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局限了我?

是什么局限了我?是身处的环境?是思维方式?是身体条件?

多年来,我一直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像是幻觉,就是一直觉得自己很能干,无论是工作,学习,还是生活相处中总是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总是高估自己。我曾经考了n年的注册会计师,最后只过了门会计。觉得工作上一些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和家人相处的过程中,总觉得别人的想法和自己差不多,实际上则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也在思考,是什么问题限制着我?我觉得自己的自控力不行,觉得自己没有执行力,还觉得自己过于自卑,太过圣母情结。

我想来想去,实践来实践去。给自己做计划,严守21天的改变习惯思路,适当的奖励机制,但是效果甚微。

直到最近,我才想出一些端倪。其实是我一直在一种自我否定的设定下,挣扎着,我一直认为自己不够好,有种完美情结,不够接纳自己。

事实上,自我否定就像是压力,一定的自我否定可以激励自己奋发向上,过于否定自我,就会跌入自责愧疚的深谷。

为什么对自己会有不满,很大程度上是受外界刺激的影响,说白了,就是比较心理,正常人总是想要比别人更加优越,这种心理无可厚非,也是资源稀缺配置决定的,比别人优越就代表着会有更好的资源等着你享用。人的生物性本能,就无法让人排斥攀比。除非跳出三界,进入至高的领悟境界。

自我否定所带来的是压力还是动力,全然看个人的承受能力。个人的评价感受是最直接的决定因素。我想到一个词“匹配”,有句话说,“你的野心配不上你的能力”,虽然很打击人,却是一句大实话,王小波也说过,人的所有愤怒都是源于自己的无能,说的是一个道理,人贵有自知之明。但是如何自知,又是一个“玄学”。

人总是在情绪的影响下,时刻保持着动态平衡,准确得说应该是动态不平衡,因为能够平衡的情况实在太少了,这就决定了一个人无法做出正确合理的判断,这是人生糟糕的地方,也是人生的乐趣所在,人不会是计算机,有精确的程序设定,不会有一个准确无误的答案。人生的乐趣就在于未知的可能性,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那回到主题,到底是什么局限了我呢?说了一大堆,好像只是在说人生的不确定性,而这又是事实,不说也知道。

人在小婴儿阶段,有研究说,此时的人是最“狂妄”的,世界与我不分,世界就是我,我就是世界,不爽只要哭,张嘴就要奶。然而,成长就是一个塑造的过程,不仅仅是意识层面上限制人的想法,“世界与我不同”,身体上那是更不允许我与世界“融为一体”,而是,世界是世界,我仅仅是我。因此,可怜的人们一直在一种自我意识的纠正中长大。

世界,意识,肉体三方面无时无刻不在限制着我们,这三个维度相互牵制,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所谓的失控,其实就是这三方面的一个或者几个牵扯到了。

那有什么办法突破呢?几乎没有什么好办法,外部世界个人几乎没有掌控的可能,思维意识受到人脑的本能控制,理性本身就是有些反人性本能的,身体则更是经不起折腾,随随便便的疾病就能把人扯跨了。而这三者随便哪一个出问题势必会相互关联,就像多米诺骨牌,一个倒了,所有的都倒了。

说到这里,好像人生不值得过一样,几乎所有的无奈都说尽了。事实却又并非如此,古有韩信忍辱负重,勾践十年卧薪尝胆,今有褚时健七十翻身,任正非磨刀几十年。好像人生不只是“咸鱼”,我一直认为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上帝给了你怎么样的原始资源,同样也会给你多少不一样的挑战,这个世界很奇妙,奇妙在“概率”上,人人的幸福概率都是相等的。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也是因为这种意识差异,才把世界塑造得这么有趣。

人的即时感受性,使得人无法去相信虚无缥缈的未来,也正是这个现实原因,人的情绪起伏不定。但是事物的两面性也有趣在,正是这种即时的感受,让人有了超越局限的可能,那就是关注当下,仅仅关注当下而已,不恋过去,不想未来。感受当下的气息也许是最为实在不过的事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