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传说中地府里有一把禁忌的魔器,没有人知道那把魔器叫什么,没有人知道它在那里,也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地府有一把魔器.......


  “怎么还没有来?”一名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焦急的喃喃自语.....

      他没有注意到一辆车正像他冲来。在车即将撞上的时候,他反应了过来,但是已经晚了.....

      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位年轻人正慢慢的苏醒过来。“嘶!好疼!这里是那里?我死了?不对这么疼,应该没有死。那我是怎么了?这么疼?”年轻人申呤道;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走来一男一女,两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那男的走进来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开口道:“苏铭,我说过我要报复你的,现在我做到了。哈哈哈!哦,对了!你看看她是谁?哈哈哈!没错!她就是你的女朋友!苏铭啊!苏铭,你没想到吧。”那男子说着把身后的女子给拉了过来示威似地朝那女子亲了下。

      苏铭看着那男子对她的动作,眼里充满了怒火与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无法把眼前的女子与昔日的女友结合在一起。昨天他的女友还是满脸的幸福与爱意,今天怎么就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了?苏铭知道自己的生活状况,对于她也就不在纠结,但内心还是充满了苦涩。

      她像是知道苏铭的想法似的,急忙对苏铭解释道:“苏铭,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都是这个畜生,昨天他在你走后来找到我说,月儿既然你心意一绝、那么我也不在纠缠你了,不过你得陪我一起吃顿晚餐,不然我还是会继续纠缠你的。然后....  然后就....”她说道这里就吞吞吐吐的,表情也很纠结。最后好像是鼓起勇气似的说道:“然后这个禽兽就....  就把我给强行那个了,本来当时我决定对不起你就想跟他同归于尽的,不过他跟我说你出事了在医院,我才没有那么做,想在来看你一眼。现在我就可以跟他同归于尽了。”女子说着就从腿上拿出了一把刀扎向了身旁的男子。          那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刀扎了个结实,而后那叫月儿的女子又连续插了那男子好几刀,那男子才满眼不可思议的死去。

尔后月儿她像是发泄般的又捅了几刀,才瘫软的跪到了地上.........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