下一句:“活着回来,我便听你的。”

那女子名叫阿沁,她口中的施公子是江湖第一暗杀门红纱门的门主。

施公子十五岁进入红纱门,十九岁便成为红纱门门主,短短四年时间,施公子便登上刺客榜榜首,统治红纱门数十号极品刺客。

而阿沁两岁起便跟随着施公子一起进入红纱门,但由于红纱门的门规限制,阿沁一直都不属于红纱门的一员。而阿沁口中的那个投名状指的便是与红纱门有仇的江湖人士的头颅。

那天晚上,阿沁回到自己的房间,接着房间里的烛火,打开了那个信封,摇曳的烛光摇晃着信中那个人的名字——于寅。

她在恍惚之间有点疑惑,这个名字竟有点熟悉。

红纱门作为暗杀第一门,理所当然的拥有着江湖上排得上名号的情报收集的能力,她很快便查到关于于寅的全部信息。

于寅,平安镖局总镖头,镖局成立二十载,已成为江湖上首屈几指的镖局。在十六年前的一次运镖途中,自己虽杀出重围,但一只胳膊被砍断。

而自己的家中后来也遭受了屠戮,家中妻子与子女全部丧命。

阿沁不由得有些困惑,因为信息上面没有写于寅是怎样与红纱门为敌的。而且,她竟起了一丝恻隐之心,但她明白,刺客最重要的不是功夫,而是无情。

七月十五日,她准备好了。

之所以选在这一天,是因为在这一天晚上于寅会独自前往后山祭奠自己的妻子与子女。在那天晚上,他身边没有其他人保护,更加容易取得投名状。

她早早的潜伏在后山上,静静等待着于寅的到来,她看到那轮缺了一角的月亮之后还是分心了,她想起历年与施公子八月十五赏月的情景,她不知道今年是否还能像往常一样陪伴着施公子一起看月亮。

她听到一丝动静,在角落里静静观察着,终于,山路顶端出现了一个人。她屏息凝神,亲眼看着于寅挎着篮子走向那三个孤零零的坟墓,一大二小。

山顶上风经过灌木丛,留下衰弱但凄厉的呼啸声,掩盖了她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于寅环顾一下四周,将篮子放下,弯腰摆出来果盘,酒瓶。

是时候了,她想着。

她从袖口中掏出一把匕首,手腕一抖,匕首紧接着飞了出去,朝着于寅的方向。

于寅耳朵一动,竟回身甩出手中的一个酒杯,划出一道平行的弧线,只听砰的一声,杯子碎成几片,匕首也掉在地上。

阿沁高高跃起,空中拔出细剑,剑刃的光闪了一下,映出阿沁面无表情的面孔。阿沁径直将剑刺向于寅的胸膛,说时迟那时快,于寅从靴子中拔出一把短剑,将阿沁的剑轻轻挑开。

阿沁明显不是于寅的对手,短短几回合,便处于绝对劣势之间,刹那之间,于寅的剑便逼近了阿沁的脖颈处。

阿沁抬手想用剑挡开那一击,却不料被于寅一脚踢开那柄剑,剑被到一边,斜插到地上。

于寅将短剑横在阿沁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说吧,何人指使你来的?”

“无人指使,我自己想要杀你的,你杀了我吧!”阿沁将头摆到一旁,闭上了眼睛。

“看你的年纪,想必我俩并无瓜葛,你杀我是何意图?”

阿沁嘴唇动了动,没再说话。

于寅看她不愿开口,竟把剑放下了,转身低声说了句:“你走吧,我现在不想杀人。”

阿沁竟张嘴吐出一根银针,银针一下子插到于寅的后背上。于寅赶紧拔出来,却为时已晚,他感到一阵凉意散开。

接着施公子从斜刺里杀出,一剑穿破于寅的右臂,于寅发出一声怒吼,一脚踹向施公子,施公子灵巧的跳到阿沁的身边。

于寅满脸大汗,右手捂着伤口,声音有些发抖:“你终于来了。”

“没错,我终于来了,不仅如此,你猜我给你带来了谁?”

于寅瞪大着眼睛看着阿沁,施公子哈哈笑道,“你猜对了,你的女儿,当年唯一的生还者,被我掳走的就是她。”

施公子看向身旁的阿沁,阿沁愣在一旁,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不,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于寅体力不支,跪倒在地。

“是你自找的,十六年前,我父母截取你运送的那箱黄金,你却大开杀戒,将我父母杀死。今日,你没想到你会死在你亲生女儿的手下吧。”

于寅掩着头,痛苦的嚎叫着。

“为什么?施公子,一直以来,你都把我当成一个复仇工具,是吗?”阿沁眼泪盘旋在眼眶中,看着施公子问道。

施公子笑了:“当然了,当年我留下你一条命,并养你十几年,教你这么多杀人之术,你以为我真的是喜欢你吗?”

阿沁听完后,闭上了眼睛,泪水夺眶而出。

施公子走到于寅面前,对他说:“我早已发誓,我要让你比全家被杀更加受折磨,比如,被亲生女儿亲手杀死,怎么样啊,哈哈…”

突然,施公子背后一道亮光追来,他没来得及反应,脖颈后面便有了一枚明晃晃的银针。

施公子转过头看着泪水摩挲的阿沁,阿沁冷冰冰的说道:“你不是说我天赋过人吗?我为了确保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苦苦练出银蛇吐信,但你不知道,我可以吐两根针。”

施公子黯然失色,低头说道:“阿沁…”

阿沁拾起插在地上的剑,一剑刺向施公子的胸膛,施公子倒在血泊之中。

阿沁跪倒在于寅身旁,于寅脸色煞白,毒已经侵蚀完他的全身。

“对不起,对不起…”阿沁抚摸着于寅的脸庞,抽泣着嗫嚅道。

于寅用尽力气,笑了笑,紧接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阿沁抬着头,望着天上那轮月亮,眼里留下了泪水。

原来,刺客在杀人之前,需要先诛了自己的心。


江湖故事

琅琊令第三十八期: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