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说谎怎么办?

昨天突然发现,一段时间爱撒谎的女儿不撒谎了。

为什么?

我先回忆我小时候的经历,好像我不撒谎。因为父母对我足够包容,我在家干了“坏事”,比如将能拆的东西都拆了,他们不会批评我。我在外面“调皮”,经常摔得头破血流,伤胳膊害腿,他们也不会批评我。我不需要在他们面前躲藏或者逃避什么,所以我小时候没有撒谎的行为。

我老大小时候,我带的少,但是在我印象中没有人说过她有这样的不良习惯。因为,我受父母的影响,对孩子也很包容,所以她没有撒谎的环境,没有必要撒谎。

老二在我印象中也没有撒过谎。干了错事,面对我们的询问,他最多就是保持沉默,其实就是变相地承认。

而老三,从五岁多开始,撒谎张口就来。“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刚才哥哥在这里”几乎是她的口头禅。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我一般不会特意去戳穿过她的小把戏,而是让她知道我只想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不是要惩罚谁。

或许是经过了这一段时间她觉得撒谎和不撒谎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必要撒谎了。

我们知道撒谎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是为了逃避暂时可能受到的惩罚。

我经历和孩子们的表现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只要孩子的安全感足够,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因此,家长在遇到孩子撒谎时千万不要急着戳穿他,而是先冷静地想一想孩子为什么会撒谎。

我参加工作不久,还在实习期就独立负责株洲市司法局办公大楼的现场施工管理工作。按照图纸设计,会议室在一楼。在浇筑一层柱子时,要预埋部分框架梁的钢筋,但我在计算预埋长度时算错了,计算层高时忘了大梁是花篮梁,按照矩形断面计算,因此高出了一个楼板的高度。

在现场安装大梁摸板时,工人发现了这个问题,我一时也没有了主意。恰好队支部张书记来工地,我将此事向他汇报,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但是,他张嘴就是“你怎么搞的,还是大学生呢!”

我一听这话,也不记得给他面子了,转身就走,心理很委屈“和我一起分配来公司的其他同学在实习期都有师傅带,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而我则必须自己搞定,待遇却是一样的,很不公平。”

我到办公室给苏队长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他很快赶过来。见到我就说“错了就错了,你自己给陶总打电话请他帮忙处理。”

我赶紧给公司总工程师陶总打电话汇报这件事,他答应马上赶过来。

陶总见到我就大声嚷嚷“小潘,搞错了?错的好!不错你就学不到知识。”然后他走到我面前压低声音说:“不要故意犯错啊!把图纸给我,带我去现场。”

我陪着陶总到现场对照图纸仔细看了看,然后回到办公室要我给他拿了一份空白的技术核定单。他坐在桌前认真地写写画画。过了一会,他把手中的直尺往旁边一放,在右下角签名处龙飞凤舞地签上他的名字。

“照我说的做,错了我负责!”

说完他抬手看看表:“小潘,中午了,请我吃个饭吧。”

“当然!当然!”

我和工地的其他几个管理人员簇拥着陶总走到工地旁边的一个小饭店。陶总朴一坐下就冲着老板要菜牌,然后猪脚、烤鸭、水鱼、炖鸡,什么贵他就点什么,要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然后他又要了一碗米粉和一瓶可乐。

可乐和米粉先上,他毫不客气先吃了。他点的菜还没开始上,他已经吃完了那一碗光头粉(没有放任何盖码)然后起身就告辞:“我吃饱了先走,你们休息一下,等菜上齐了慢慢吃。你们在工地辛苦了,一会你们自己买单,算我请客啊!”

对比张书记、苏队长、陶总说的话,大家觉得我的反应是否正常?面对张书记,我是否有可能找借口?不承认自己的原因?而面对苏队长、陶总这样的领导,谁也不会不诚实啊!

昨天去田老师家做客,她太太说一般孩子到了五六岁都有可能出现撒谎的现象,过了这个阶段就会好了。我想也有可能,孩子在成长的初期,一直是模仿大人的所作所为,在并不理解撒谎这件事的严重性时模仿一下是可能的。

但是,家长不能过于紧张,给孩子随意贴上“爱撒谎”的标签,放大撒谎带来的后果。如果给孩子贴上“爱撒谎”的标签,有可能让他因此经常撒谎,甚至谎言越来越大,越来越离谱,因为大人不信任他。

撒谎是人类的本性之一,没有一个人可以保证说一生从来没有撒过谎。

康乃尔大学的心理学家杰夫汉考克研究发现,大学生四分之一的人际交往含有撒谎 行为,撒谎最频繁的是在电话里,而电子邮件撒谎的比例最低,原因很简单,电子邮件留下记录,撒谎者不喜欢留下记录,所以倾向于在电话里撒谎。这个四分之一是日常生活所为,如果在特定的有目的性的场合,撒谎的比例大幅度上升便是很自然的事情。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应用,当我们的所作所为都会被以不同形式记录在案的时候,我们可能要不得不约束自己的行为了。

罗伯特·费得蒙研究结果(摘自360百科):

撒谎到底是一种病,还是一种人际技巧呢?在生活中的绝大多数情形,撒谎是一种人际沟通技巧。麻省大学的心理学家罗伯特·费得蒙研究表明,60%的人在10分钟的交谈中撒谎2到3次,男人和女人的撒谎频率差不多,但他发现一个有趣男女差别:女人倾向于为了取悦对方而撒谎,男人倾向于自吹而撒谎。

他还发现撒谎高手通常人缘比较好。这个研究结果似乎违背社会道德常识,但却不难在生活中得到印证。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电视前向全国人民公开撒谎,但他的人缘却是无人可及。在西方社会,政治人物撒谎成性是人所皆知的事,但却没有一个政治人物公开承认自己是个谎言家。

我在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中也见识过一些爱撒谎的人,甚至还有一个极端到开口的第一句话一定是谎话。我觉得是因为他一直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习惯用谎话来防范一切。直到确定对他不构成威胁时,他才会说“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现在和你说真的。”或者“我这个人喜欢开玩笑,请不要介意。”

有人说“不说谎话就办不成大事”,这应该是有前提的。比如做情报工作,善于说谎就是基本的要求。生活中还有一种叫做善意的谎言,特别是在家庭生活中。

还有研究表明撒谎是一种低智商的行为,面对复杂的社会规则和人际关系,不撒谎是需要足够的智慧和勇气的,因此说没有人没有撒过谎不算绝对的结论。

所以评价一个人,不是说这个人有没有说过谎,而是看他说谎的频次、说谎的场景,对于一些无伤大雅的不必上纲上线,尤其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