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忘年交”

图片来自网络
偶遇

虽然已经过了快一周,有件事想起来我还是觉得很神奇。

上周我在南医大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培训。培训是周一开始,通知上要求前一天下午就报道了。周一上午快十点的时候,有个女孩子才匆忙走进教室,当时我想她可能是南京本地的吧。上午快结束的时候,我们要分组参观伦理馆。刚好她被分在我们组,于是我们就一路同行。因为之后的操作也是分组进行,于是我们就有了进一步的接触。

原来我们来自同一个地区的两个县城,她前一天晚上还在上夜班。如果不是入住酒店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她,她还一直以为培训的时间是这个月底。结果就是好心的护士长五点半就来接班,她才匆忙回家收拾东西,赶往南京。我心里想,这人或许是个冒失鬼吧,通知上的培训日期写的明明白白的。

接触

练操作的时候,我知道她也来自医院,不过现在是在社区医院。看大家都在观望,我就借着组长之名,让她先来。她也不推辞,大步向前。看她操作时动作还挺娴熟,我不禁对她有了好感。后来需要合作操作的时候,她请我做搭档。我们俩还挺默契,不过这姑娘总是说一些废话,还笑个不停。对了,这次培训建了一个群。她因为来晚了,二维码已经失效,所以只能我拉她进群。这姑娘的微信头像居然是一个红底的修仙道士。

下午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有一个窗口的面食图片还挺诱人的,不过分量有点大,一个人肯定吃不完。我看她也盯着这图像看,就提议我们俩合吃一份。下午的时候她妹妹说要来找她,反正她还要陪她妹妹吃晚饭,于是我就劝她陪我品尝一下,她爽快答应了。事实证明,真的不可貌相,面端上来的时候,比起图片差远了。味道也很难吃,她很快就不吃了,我硬着头皮还是没能吃完一半。

晚上还有一个讲座,不是培训的内容,是学校的加餐,我很想去听一下。一起吃饭的其他人,都没什么兴趣。我本来以为她要回宿舍等妹妹,谁知她也想去,说到时候可以提前离开。于是我们俩又同行了。

和她聊天还挺愉快的,我发现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不过结果就是我们走错了路,后来看了路标,我们已经走到教学楼的另一个入口。我想绕回去,她坚持说一样可以找到,刚好这时有人拿着一杯饮料下楼,而另一侧刚好就有一家饮品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

教学楼可真大呀,我们跑到那个楼层,就是找不到那间教室。最可气的是,问了几个人,居然都说不知道。本来想提前到的,结果讲课的时间过了十几分钟,我们还在楼里瞎转悠。我很想生气,不过看她那一脸无辜的样子,也只能无语了。这时走过来一个人,我赶快去问路。这次很顺利,我们很快就找到了教室。因为去的晚,我们只能坐在最后一排。不一会,另一个培训同学到了,要知道她是才看到讲座通知从宿舍赶过来的,而我们从食堂过来不过一半的路。好吧,按这姑娘自己的说法,是“一孕傻三年”,她儿子刚好两周岁。

第二天我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刚好看见她在我们斜对面。只不过她背对着我,我不知道坐在她旁边的是不是她妹妹,何况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南医大的风景很美,因为到教学楼时间还早,大家都在楼下拍照。一群人中只有她拿着豆浆,估计是饿死鬼投胎吧。大家兴致太高,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到教室的时候,我只能坐后排了。问了几个位置都有人了,还好她旁边还有一个空位,我就坐了下来。

以后的几天里,我发现我们有很多的共同点。最奇怪的是,我们都不是外向的人,彼此却是自来熟,说话很随便,好像已经认识很久一样。她因为自己的学历自卑,我为自己动手能力差感到懊恼。其实她长得还挺漂亮的,笑起来很甜。她认为我有很多优点,我也看到她有很多长处。几天时间就在我们的相互吹捧和相互配合中度过。对了,我们还合作了一个PPT。为此她还放弃了午休,以至于她下午上课的时候总是要打瞌睡。我本想拍张照片捉弄她一下,可惜刚拿起手机,她就醒了。最后,PPT受到了好评,她在我面前得意洋洋。虽然我也认为她做得不错,但嘴上却说我们都有功劳。

分别

眼看就要分别,我不免有些伤感。周五课程结束,很多人都要回家。结业典礼结束以后,她说:“就这样就结束了?”

“不然呢?”我问她。

“我们晚上买点零食,去宿舍嗨一下!”

“你家先生不是要来吗?”

“呀,我忘了!”

这几天,我对她的神经大条真是无语了。走到半路,她突然叫起来:“呀,我把你借给我的面纸丢在教室了!”

“我宿舍还有,再给你一包!”

“那不一样,那是你在我困难的时候借给我的,我本来想留作纪念的。”她的声音越说越小。

这姑娘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原来心思还挺细腻。我内心有什么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吃晚饭的时间还早,她就在我宿舍聊天。同住的同学晚上要和同学聚餐,她知道后执意要我和她一起吃晚饭。我觉得当“电灯泡”有点尴尬,刚好她看到我同学发的定位,因为我第二天要去看望南京的老同学。“呀,我家先生就在那个地区工作。真是太巧了!”她又大叫起来。

的确,这几天,我发现我们之间有太多的巧合。她在我的家乡有同学,她同学刚好和我同学在一个科室。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兴趣相同,观点一致。我比她大八岁,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忘年交”吧。

最后她一直在宿舍等我,我还是去了。在培训的最后一晚,和她共进晚餐,也算是一种仪式感吧。因为她家先生想吃麻辣香锅,而我不吃辣,她一直在和我打招呼,说事先已经约好了。我说对此完全不介意,她就推荐之前觉得好吃的骨头汤泡饭,果然很好吃。我发现我们的口味也很接近呢。

在我和她先生尬聊的时候,她突然说很想吃和我一样的东西,于是又跑过去点了一份,而她先生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之后她就一脸满足地狼吞虎咽。感觉看她吃饭也很好玩呢,可惜以后机会不多了。

吃完我说要买点水果回宿舍,她说她也要买水果。我告诉她出去玩带着水果不方便,可以回来再买。她家先生也这么认为。看她在食堂门口迟迟不动,我就先走了。

到了宿舍,和隔壁的同学(刚好早上遇到,有个话题没聊完,没想到她就住在隔壁)聊会天,回宿舍洗了澡,和儿子打完电话,我就坐在床上看电视。

不一会,她的微信就到了:睡了没?

看电视。

你还会看电视?晚上去哪玩的?

我突然很想和她聊聊天:不如你再过来聊一下,方便吗?

我们家那位早就睡了。

那你还不睡?我今天又遇到一件巧合的事。

不一会,有人敲门,果然她又跑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和她聊天,估计她也一样。我们一直聊到同住的同学回来,还想继续聊。她说她本来是想问我明天何时离开,想离开的时候告个别,谁知一聊起来又忘了时间。最后我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赶快把她推走了。

本来想睡到自然醒,谁知不到六点就醒了。我突然就觉得很不舍,和我同住的人也很好,我们来时还在公交站台偶遇。既然睡不着,我就起来写东西,谁知写着写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流,我怕同住的人笑话,赶快擦干不写了。

我们去食堂的时候,差不多九点。她的房间门关着,我不知道她走了没有,想到她前一天晚上说准备早起,我想也许房间已经收拾完毕了吧。吃完早饭,和同住的人在校园又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看到她的微信,她问我走没走,时间已经是一小时前。此时她房间的们开着,应该是已经离开了吧。这样也好,我其实很讨厌告别的场面。

第二天科室全体去她的城市开会,我搜了一下,距她的单位也不是很远。刚好领导请吃饭,让我们推荐地点。想到她是吃货,我就询问她的意见。哪知道她过了很久才回微信,她以为还是我一个人来开会,还想让我去她家吃饭。此时我们早已订好了饭店。感觉她的后知后觉和我也很相似呢。

想念

回来之后,因为培训课件还会和她有一些联系,不过她回微信的速度实在不敢恭维。

我想以后我们应该不太可能有交集了,不过还是很高兴认识这个朋友,虽然我们之间一直没个正经称呼,不是“喂”,就是“猪头”、“懒猪”。我很感谢这几天她对我的帮助和陪伴。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忘年交”呢?不如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