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黄鹄兮

她是名副其实的牺牲品,为了大汉功业,为了武帝梦想,被迫涉流沙,远赴六千里外的异域他乡。

她叫刘细君,是一位传统妇女,深受三从四德,从一而终思想熏陶。在和亲乌孙之后,却被迫遵循乌孙之俗,改嫁新一任乌孙王,也就是她的孙子。

细君公主,就这样在悲苦中,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包括贞洁和尊严。

虽然言必汉唐,可我最喜欢的却是明朝,因为大明三百年,无汉唐之和亲,也就无需牺牲自家的女子。

汉之和亲

自从汉高祖刘邦受了白登之围,大汉便畏匈奴如虎。汉儿失了骨气,汉女就得出塞去和亲。

和亲的还不是普通女子,至少得是公主,哪怕是临时册封的,也是公主。

两千年来,最喜欢和亲的莫过于汉唐,所以我们耳熟能详的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进藏,也就发生在这一时期。

千年来,大概唯一一个记载在册的非公主,非官方的女子,是蔡文姬。文姬归汉,发生在东汉末年,三国前期,这是一件文化盛世,于不幸中的大幸。

汉之和亲,是最应该被记住,最应该被大书特书。而细君公主,不是大汉第一个和亲的公主,却是第一个被历史和人民记住的和亲公主。

细君公主

自从张骞两次出使,凿空西域,欲联合乌孙断匈奴右臂,就意味着必须有汉家公主出塞和亲,以完成这宏图大业。

如果男儿的抱负,需要靠无数的女子牺牲才能实现,那这丰功伟业又如何值得推崇,值得骄傲自豪的呢?

千秋功业已经标榜史册,但这些做出牺牲的女子,却没有得到她们应有的公道。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她们始终被忽视,被有意或无意的遗忘了。这对她们是何等的不公!何等的残忍!

公元前115年,张骞二次出使西域回来,这一次他带回了西域来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乌孙使者。

乌孙是西域大国,疆域遍及现在新疆伊犁以及哈萨克斯坦大部领土。有民几十万,军十万余。曾经被大月氏打败,又在匈奴支持下打败大月氏报仇雪恨。

张骞出使西域的初衷,就是为了联合大月氏抗击匈奴,最后无功而返,却阴差阳错开辟了丝绸之路,这也是中国经营西域的发端。

见识了长安的繁华,了解到大汉的强盛,乌孙使者返回乌孙,从而影响乌孙王公对汉朝的认识。

七年后,也就是公元前108年,汉将赵破奴、王恢等人扬威西域。王恢率700将士突袭楼兰,赵破奴率数万汉军击破姑师,斩断匈奴深入西域的一爪。

同一年,受到匈奴压迫的乌孙,看到大汉即便在西域也是这般强盛。心里有了想法,就委托往来西域的汉使,告知汉朝廷,想迎娶汉朝公主,结为一家。

汉使带回乌孙请求,汉武帝召集大臣商讨后,决心满足乌孙王的请求,于是册封罪臣之后,昔日江都王之女刘细君为公主,从扬州召回长安,进行公主礼仪培养。

刘细君,一个生下来就是江都公主,第二年因为父亲谋反被取缔封国,失去父母,仅以身存。几年后,被叔叔找到抚养。又过了几年,被汉武帝选中,册封为细君公主,前往乌孙和亲。

就在刘细君颠沛流离之际,大汉吹响了反击匈奴的号角,卫青、霍去病大破匈奴。霍去病更是千里突袭,打下河西走廊。

张骞也因此得以二次出使西域,还是小姑娘的刘细君不会想到,她的命运竟然会和帝国最耀眼的人,和他们正在做的事联系在一起。毕竟她只是罪臣之女,连起码的人身自由都没有。

与其说是命运选择了她,不如说是汉武帝想废物利用,启用罪臣之女,既结好乌孙,又免了他自己的姐妹女儿去塞外吃苦。

就这样,一个本应该泯为众人的刘细君,阴差阳错的来到了时代风口。可惜她并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也无力改变一切,最终只能是被摔得粉碎。

万里长征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有志于边塞建功立业的伟丈夫的心声,可是却有这么一种人,身处孤城,一天天、一年年遥望玉门关。虽然不需要上战场真刀真枪的干仗,却也是暗战不断,即便楼兰早已被破,依旧没有归期。

这就是和亲公主的命运,也是刘细君的命运。

从扬州到长安,三千里;从长安到轮台五千里;从轮台到伊犁河谷一千多里,从伊犁河谷到乌孙首都赤谷城,大概又是一千里;从赤谷城到昭苏县的夏都,即夏特草原,还是一千里。

一个弱女子,靠着木制的车,一走就是一万里路,一走就是一年多,而这在史书记载仅仅几个字――“年余”。

这两个字不知道包含了刘惜君多少的苦,除了在玉门关有过一次补给,在广袤无垠的沙漠戈壁滩上,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这些都被历史和后人选择性的遗忘了,但是,细君公主这一次万里长征,真的是一去不返,客死异域。

留给后人的不过是悲歌,真的是悲歌一首心自伤,所思所想,不过是归故乡。

抵达乌孙

经过万里跋涉,细君公主来到了乌孙,并与乌孙王猎骄靡成亲。

细君公主不习惯游牧民族的生活,好在朝廷还算是体谅她,给她的陪嫁队伍里,有各种工匠手艺人,完全可以满足各种需求。

于是陪嫁工匠为细君公主在乌孙首都建造了一座木制城,这就是赤谷城的由来。

此后几年,细君公主一直居住在赤谷城,猎骄靡一年也就来赤谷城住几日,平时就让细君公主独守空城。

就在乌孙与汉和亲之际,得知消息的匈奴抢先一步送来一位夫人,这就是左夫人。而细君公主则为右夫人。乌孙与匈奴都是以左为尊,而汉朝则是以右为尊。所以乌孙看似遵循两国习俗,实际上细君公主地位还是在匈奴左夫人之下。

加上匈奴与乌孙同俗,都是游牧民族,乌孙人民自然更亲近匈奴夫人,觉得细君公主是外来人,与他们格格不入。

细君公主明白自己的使命,虽然她实际上并不能胜任这些工作。她还是尽可能的笼络乌孙王及其臣民之心,隔三差五就邀请乌孙人民做客赤谷城,把从中原带来的物品以及在赤谷城自力更生收获的物品无私的分享给大家。

但即便如此,她在乌孙的地位仍然很尴尬,她自己也日渐消瘦,悲愁不止。有感而发下作《悲愁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王延。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当汉使将这首歌带回长安,顿时在士林造成巨大反响,就连汉武帝也为之动容,于是为了舒缓细君公主的思乡之情,每年都派使者带丰厚的礼物去慰问。

可是细君公主想要的是这些吗?她想要的不过是回家!

乌孙之俗

乌孙与匈奴一样,子继父业时,所有一切都将继承,包括夫人。这不仅在我们看来不可思议,在汉朝人那也是不能接受的。

细君公主和亲乌孙时,年仅17岁,而她嫁的丈夫猎骄靡71岁。年迈的猎骄靡,为了不让细君公主独守空房,决定让细君公主提前改嫁他的孙子军须靡。

而深受传统思想熏陶的细君公主,接受不了这样的好意。哪怕这个孙子,并不是她亲生的,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仍然是她的孙子。让她嫁给自己的孙子,这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但是,这在乌孙人看来很正常的事,由不得为细君公主破例。细君公主只得向朝廷求助,上书汉武帝,把一切都告知,并请求在猎骄靡死后能归故乡。

汉武帝接到书信,很快就给了回音,却不是同意细君公主之请,而是让她从乌孙俗,继续完成联合乌孙断匈奴之臂的使命。

细君公主崩溃了,没想到就连强盛的祖国也不能为她撑腰,反而让她从其俗。这是何等的无情,何等的残忍。

没有依靠的细君公主,只得含泪改嫁军须靡。

客死他乡

嫁给军须靡后,细君公主很快就怀上骨肉,生下一个名叫“少夫”的女儿。

这次生产,给了本就愁苦的细君公主后遗症,精神和身体双重打击下,她每况日下,终究走到最后一步。

虽然有人高度评价她的和亲,似乎很是冠冕堂皇,可是如果易地处之,当我们身临其境时,还能持这种想法吗?

细君公主在乌孙不过生活了四年,这四年对汉朝和乌孙都很重要,但对她本人,却极其不友好。

异国他乡,没有温暖,没有依靠,有的只是陌生,只是荒凉,只是野蛮……对细君公主而言,一切都是不能接受,不能习惯,不能适应的。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王延。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当她吟唱出这一首歌谣时,我想她是肝肠寸断,生无可恋的。特别是当汉武帝剥夺了她最后一丝幻想后,哀莫大于心死,剩下的不过是一副躯壳,只是还有那么一点点利用价值。

二十一岁,在最美的年华,这位远嫁塞外,和亲乌孙的公主,终于走完苦难的一生。

我不由想起崇祯皇帝挥剑砍向长平公主时,说的那一句话:何故生于帝王家!

细君公主何尝不是如此,生下来就是叛王之女,被剥夺了所有权利,可她又何罪之有?张骞和武帝有抱负,却叫弱女子去万里之外做牺牲。所有成就与辉煌,与她无关;所有苦难与煎熬,却叫她一人承担,这又是何等的不公!

愿为黄鹄而不得,回归故乡终究落了空。生死都不得归玉门关,细君公主就这样成了孤魂野鬼。

悲剧不以悲剧结尾

就在细君公主苦苦挣扎之际,贰师将军李广利两次西征大宛,为汉武帝带回了三千匹汗血宝马。

乌孙是汉之姻亲,所以也出兵相助,朝夕相处下,窥视了汉军虚实。见证了汉军的腐败贪婪,便轻视起汉朝,因此细君公主处境更加艰难。

东征朝鲜,西征大宛,可以看作汉武帝时期武功由盛转衰的标志,赢得了战争,却输了国力。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穷兵黩武。

好在江山代有才人出,汉武帝之后还有汉昭和汉宣两位明君,还有霍光、苏武、常惠、郑吉、傅介子等能臣。但这都不重要,至少已经和细君公主没有关系了,只是有一个人除外,那便是刘解忧。

公元前101年,细君公主病逝乌孙,年仅二十一岁。乌孙王军须靡再次向汉朝求娶公主,汉武帝答应了下来,于是同一年,同样是罪王之女的刘解忧,被册封为公主,走上了和细君公主相同的道路——和亲乌孙。

只是同也不同,解忧公主有一位好友常惠,是追随苏武出使匈奴的一员,在被扣留的十九年里,顽强的保留了有用之身,并且不辱使命。成功救回流放北海牧羊的苏武。一同归汉。

她有一位侍女名叫冯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外交家。

她还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成了乌孙王,二儿子当了莎车王。大女儿是龟兹王妃。最厉害的莫过于三儿子大乐,虽然只是乌孙的大将军,但他的子孙,当了好几任的乌孙王。

看到这里,我不说你可能也明白,解忧公主,定是和细君公主截然相反的一个人。所以也不会重蹈细君公主的覆辙,是真正能完成张骞和汉武帝设计的宏伟蓝图之人。

公元前101年,细君公主病逝,解忧公主就要出发前往西域,但出发前得先受公主礼仪培训。此时长安还有一个青年,名叫常惠,是解忧公主的好友。来为解忧送别,也和过去告别,他明年也要跟随苏武出使匈奴了。

一代人已经逝去,一代人正在成长,我们忘掉的,忽视的,并不是说就真的不重要。

从细君到解忧,从李陵到苏武,总有人想归故乡,总有人想去边疆。不尽相同,却也相通。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处墓葬。墓志铭上记载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之墓。考古人员发现墓中主墓室存放...
    夜之转生阅读 550评论 3 10
  • 西汉篇 匈奴一直住在草原么?为何能与两汉纠缠400多年?后来他们又去了哪里? 《史记》里讲;皇帝“北逐荤粥,合符釜...
    初见千山雪阅读 209评论 0 8
  • docker系列文章:https://www.jianshu.com/nb/30096674 来源:https:/...
    五道口的程序狐阅读 698评论 0 0
  • 今天不加班,姥姥又带着佳宝去商场吃喝玩乐去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顿时觉得太爽了! 睡到11点,...
    大月君阅读 28评论 0 1
  • this关键字用于引用类的当前实例。 例如: class Manager {Employees[] employe...
    兵兵lhb阅读 5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