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愉快地玩嘛?(170827)——AD护理之路(10)

    带AD老人异地出行非常考验护理她的人——无论体力还是心力。这次经历,或许对类似情境的处理有启发。

1

    坐在沙滩上,满眼都是人。我瞅着人群中开心的俩娃,想回宾馆。

    心挂两头啊。

2

    连云港之行第一日,入住酒店,老娘吃了点东西,爬床休息。连续三小时高速,她表现非常棒,很安静。

    路上,我多次让女儿趴姥姥耳朵边问,问她要不要上茅房。老娘说不去,后来告诉我,怕赶路麻烦,所以出发前没喝水。让我心下一惊。

    我知道近两年老娘存不住小便,说上厕所就得上。每次带她外出,便意一起,就要就地解决,不管什么场合,周围有什么人。最多,找个相对僻静处。可是高速驾驶,无法随时停车,只能提前问,尽可能不让她憋屈。她会忍。我不敢大意。

    趁老娘鼾声大起,安排儿子留在房间陪姥姥,以防老人家醒来不知身处何处。我带女儿去探路,看看哪条路通海边浴场,哪里能吃饭。带着俩小一老出行,即便做了攻略,也要实地考察,确定安全。一时间觉得,俩娃真好,人手够。不然,真不放心老娘一个人在陌生环境睡觉。

    酒店在山坡上,去沙滩要经过踏出来的一条山道,二十多米长,偶有陡峭的山石垫脚。走了一圈,我有些担心,不知老娘能不能跟我们走下来。

    回到房间,老娘刚醒,孩子们火速换上泳衣,拉着姥姥就要去海边。我和女儿扶着她,抖赫赫地顺山下到浴场。在沙滩上铺了个地垫,让老娘坐下,递给她一个装水的包——这是我看护老娘的战略技术,请她做“看护”。

    老娘没AD前,安全意识强,对自己的财物看护相当紧。别人请她帮忙看个东西,无论如何,都动也不动地就地看住。热了,渴了,必定等你回来接手。确诊后,她这种“看守”的品性依然在。所以,给个东西,让她坐哪,她会相对稳定。我也能暂时脱身去看看娃们泡海的情况。

    孩子们下了海,如鱼得水,兴奋异常。那么多家长陪着自己的娃泡海,我不敢,我还有老娘得照看。这次出来整理打包,一个打岔,装了定位手表的充电线,却忘了装定位手表——老娘外出的贴身必备物。

    没办法,两头顾吧。

    我拎着裙角,站在海水里教给娃们指认姥姥和我的位置标记,再三叮嘱务必一起玩不分开。转身,奔老娘这边来。

    满沙地的人中,老娘稳坐垫子上,安安静静守着我们的矿泉水。

    当晚,她睡得极好。几乎没有起夜。

3

    连云港第二日。

    早上,歇过来的老娘问我,“一会回家吧,今天该回去了吧?”“出来两三天了。”我回她,“昨儿才来,今天还下海玩。还得住两晚。”老娘惊讶之际,连说“有什么好玩的?咱回去吧。”我没再理。这记性,无语了。

    午饭后,老娘问我,“一会回家吧,今天该回去了吧?”“出来两三天了。”孩子们急了,大叫,“姥姥,我们才来的,还没玩呢。”“我不去海边,没啥玩头。”老娘态度很清晰。怎么办?——唯有趁老娘午睡时候,带娃们泡海了。

    于是,我打开电视,设定静音。给老娘说,“妈,我带俩下去玩一会,你醒了看电视哈。我们五点就回来。”老娘说,“你把门锁好,我不出去。”“别下水玩,安全第一啊!”我心想,我们就是来下海玩水的,不玩水,来这地方干毛?嘴上还不能这样讲,不然铁定走不出这房间。“好,我们在沙滩上玩,”“我看着他们俩。”

    ……“别下水玩,带孩子安全第一啊!”“好,我们在沙滩上玩。”

    ……“别下水玩,带孩子安全第一啊!”“好,我们在沙滩上玩!”

    我快炸了。赶紧拉着俩出了房间。

……

    但是,

    坐在沙滩上,满眼都是人。我瞅着人群中开心的俩娃,想回宾馆。

    心挂两头。

    累。

4

    五点不到,我喊娃们上岸。还是回去吧。提心吊胆,还能愉快地玩嘛?

    经过酒店一楼大排档,我把俩安顿坐下,点好菜,自己直奔二楼房间,请老娘下来吃饭。

    我进屋的时候,老娘正坐在床上看电视,《动物探秘》。精神很好。

    也许,只有眼里看着,手里牵着三个需要监护的老老小小,我的心才能定下来。这顿大排档吃得棒极了。我为自己点了瓶啤酒。

    度假,就应该这样的气氛和节奏。

    也许是闷睡了半天,吃完,老娘不愿上楼,要坐那里凉快。想想,先安顿娃们换洗衣服再说吧。

    谁知,到了房间,娃们自觉地洗换,收拾东西,没让我操半点心。我转身又下了楼。

    走到老娘身边,发现,她正拿着一把一次性筷子和大排档的小哥说着什么。

    原来,她在力劝小哥给她几双筷子,要当做旅游纪念。OMG!真要命!

    劝阻无效,我给小哥说,不好意思哈,给我来瓶啤酒吧。怎么办?凉拌!虽然晚饭已经喝了一瓶,吃饱喝足,此刻只能再买瓶人家的酒,算是曲线救国,不尴尬。随地可见的一次性竹筷子,何来纪念之说?关键是,昨儿在这里吃饭,也拿了人家四双。我没阻止。

    老娘很高兴。得了不花钱的纪念品。我郁闷。

    酒瓶子还没舔第二口,老娘开始催我,“你赶紧回去看看孩子,把两人留楼上,不行!”“我喝完,再去。”……“你赶紧回去看看孩子,不行!不安全。”“我喝完,再去。”……你赶紧回去看看孩子去!“好吧,我醉了。

    起身,对老娘说“你自己看好东西,我去看看就来。”走远一点,给娃们打个电话,佯做回了一趟房间。再转回大排档。老娘看了我一眼。

    海边的夜幕,潮湿,凉爽。我备了花露水,为得是陪老娘静坐乘凉,感受这海边夜景。

    “你回去看看孩子吧!”我刚喝到瓶子胖腹处,又开始催我。这是要哪样?

    “我没喝完,不走。”老娘抓我的瓶子,“回去喝。”“不行,就在这喝。我才下来,我要凉快凉快。”老娘听了,好像觉得也是,坐了回去。

    夜,真美。灯塔的光转来转去,海面上一会亮一会暗。

    “你回去看看孩子吧!”……我装作没听见。

    老娘趴过来,“你回去看看孩子吧!”……我心里开始鼓风起浪。好不容易的机会,我不干。一定要坐这美景里喝。“我喝完再回去!”老娘不耐烦起来。

    我掏出手机,还余十几格电,够用。拨通女儿的微信,打开视频。就不信我今晚坐不成这夜景了。

    很快,俩出现在手机上,老娘的脸也出现在手机上。我跟娃们说,“姥姥担心你们俩,赶紧给姥姥打个招呼。”孩子们嘻嘻哈哈打招呼。我冲老娘,“放心了吧,没事的。他们玩游戏好得很。”老娘看了半天,嘟嘟喏喏。

    关了手机,继续喝。

    其实,我肚子里都是晚饭,如何喝得下?看我慢吞吞,老娘说,“你回去看看孩子吧!”……

    炸毛,炸毛!

    “要回你回,我不回!”我语气有点烦。说完,后悔了。老娘肯定不认识房间。咋这样呢?哎。

    掏出手机,给女儿打电话,喊她下来扶姥姥上楼休息。

    女儿很快下来了。

    老娘站起身,“回去喝吧。”“我不干,我就这里喝,喝完回去。”心里吹起了风。好在女儿很乖,扶着姥姥回房间去了。世界瞬间清静。

……

    大约十分钟,女儿把老娘送回来。“老妈,姥姥不愿意呆,非要下来。”“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楼下。”老娘解释。我让姑娘坐了一会,赶紧回去。两两陪伴,比较靠谱。女儿回去了。

    酒,下得真慢。不是我不能喝,实在是太饱了。

    老娘坐在我身边两分钟,我喝了一口。她劝我“回去吧,不能把他们留楼上。”“回去也能喝。”

    太郁闷了!!!

    憋了一会,我给儿子打电话,“赶紧下来,接姥姥上楼去。她不放心你们。”

    很快,男娃下楼来接老娘。

    几近九点,拉倒,我也回吧。

    硬撑着,喝完余下的大半瓶。

5

    洗漱完,我和孩子们躺大床很快睡着。海边的夜晚,潮闷。开空调睡别提多舒服。没多久,娘仨热浪滚滚,睡梦中踢开被子。

    不知几时,我感觉老娘在给我们盖被子,正热的难受,盖啥被子嘞?我抬手打手势给老娘“不用”、”不用“。她依然扶着床边,挨着给我们捋被子,拉被子。一边拉,一边说“关空调吧,冻着了,也不盖被子。”

……

    如此这般,一夜,老娘起来八次,不是找遥控器关空调,就是给我们盖被子。口口声声孩子冷。

    不知第几次被摸醒,实在无可奈何,我一把拽起已经被吵醒的女儿,让她下床扎扎实实地给姥姥说不需要被子。又一次,把儿子拽起来,让他给姥姥说我们很热。……我已经回答得有点歇斯底里了,又困,又气,又无奈。

    也许是临近凌晨,折腾够了。

    后来,我们都睡着了。

6

    天亮,我换了一家酒店。

    很贵,但是在海滨浴场里。有落地大窗,超级大阳台。老娘不用走山路,就可以到沙滩。不出屋,就能看到我们在哪里玩。如果闷了,站在阳台,就可以和我们喊话。

    她安稳了。

    AD患者的安全感,很脆弱。他们的生理周期,很容易被打乱。身心互相影响下,护理者要想办法稳妥地“耗尽”他们的精力,越耗尽,越正常。

7

    在老娘意识依然清晰的情况下,我还会带老娘出行。

    虽然理论上,AD患者不宜外出旅游,但是安排稳妥,筹划细密,也不是不可以。

    更何况,这次旅游也是老娘自己提出的要求。你如何不满足她?

    下次,再带老娘出行,我就有经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