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无锡顾山的红豆树,是一千四百多年前南梁武帝的儿子,昭明太子——萧统,在顾山编篡《昭明文选》时亲手种植的。

相传,当时南梁武帝笃信佛教,在国内兴建了四百八十座寺院。在顾山兴建的是香山观音禅寺,寺内还建造了一楼阁,名为文选楼。昭明太子天资聪颖,才华洋溢;且深通礼仪,性情纯孝仁厚、喜愠不形于色、深受南梁武帝的喜爱。那是一个,山温水软,草漫河堤的时节;昭明太子奉父皇旨意来香山寺,一则为回避宫廷斗争,二则精心修编文选。

闻香都会使人生情,听风都会使人做梦的江南。总是能营造出许多的情愫,昭明太子和慧如也不例外。

那是一个莺啼柳浪,桃花衔露的清晨,他策马从当时的集市古塘缓缓走过。哒、哒、哒的马蹄声踏在青石铺就的小径上,格外响亮。惊了身着一袭素衣,挎着菜篮、带发修行的她。最是一个转身的温柔,一个如水盈盈温柔的眼神。面若桃花,色如春晓、温婉清丽、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的她,便走进了他的心里。许是,长期迷离于衣着华丽,脂粉拂袖的三千粉黛中,让他厌倦。此时他不仅感慨道;原来美是如此的自然。

他侧身下马,用那双艰深且柔情的眸子直视着她,使她面颊绯红,羞涩一笑、纤手掩唇、莲步轻移、频频回顾。他情不自禁的尾随着她走进草庵,轻轻推开那扇微掩的木门。她正坐在桌案旁翻看着佛经,桌上的一杯清茶氤氲着雾气,老旧的铜炉袅袅的焚着檀香。他静静的坐下来凝神细听着她谈及释家精义,赞誉她竟然如此冰雪聪明,才思敏慧、宛如她的名字,慧如。从此,一场美好,又刻骨的初遇将他与她之间的两颗心,缜密地交织在了一起。

山青水碧十里花香,烟雨楼台共沐夕阳。草庵论赋烹茶对饮,拈花香醉飞燕成双。

仿佛,世间一切繁华都不如此时完美;仿佛,显赫的家世,功名利禄、都做了浮萍漂水。在这里,剪烛三更叠影成双,灵笔轻挥覆手华章。在这里,执手窗前邀月论赋,沉烟染绿红袖添香。在这里柔情入骨,不分尊卑上下;真情入心,亦分不出梦里和梦外。使他不禁感慨:“有慧如相伴,何用姬妾成群?”从此两人暗生情素,私定终生。

原本岁月无恙,时光无伤。但是,离别却注定了在一个寒雨催落叶,秋风舞残红的季节。《昭明文选》编篡结束,他预回京。临别之时,他逸兴飞扬的手,指向远方道“慧如,来日我要凤笙龙管,紫盖香车迎你回京。”她用那双带着泪雾的眸子,望着即将踏马而去的他。默默的从袖口取出两颗红豆,放在他手中。说到“昔有妇人滴泪成血,化作相思豆,今以一双红豆赠与君。若君早归,妾当免于此厄,不然,日后……望君见豆如见人吧!”

从别后,几春秋,韶华似水付东流。每因漏永思鱼雁,细数归期又惹愁。

此后别去,杳杳无期。相思催人老,岁月折人瘦。今朝寂寂,黯然神伤;昨夕种种,枉自思量。这一等,香消玉损,终等不回一纸鱼雁。这一守,星霜裁鬓,终圆不了一腔夙愿。这一叹,相思谢尽,终换不来一世痴缠。这一梦,肝肠寸断,终敌不过一份执念。那些春蒸秋尝的冷暖爱恨,在匆匆而逝的时光里,将以往的柔情慢慢碾碎、散尽。无论怎么拼凑,怎样的缝合,都无法回到从前。所有的爱恋都将成为泡影,所有的痴言哝语都只剩下回忆。

曾言;齐眉举案连理枝,为何;梦回枕侧人孤寂。曾言;两情相悦誓不移,为何;沉鱼断雁无消息。

曾言;花前月下同赋诗,为何;倚窗掷笔度朝夕。曾言;白头偕老两相依,为何;草庵别后雁归迟。

曾言;海枯石烂永不离,为何;曲终人散成堪记。曾言;十里桃花只为伊,为何;落絮花飞惹尘泥。

曾言;素笔兰宣一梦痴,为何;鞍马天涯不归期。曾言;临案清影千思系,为何;伤春病体已成疾。

曾言;琴瑟相和阑珊意,为何;晓风残月锁霜丝。曾言;凤冠玉锦霞裳披,为何;玉瘦清颜泪湿衣。

人生的聚散别离,无非一个交集,缘份的深度,无非一份在意。人与人之间的情缘来去,缘起缘灭,不知该用怎样的字眼来形容比较贴切?也许是,开到荼蘼花事了,缘来了,就如一朵盛开在枝头倾尽一生美丽的荼蘼花。一旦缘尽了,风情万种的爱恋,还未来得及承接。所有的花事便随着一片片落红残瓣,纷飞飘远、红消香断。她不过是一个寻常平庸,带发修行的尼姑,却做了一场许多人都向往的桃源之梦。

但是;我们得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并没有谁负了谁,也没有谁薄了谁。他不是不爱了,他有他的难处,他虽是太子,他位高权重,却逃不过礼法。他大,大到万人之上;他小,小到不如一个平民百姓自由。一些地老天荒的誓言还未曾真正牵手,就被现实的残酷而摧毁。一些白头偕老的甄诺还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世事的无常而泯灭。一个是太子,一个是带发修行的尼姑,只怪身份悬殊,终难成眷属。

几年后,又是群山着绿,桃花烂漫的季节,他再次回到草庵。柔和的春风拂过脸颊,门前的苍柳又抽了新芽,仿佛一切都未曾改变,一切恰如当年。但是,他的慧如早已相思成疾,抑郁而终,红颜一去掩风流。他悲伤不已,含泪种下双双红豆,将草庵题名为红豆庵。而后带着对她的满腔思念,满腔不舍回京。几年之后,年仅31岁的他,溘然长逝、谥号昭明。

岁月无情,流年日深,历史的尘埃渐渐将他们清晰的轮廓掩埋。往日的草庵已破旧不堪,残损的青瓦木窗,一片斑驳的旧迹。而那两颗红豆,成树两棵,而后互相缠绕,合二为一。历经千年,到元代曾一度衰败成枯树。但到乾隆年间忽又在主干上萌生四株新技,一直长到现在,犹如虬龙老树了。

走过了红尘,走过了岁月,历经了人世间的匆匆聚散,品遍了尘世间的种种烟火。千帆过尽,回首当年;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过程;偶然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有过那么一场刻骨铭心的遇见。醉了你,醉了我、醉了千年的梦。

那些日月更迭的冷暖相依,风情万种的浓情蜜意。到最后,都逃不过一个缘定的结局。也许,片刻的相遇,却换来一世的别离。那些地老天荒的誓言,就如天与地的两两相望,日和月的毫无瓜葛,所有的悲喜爱恋都淹没在清凉的岁月里。任凭百转的柔肠,绵软的心房,被寂寞一点一点的吞噬,却依然舍不得遗忘。

尘缘似水,相遇相知。其实,我们应该感恩缘分,让我们有过那么一场美丽的遇见。无论昨日的两手相牵,还是今时的独自思量。即便是如,玲珑骰子安红豆般相思入骨,忆念成殇、但终究是见着了。人生有了跌宕起伏,或是阴晴圆缺,生命方彰显饱满与完美。彼此的那份懂得,暗自契合于心与心的交融与妥贴。所谓刹那,即是永远,我们何必非纠结一个结局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