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离(十)离姝

图片来自网络

十、离姝

“怎么了?还是很不舒服么?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对面的父亲看到异常,关切地问。

离摇摇头,收回眼泪:“只是觉得很幸福,太开心了。”

吃罢晚饭,离主动将碗筷洗了,收拾干净厨房。这是离自小在家干惯的事儿,看到原本杂乱的厨房变得干净整洁,离总是会很开心。忽而又想起,曾经父亲也会为母亲没有及时打扫厨房而发脾气,母亲也会为父亲总是丢下碗筷就去散步而偶尔帮助洗碗有颇多怨言。其实,都是小事呵,但是共同生活中这样一桩桩的小事积累起来的不满,渐渐将原本就不多的温情消磨得所剩无几,只剩下硝烟弥漫吧。而自己,其实也是怕父母总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吵起来,所以还是赶紧乖乖地将厨房打扫了,减少一些燃起战火的苗头吧。只可惜,造成矛盾的摩擦太多了,不在此处就在彼处,单单是厨房的打扫,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离再次叹息。也不知自己以后结婚,会是怎样的场景。思及此,过往对婚姻的恐惧,又袭上心头。原本放松的身体,也又僵硬起来。

父亲吃完饭已经出去散步了,离独自一人打扫完厨房,也决定出去走走。看看新婚的母亲所处的这个村子,不知同自己的记忆,有哪些相同哪些不同。

走出熟悉的木质大门,门前小道也是熟悉的。只是感觉比记忆中更窄更暗些。顺着小道走几分钟,就到了小河边。年轻的父亲,正坐在小河上的石桥上,同村里的男人们聊天。这路灯下的小石桥,可一直是村里聚会聊天的一个好场所呢,这一点倒是一直没有变。

走进小河,河面倒是比儿时记忆中要宽些,水量也更丰沛些。此刻的河边,还没有那么多的房子,没有那么宽的路,没有那么高的围墙,河的领域,还没有一点一点地被陆域所侵蚀。

离一步步地靠近,望向夜幕中黝黑泛光的河水。童年时候在河中畅游的记忆从脑海深处翻涌出来,灰暗童年中的美好暖色呵。

石桥上的众人好像已经看到了离,有些窃窃的话语,有些笑声,父亲也开始往这边走。离不管不顾,呆呆望着河水。

“你怎么过来了?河边凉,碎石也多,小心。”父亲一边走近一边说道。

离转身望,路灯晕黄的灯光照着渐渐走近年轻父亲的面容,那样俊朗。离笑了,刚想说话,脚下却一滑,往河中倒去。

一直听说河里淹死的人会变成水鬼,无法轮回,专门抓游泳的人的脚踝,有了替死鬼才能够超生,这样的传说让孩提时代的离心里慌慌的,每次游泳时感到脚边有凉丝丝的滑过就紧张,所以每次游泳,都只敢在岸边不远处,为此没少被小伙伴们嘲笑。

此刻,随着不断下落的身子,看着父亲惊慌地快跑过来,离心中却是闪过这样的念头:我,会不会变成水鬼呢?

“噗通”,有些冰冷的河水浸没离的身子,掉落带来的冲击让离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其实小河不深,离的游泳水平虽不算高,但也可以应付,但骤然受冷的身子,却没法自如地浮起来。而肚子,也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

啊!剧痛中离几乎不能思考,双手不自禁地伸向腹部,浑身冰凉。

意识越来越模糊。完全的黑暗来临前一刻,离模糊看到好像有个黑色的影子朝自己游过来。那是,传说中的水鬼么?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嬉闹声欢笑声一片。离睁眼,阳光仍有些耀眼,不禁迷了眼用手遮住。

“哎,小钰,休息够了么?快下来玩呀。”

小钰?这不是妹妹的名字么?离循声望去,只见小河中央,有五六个十岁上下的孩子在游泳嬉戏,河面波光粼粼。正是日落时分,夕照十分温柔。

见他们望着的方向是自己这边,离有些愣,又四顾。只见自己正躺在河边的石阶上,旁边还有几个大娘在洗衣服。见他到处瞧,不禁笑开了:“他们都在叫你了,还不快去?”

我?离诧异。低头一望,水中明明白白映出的,可不是熟悉的妹妹小钰的面容。那调皮的马尾辫此刻乖乖地贴在脖子上,一向灵动的双眸此刻有些愕然。

啊,我?妹妹?

离讶然。对前一刻母亲的担忧,在见到妹妹的面容时候,又消散了。

妹妹,真是离人生中的一个天使。一场救赎。

妹妹给予的用力又温暖的拥抱,是离收获的最初最大最动容的爱。

活泼可爱又爱犯糊涂的妹妹,大大咧咧,外向自信,同自己是全然不同的性格。也因此,没有被父母的争吵影响到,健康地成长。离每每想到此,不禁欣慰,又反思,是否自己太过敏感,也太将父母对自己的影响扩大了。其实父母能够安然将自己和妹妹抚养长大,已经不容易了。自己对父母的怨恨,是否是对他们的苛求呢?

离没有时间思考太多,因为小钰的小伙伴们已经等不及,纷纷游过来要拉着小钰去玩耍了。不同于孤僻的离,小钰的人缘还挺不错。而且泳技,也比只会狗爬式的离好太多了。

离处在一群八九岁的孩子中间,有些奇异的感受。此刻身子虽是八九岁,思想却已经是奔三的人了。可是此次在孩子们中间的纯然快乐,却让他舍不得离开。

离任由最快游到的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将自己拉入水中,用着笨拙的狗爬式往前游着。

“哈哈,阿钰你怎么这样游泳呀,太好笑啦。”

“是啊,老师教的姿势都忘记了么?记得那时候你学得很好的呀,亏的老师夸你,哈哈。”

离揣摩着此刻小钰的心情。若是八九岁的自己,恐怕就面红耳赤羞愧难当,觉得小伙伴看不起自己,但若是小钰,恐怕是“哼,我就喜欢这样游,有本事你也游呀。“很清脆的小女孩声音。离又听到熟悉的妹妹的声音,心生温暖。对于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多的自己,这些小孩子自然不在话下。”好啦好啦,别笑我啦。我只是想玩玩嘛。很有意思哟,你们也试试。“

“哼,才不跟你学这个呢,难看死了。”

“有吗?我倒觉得挺有趣呢。看我的仰泳。咳咳咳。”

“嗨,你们还玩玩对仗的游戏啦?”

“对哦对哦,还是来个比赛吧。好玩好玩。”

……太阳渐渐落下去了,河面上的温度,却要久久才会散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