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我们的关系中,谁也不用再扮演谁

(一)

你知道“相见欢”吗?

不是那首千古传唱的词,而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在见面时,双方谈笑风生,亲密无间;在彼此转过身的那一刻,却变得疏远隔膜,无法触及。只有相见的那一刻,才尽显欢愉。

为什么会如此?

并非虚情假意,亦并非逢场作戏,却是因为太在乎而不知所措、怕失去而不敢拥有。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假性亲密关系”。

什么是“假性亲密关系”呢?它是在双方本该亲密的关系中,为了维护感情的稳定和长存,以互相逃避,来自动屏蔽掉进一步发展感情可能带来的不定和变数,而共同建立起来的一种防御机制。

但这样的感情,没有建立在牢固的基础上——即对双方真正的、全部的了解与接受,于是宛如一具华美的空壳,看上去美满,其实无比脆弱。

我们都知道,维持一段感情不易,尤其是一段深交,因为真正进入一个人的生活,去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全部,并且把真正的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是要冒巨大的风险的。

所以,需要一个安全的保障。在很多人之间,这个安全保障是固定的相处模式,即在双方交流的过程中,探寻到的最满意最愉悦的相处模式,然后演化成一个剧本,彼此只需躲在面具后面,就可以顾自扮演着一场永不散场的戏剧。

仿佛对话,语气,连同动作,都已预先设定好,然后就等着双方完美演出,然后完美谢幕,然后彼此心里都自我感觉良好:嗯,我们相处如此和谐,我们之间的感情没变!

但是,以退缩来求全的感情,逃避了感情中的复杂与不定,也逃避了真正的美好心灵体验。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见面相处和谐,过后又不敢随便叨扰的关系。

可是逃开了感情深入的带来的困扰,却总是觉得彼此内心的距离很远很远,不敢理直气壮地靠近彼此的生活。 就算在一起生活,也只是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确认并加深了彼此的相处模式罢了。

仿佛亲密更多是例行感,是写在计划上必须要做的事。

而真正的感情,更多的不是“应该”,而是发自内心去为对方做什么不是吗?

不是恋人就“应该”手牵着手,而是真的很爱身边这个人,所以想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感受着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温度不是吗?

是自然而然地看到他而感到高兴,不是因为自己表现得好,然后在确认了自己的表演准确无误之后,再回过头在回忆里追加一些“应该有的”感动与甜蜜吗?

谁不渴望着拥有真正的关心与爱?但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温柔的人,却怎么感觉,任凭自己已最安全的方式、努力地投入卑微与爱,也始终无法弥合我们心间的裂缝?

(二)

有从小到大的一个朋友,我叫他小奕。

他是一个阳光开朗,有些调皮捣蛋的男孩子,就是那种不喜欢读书,酷爱打篮球,又喜欢跟老师抬杠,却很讨人喜欢的同学。

因为住得近,又在一个班级里读书,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里,我们在彼此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

由于我比较内敛,所以总是他负责引起话题,负责逗我笑。有时也会玩玩闹闹,有他在的时候总是热闹得不得了,有一种纯粹的快乐。

后来,去了不同的中学读书,于是自然而然我们的交集就少了,但因为住得近,还是偶尔会碰面,碰面之后,依旧会熟络地嘘寒问暖,谈天说地。

我欣赏他的幽默风趣,在又被他逗得开怀大笑的时候,却总觉得他的脸上掠过片刻不安的阴影,总会看到他闪烁的双眸却停留在别处,躲闪着我真正的探寻和追问,感到站在他身边,却始终靠近不了他的心。

但他的幽默口吻却似乎在不厌其烦告诉我:他没变呀!我们仍是好朋友!

即使我们在说着笑着,我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不经意间,我们的情谊中有什么部分,在不动声色地改变着。

“相见欢”之后的黯然神伤,也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指向那个我不愿意去面对的事实…

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仿佛被设定好了一般:见面了,他就跟以前一样,负责讲笑话,或者说一些好笑的事,我就负责迎合地笑…然后我们就这样一直默契的配合着彼此…

恍惚之间,渐行渐远。总怪岁月无情,冲淡一切,但我才发现,自己也是这场情谊的送葬者之一,是我小心翼翼维护的设定,葬送了这场情谊的生长:

我臣服于我的设定,我是被动方,我在等着你抛给我笑话,然后我保证一定会笑,笑得很开心很灿烂;而你却在害怕着,有一天你讲的笑话不好笑了,言语里透露出你不再是当初那个未曾经历风雨、天真浪漫的少年了,我就会不那么喜欢你了。

如今外人看来我们的关系依旧很好,但其实,这种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也曾生出侥幸心理,想去安慰自己:

自以为是地在心里设定了我们的情谊——风轻云淡,像湖面一般澄澈。 所以任何的过分靠近和探求,都是在试图打碎这一汪平静的面。

于是,自作主张地认为,关心不用说,在乎也不用说,我们都不是那种煽情的人。

我们只要共同遵循着原则,按照着剧本来,就不会生出变数,我们可以一直保持着永远不会改变的情谊,就算隔了多少岁月,我们仍旧能在见面时,一如从前,因为已经有了可以套用的、屡试不爽的、永远安全的相处模式不是吗?

但事实却是:离别使我们对感情的失去感到恐惧,我们也隐隐地知道:感情没那么深,失去也就没那么痛。

就算维护了表面上的平和,但我的心,却不满足于此,也总是在回过头,感到失落划过心扉。

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想扮演一个“会笑的玩偶”了,我不只想参与你精心呈现出来的快乐,还有你的悲伤,你的烦恼,甚至于你的坏,只要是一个真实的你,只要是你,我依然会毫无保留地接受和一如既往地喜欢!

但是,我们之间透明的屏障,已将我们远远地隔开了,变的遥远但安全了。

让我,只能成为你生命中的看客,远远地观望着你想给我看见的东西,却没有资格再去参与,再也不能在你的生命里喧嚣,甚至无法触碰到你躲在暗处叹息的身影。

多少次,我想坦白:我没有联系你,不是因为我不再在意你了,而是,没有见面的理由了,我不敢随便地再闯进你的生活,再去扮演那个我们都很满意的自己了。

(三)

如何破除“假性亲密关系”?

也许答案我们都清楚,那就是:做真正的自己,在我们的关系中。

试想一下,世上有人文静有人热烈,有人委婉有人直接,但那些心直口快的人就没有朋友吗?那些曲意逢迎的人就不会失去朋友吗?

结果还不是,该走的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而真正的朋友,就算你们吵得多么凶,他还是留在了最后,一直赖在你身边不肯离开。

希望在我们之间,我们谁也不用扮演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