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鬼”大玲子的一天【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到中年,唯心独醉,扬手是春,落手是秋,在这一扬一落之间,心中有种淡淡的酸楚……”

01

“叽叽叽,啾啾”,“叽叽喳喳,喳,……”一阵清脆的鸟叫声。

大玲子闭着眼睛摸摸索索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抹了一下屏,“鸟儿”们瞬间停止了啼叫。

墙上的静音时钟指针不紧不慢地滑向下一格……

窗外,幽暗夜色神秘伸向深邃的外太空,两点钟方向悬挂着半轮冰月,周围没有一颗星子。

现在还是深夜吧?

大玲子抽回胳膊,蒙住头,在自我欺骗中迷离着又入了梦乡……

她正在参加好朋友的婚礼。婚礼在一片纷乱喧嚣的大台子上举行,台中央的新郎正是大玲子中学时代的前桌——王海。

大玲子青春期开始得早,长了一个高大健硕的身材,很不受男生待见,评分儿的话也就是80分。尽管这些熊孩子们将来自己长成什么熊样儿还说不定哩。

大玲子也总因为这不够苗条的身材而自卑,不敢大胆地把眼睛盯在喜欢的男生身上,能盯的就是她正前方的这个瘦小的王海。

王海似乎有所觉察,他时常冷不丁地扭过头来冲着大玲子抠鼻子挖眼,而此时也正是大玲子盯着他的后脑勺傻傻发愣的时候。

初中毕业,王海考上了外省中专,大玲子则上了县城高中。

分别会上,大玲子说,“王海,你还是一个没有长开的小男孩儿,要到外地去读书,离开了家, 吃饭穿衣可怎么办呀?”

嘲笑归嘲笑,聪明伶俐的王海四年后中专毕了业就会有工作,就可以挣钱了。哎,一想到这一点,大玲子还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再见王海时大家都是成人了,可王海还是初中的那个“王海”。短小精悍的他现在居然跟班儿里的小美女自己的闺蜜小艾结婚了,隐藏够深的,当时一点没看出来呀!

02

“叽叽喳喳,啾啾叽叽喳……”鸟鸣再次响起。

大玲子露出脸来,半睁一只眼,瞅了一下手机,5点45。

她不敢再做梦了,露出膀子,抽出胳膊,让自己凉快一点儿,清醒一下。

屋里静悄悄地,老公李辉还在酣睡。

妈的!瞅他那模样,指不定又梦见哪个女同学了呢,嘴角上还带着那抹迷人的微笑。

这个男人是自己自由恋爱得来的。当时大玲子喜欢的就是他这张性感的嘴唇以及无意间捎带着的微笑。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令自己倾心的男人,一心想和他过日子的男人,就在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他竟然与别的女人勾搭出轨了……

他妈的!

那一晚,大玲子睡意朦胧中听见有人窃窃私语。

老公在和谁说话?

她悄悄起身移步书房,他是在说梦话吗?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李辉总觉得自己休息不够,嫌孩子吵闹,就搬到书房去睡了。

大玲子一动不动,清晰地听到了一句“你这样跟我讲话,你媳妇儿听不到吗?”

“她整天困得跟个死猪似的……”

“哈哈哈……”一个年轻女人爽朗地笑声。

大玲子听到这里,立即觉得天旋地转。传说中的“丈夫出轨”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啊!

她怒不可竭,一脚踢开木门,一把摁住了这个臭男人的脖子,“啪啪啪” 三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他油腻腻的脸上。

“啊?你你你……疯啦?”李辉看见鬼似的看着大玲子,手机里传出一连串的一个女人的问话,“怎么回事啊?咋啦?李辉,你没事儿吧?……”

“啪啪!”大玲子又甩过去两巴掌。

“我错了,媳妇儿,我错了。”李辉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大玲子回到自己的卧室,床上五个月大的孩子,在小被子里安然熟睡。她不知道大人间发生了什么事,却忽地打了一个颤,抽泣了一声,抱着脑袋的两只小手抖动了一下,又睡着了……

多么可爱的孩子,多么无辜的孩子!

大玲子的眼泪如同黄河决堤般自由泛滥,波涛滚滚,汹涌不断。

第二天娘家妈过来帮忙照管孩子,看见女儿蜜桃似的大眼,心疼不已。但是什么也没问,默默拿来了热毛巾蘸着淡盐水,为闺女擦拭……

大玲子受不住妈妈的疼爱,眼泪又奔涌而出,妈妈叹了口气,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事后李辉解释说,只是聊聊天儿,什么事也没有。没事解释什么?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聊聊天儿?鬼才信呢!

十多年过去了,大玲子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03

6点了,不能再赖床了。女儿6:50就得上学去。

她赶紧起来,刷牙,梳头,洗脸。

拿出事先包好的精肉水饺下到锅里,等待开锅的时间,她推开女儿卧室的门。

客厅柔和的橘黄色光线斜铺在女儿脸上,安静温润。女儿从小就喜欢侧脸睡觉 ,脖颈90°的弯曲并没有影响她的睡眠质量。虽然一直纠正她,她也一直没改正。

这个样子能让大玲子思绪一下就穿越到10年前,女儿的幼小模样:微张的小嘴,半睁半闭的小眼睛,延伸到肩膀上方的藕瓜胳膊……

都没有变,唯一变的就是两只脚的位置,从床的这头一下延伸到那头……

闺女的身高早已超过了自己,一米七了吧?

大玲子从头到尾又把女儿检查了一遍,用手轻轻抚摸了一遍她的小脸儿,孩子的眉目之间已经有了几分成熟的气息,唉,长大了啊!

她忍不住俯下身去想要亲一下,哪知这熊孩子居然猛地一下睁开了双眼,连连呼喊“以后不许再亲我了!”

大玲子怔了怔,切,肯定是嫌弃我这个当妈的了,整天就知道叨叨着让她好好学习,好好吃饭……

大玲子想到这里,淡淡说道,“到点儿了,起罢。”

女儿起床倒是挺快的,十分钟全部搞定,拉开门,吆喝着“妈妈拿车钥匙,赶紧走!”

“吃几个水饺儿,要不上午会饿死的。”

“不吃!”

“喝口奶,温的,不烫嘴。”

“不喝!”

“外面太冷,喝点暖暖胃。”

“哎呀,你真啰嗦!”女儿不耐烦地拉开门出去等电梯。

大玲子赶紧拿车钥匙追赶出去。

电梯里,女儿满脸嫌弃地背对着妈妈。大玲子心里一阵窝火,可是她又不能发作,一会儿那熊孩子小嘴儿抹了蜜似的,“娘来妈去”地乱叫一通,自己岂不是又后悔的要死?现在能忍就忍。哪个孩子不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半路上,女儿说,“妈妈,我感觉咱车子跟人家的不太一样。”

大玲子撇了一眼旁边的车子,果真,它们都瞪着两只大眼睛,撒出一大团雪白亮光。

“哦,忘开车灯了。居然在黑暗中走了这么远。”大玲子苦笑道。

“哈哈哈,俺娘真逗。”

“还不是被你给气的。”

“哼!明明是你快更了嘛……”

“更你个头啊,就你知道的多,赶紧下车,滚蛋!”

“亲娘,再见——”

大玲子坐在车里,看着穿着蓝色校服的女儿混进了大队伍,进了校门儿 ,消失在人群中……

大玲子想起第一次送女儿进校园时,她乖巧地拉着自己的手,在迈进大门的这一刻,立即松开了……

“妈妈再见!”女儿像一匹欢快的小鹿跑进校园。

在她的小手松开的一瞬间,大铃子觉得空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掌心,还有自己的心房。

六年来每次出门儿,不是抱在怀里,就是牵在手里,偶尔松松手,那小精灵鬼儿也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活动。每次去幼儿园也是一步三回头,一副生死离别的样子。

上小学了,这小家伙居然一股脑儿地就跑进去了,一脸稚气混进小人国里,头也不回一下,全然不顾这个做娘的被隔在大门外独自站在那里,心脏缕缕发痛……

直到现在,大玲子也总是看着女儿渐渐分不出谁是谁的孩子,才重新打火驱车离开……

04

家里,丈夫醒了,正在看手机。他听见门响,赶紧丢掉手机,装作未睡醒的样子。

大玲子知道他在装,也不去理会,自顾脱去棉外套。这个档儿,大玲子猝不及防被连拉带拽地弄到了床上。

“干什么呀?”大玲子不耐烦地说。

“你说干什么呀……”李辉嘻嘻一笑。

“今天不想……”

“孩子走啦,现在是机会呀。”李辉边说边替大玲子脱下一件件刚刚千难万难才穿戴好的衣服。

“不想就是不想。”她站起来要走。

“不是说要老二的吗?”李辉不解地问。

“40啦,大哥还要的成吗?”

“人家谁谁都43啦,还要上了呢。”

“人家是人家,保养得好,哪像我这样整天操心,累死啦。”

“这么说就是不要喽?你可要想好,过了这村可就没店啦,咱这个年龄……”

大玲子一听这话就想发火,明摆着是要挟呀!转念一想,自己不是也不心甘吗?

“没要过吗?还不是……”

大玲子一想到半年前打掉的那个没有胎心的孩子就心痛不已。看样子,自己确实不再适合生孩子了。

“唉——”

“没事的,养了这大半年应该差不多了。”李辉开始抚摸着大玲子光滑润白的肌肤……

“咋养的呀?这样就是好多啦?”

大玲子一听这话就真急眼了。

“这一天到晚的,你看看,忙工作,忙家务,忙亲戚友人……哪有不操心的事儿? 哪像你们老爷们儿上个班就得了,中午睡一觉,晚上去喝酒。喝多了酒,醉醺醺地回来,还美其名曰‘为了这个家去喝’!这真是‘想要喝酒,何患无辞’啊?

“前天喝酒,明明是遇到了老情人,却硬说是老同学刚从外地回来;昨天晚上请物业经理,让物业公平一点儿,给自己预留一个好车位。可物业经理明明就是自己的亲侄女儿,哼,不喝酒也得给个好车位呀……”

现在男人连撒谎都不愿意撒得有根据一点儿!

李辉摸摸索索地鼓捣了一阵子,翻身下去,长叹一声,连声说,“唉,不行啦,身体不行啦”。

大玲子的脑子这才反应过来,奶奶的,已经完事儿了?扭头看看,默默无言的电子钟尽职尽责,分针总共才走了五六个小格。

大玲子躺了一会儿,想起来今天单位安装了打卡机,赶紧重新穿戴起来,把女儿没吃的水饺一个个吞进肚子里;李辉正在厕所里蹲大便,手里还拿着手机,看来十分钟完不了事。跟他说过多少回了,“蹲厕所要关好门,不要蹲的时间太长,容易得痔疮”,可人家就是不听,就这么气人。

大玲子又返身回去替他关好厕所的门。唉,总是操心的命。

04

第一天打卡,可不要迟到了哦。

也不知道是谁的馊主意,上下班儿打卡,想当年单位经济效益好的时候,哪里用得着来打卡啊?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哪个不拼命干?

现在连基本工资都不能保证按时发了,现在到又在乎起有多少人正常上班儿来了?哼,卡住了谁呢?打完卡就撤的大有人在。

“7:55了,最后一站又是红灯!”

大玲子有点儿急了,左方向一打,右脚一踩油门儿,在外人看来车屁股就像被人蹬了一脚似的,压过了路中心双黄线,斜插着抄近路过去了。

差点儿刮着一个骑电动车的老头儿,他违规在机动车道上已经行走了二三百米远。

7:59。大玲子把一只涂着血红指甲的食指摁在了荧光闪烁的电子仪器上,这个蓝盒子很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这一声“谢谢”让大玲子莫名其妙地对打卡机有了好感,奶奶的,自己忙活了大半辈子,还没有哪一个对她这样客气地说一声“谢谢”哩。

班上活儿不多,比较轻松,做完后刚要喝口水,同事晓彤在门口叫道,“姐啊,咱走吧?”

“干嘛去啊?”

“看华姐去呀,不是说好了吗?”

赵华刚生了二胎,剖腹产,大玲子昨晚上打电话时,她还“哎呦哎呦”地叫唤“肚子疼”。

“你咋呼个屁呀,又得娃儿,又得钱儿的,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大玲子和赵华关系最好了,直接就是心对心赤裸裸地交流。

“站着说话不腰疼,剥剥你试试,痛不痛?”

“你个二货,知足吧,过两天就好啦。明天再看你去。”

今天反倒把这事给忘了,真是不应该呀。

大玲子赶紧掏出钱包,翻看一番:除去给赵华二胎的红包,除去中午买饭和给女儿买学习资料的钱,所剩也就无几啦。娘的,离发工资的时间还很遥远呢。

发工资就像女人来月经,一月一次,心里安稳;一个月不来,心里发毛。

05

看完娃时间就11点半了。闺女就要放学回来了,大玲子还没有想好中午做啥饭。

闺女老嫌弃家做的饭不好吃,那就到外面吃快餐,时间长觉得快餐也不好吃,又改吃西餐,西餐中的肯德基还算是能入口。

她爹认为西餐就是垃圾食品,特别是肯德基,用的鸡都长着“六个翅膀”。只能吃中餐,就数家里的饭干净,有营养。

你看,这么两个极品货叫老娘怎么伺候?

自己到底是喜欢中餐多一点还是西餐多一点儿?鬼才知道呢!这个年龄的家庭主妇在孩子和老公中间就得是棵“墙头草”。

中年“女鬼”大玲子的一天【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怀左同学写作训练营第三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西坡,位于半山腰上,墨绿色的山峦,郁郁葱葱的树木,长着各种农作务的梯田,几个人,弯着腰在地里锄草,几栋泥坯的土房子...
    玉妮阅读 139评论 10 12
  • 一 邹宁婚礼如期举行。 柯小艾与沈钊伟渡过了几天幸福的蜜月生活以后,一起携手过来酒店参加婚礼。沈钊伟一身白色休闲装...
    冬妮娅阅读 40评论 0 2
  • 旅游行业,即是宽泛,也是狭窄。 狭窄在于门槛太低,会说话的人都可以来干旅游。 宽泛则在旅游涉及的是整体...
    一城山河阅读 24评论 1 0
  •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因为又增添了新人,中队决定对监舍进行一次大调整。刚好住在金水下铺的那个人出监了,金水算了一下全...
    甘醇阅读 45评论 0 0
  • 两天的时间,我都在弄这个错误,很心累,科普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最终解决这个问题 后来,才知道倒入的项目使用eclip...
    笨小老虎阅读 1,2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