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观与悲观

当记者,经常跑各种商业的会,也有机会见识到不同的企业家演讲。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大型科技类会展,连续几天被商业冒险家们包围。听着他们眼里放光地畅想未来,心里的感受并不一样。

有的演讲者打扮简单,或黑或白的T恤衫,牛仔裤,板鞋,PPT也走极简风。这大概是乔布斯之后才大规模流行起来的风格。偶尔跑出来一两个技术词汇或者英文专有名词。不过难以否认的是这样的人去讲技术或者布道时,只要台风还行,不磕磕绊绊,一般都不会让人有反感。

还能看到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去演讲的。有时候还见到有化妆团队,给企业的各种O们化妆。他们讲PPT时语气比较精准,不过你也很明显地能从口气和眼神中把他们分辨出来。台风不会太好,也不会发挥太差。稳定表现,如果运气好一点,他们可能也会带给你惊喜。但你依然知道,他们是谁。那种得体和克制表露得很明显,职业经理人很少在一份工作上投入太多的激情,那看上去不太经济。

也有一些人。穿着风格比较飘忽,有时候偏中式,有时候又懂得追求国际时尚,大大的H字母皮带会挂在裤腰上。但是吧,讲话中的大碴子味总会露出来。生造出来的概念让人除了虎躯一震,几乎没法有其他表示。比如心联网这种用爱发电的事,听完之后我和一个朋友都把它当做一个专有名词。指代那种具有浓厚民科色彩,既不制造业,也不互联网,却总想在这两者之间单凭语言构建起一座桥梁的人。他们其实还算会找市场,只要有传统企业对互联网焦虑,只要有互联网像找传统企业这样的客户,焦虑总会存在。他们就在别人焦虑的时候去收割,名气或走穴费,多划算呀。

即使这些人有这样或那样的区别,但大致上他们都表现出同样的特征吧,对技术和人类的未来的极度自信。不知道是真的相信还是因为身处早期市场,不流通,所以总能把观点和看法当成是事实去再三重复。

可能商业总是乐观,哲学总是悲观的。所以我在各类大会上见到的都是商业家,很少见到喜欢游历的哲学家。

研究物理学的人近年来出现在各类大会的次数多一些。他们毕竟跟算法和数学有些渊源。再说得浪漫一点,总归比普通人更知道物理世界如何运转。偶尔这些人出来讲一讲,基本愿意出来说的都是能说的了,效果也比较拔群。学数学的也可以出来讲一讲了,他们浪漫起来,有时候会吓死人。各种数列之间永恒而又美妙的关系,你多看一眼就要被那神奇的规律和缘分吓到。

商业冒险家打鸡血的时刻总会有些动人,因为会把自己推广的产品与人类的未来联系起来。有时候说多了,肥皂泡要一直都没破的话,他就是预言家了。这一次我也碰到了这样的人,在如此大的场子面前,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你几乎分不出来那些话是从他口中讲出来,还是从他脑里流出来的。

这样的时刻,能扭转气场的也只有懂得最基础万物流转规律的算法。哲学家总是可预而不可求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乐观与悲观。 在大学的时候,我读萨特的存在主义,其实缘起于萨特与波伏娃之间的这段很有意思的情感伴侣,再追究深点就是...
    过路尘客阅读 104评论 0 1
  • 每日一千字的第二天。 “今天有没有什么命题” “悲观情绪” 如你所见,乐观与悲观是一对反义词,各成褒贬义。如果乐观...
    长路M阅读 364评论 0 2
  • 同一件事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你的面对困难的态度决定了你的未来。 悲观和乐观就如天平的两端,同时存...
    清寒泠冽阅读 68评论 0 2
  • 白磷凝目望去,只见碧玉雕成莲叶,轻轻舒展。似水洗般清透莹润,似碧波荡漾般流淌着光华。清透碧叶间托着一花苞,似...
    探索书海阅读 78评论 0 0
  • 滴滴早期的时候定过一个目标:用户呼叫之后,5分钟之内打到出租车。这是非常清晰明确的战略,公司的一切资源和努力都要为...
    kafkaliu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