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

96
安心小酌
2017.08.24 15:18* 字数 1342
文|安心小酌


“你给我滚!”小安全身发抖,气的脸色发青。“老婆过生日,你什么表示都没有。包了个18元的红包,还恬不知耻的说希望我年年18岁!”小安气冲冲的指着房门。

“我就服你,钱没有,嘴巴倒是一套一套的!好吗,年年18岁,你怎么不包个131418的大红包?”

男人也涨红了脸:“你怎么这么物质!”

“我物质?我物质会嫁给你?一无所有的家伙。指望你对我好,爱我疼我。可是,我就值18元钱!”

“你这个不是无理取闹嘛!”男人也提高了嗓门。

“你说我嫁给你我享过一天清福吗?结婚后,欠着七八万的外债。我们节衣缩食两年还完了外债。然后又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攒起首付。以为从此能松口气。不想你老家要盖房子。你说你是家里唯一的儿子。钱都要你出。可你明知道自己每月还着按揭,一分存款都没有,出去借着十多万的外债要给家里造200多平方的三层楼房。这些,我有不同意吗?好了,前年儿子出生,你父母不愿意过来帮忙。我只能做全职,家里收入少了一大截,我知道我理解你的压力。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了,我说出去工作。你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一切有你,让我安心照顾儿子,保障好内勤。于是,家中大小事务,里外家务都在我身上。”小安句句话如出膛的炮弹,猛然射了出来。多年来的不满和牢骚也一同喷薄而出。

男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黑头黑脸的摔门而出。

小安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抱着双膝轻轻的抽泣起来。

小安其实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有女人的勤劳,有对家庭的责任和对丈夫的忠诚。然而她也有对爱情的憧憬,对浪漫的向往,希望得到平淡生活中一丝丝的调理,一点点的惊喜。然而木呐的丈夫那里,这些期望一年年落空。

窗外阳光明媚,小安噙着泪水。外面的美景与小安无关,美景需要发现美的眼睛,更需要发现美的心情。

“我为什么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我是瞎眼了吗?”小安委屈的心想,想当年,小安也是婷婷玉立,貌比西施。收到的情书一摞一摞。而最终她却选择了这个她以为会待她于珍玉的男人。却不想短短数年,在这个男人眼中,她只是一个值“18元”的家庭主妇,想想都是那么的讽刺。

推开窗户,一阵微风吹来,夹着丝丝草香。楼下园林工人正在修剪绿化带。那草香扑鼻,让人心旷神怡。小安却想:“如果我纵身一跳,那个无情的男人会怎样继续他的生活?他会附尸大哭吗?他会后悔他的所作所为吗?他会日渐消瘦无法自拔吗?他会终身生不娶吗?……”

楼下传来一阵悦耳动听的钢琴声。抬头看看天空,洁白的云朵,蔚蓝的天空,轻柔的阳光轻抚着脸庞,空气中弥漫着香气。小安心想,在这悠扬的音乐声中,这幅美景中死去也是幸福吧?也许在落地后,艳丽的血色衬托着刚刚修葺的青绿,也是一种美景吧?

小安爬上窗台,扶着窗户边缘。风忽然大了起来。小安身形有些晃动,看看脚下的路面,顿时觉得腿软了起来。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响了几声又平静了下来。小安回头看了一眼,也许某个朋友给她发了条信息。不过,管他呢?也许,明天那个朋友就会通过某个渠道知道我已经无法回复他或她的信息了。

慢慢的,小安小心翼翼的往外挪动自己的脚尖。风再大一些吧!小安心想,这样我就可以认为不是我下定的决心,而是风替我做的决定。

“妈妈,快来帮我挠痒痒,我被蚊子叮了!”儿子从书房里出来,哭丧着脸。

“来了,儿子,”小安快速的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笑着刮了下儿子的鼻尖,“怎么这么不小心?来,涂点花露水!”

微恐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