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中浅唱,暮色里低吟 ——一个男孩成长的必经之路

赏歌,唯独词没有固定的标准。李宗盛的词娓娓道来,却异常感人;林夕能把普通人的悲喜写成隐晦的现代诗;出生于1991年的唐映枫则不同于前人。他的词“素写”,却“不言诗”,总是在诗意而质朴的语言里,用最干净的意象,与谱曲发生微妙的化学反应。

同一支笔,两个民谣男孩,三个好朋友,拾众而歌。唐映枫为他们俩绘出风格迥异又各自契合的歌词,恰恰重叠成了一个男孩成长的必经之路。

【男孩刘昊霖】

·躲在鱼干铺里的童年


《儿时》封面

《儿时》

词:唐映枫曲:刘昊霖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 / 玻璃珠铁盒英雄卡 / 玩皮筋迷藏石桥下 / 铁门前篮框银杏花 /

放学路打闹嘻嘻哈 / 甜梦中大白兔黏牙 / 也幻想神仙科学家 / 白墙上泥渍简笔画 /

听磁带偶遇榕树下 / 白衬衫黄昏木吉他

   “鱼干铺”是这张专辑名字,铺子里藏着的是男孩的一整个童年。那时候,放学回家晚了会被呵斥,那时候天气一热就开始期待邻居家的栀子花开,那时候成群结队地在弄子里疯跑捉萤火虫,那时候日子慢的不像样子。


·青春总是孤独的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封面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词:唐映枫曲:刘昊霖

饮醉不止马匹 / 还有肃杀黄昏 / 结伴成行的欢愉 / 我呆坐于肥胖里 /

从未情欲而得体 / 攀缘不得而已 / 破碎的人将心底暮色托起 /

晨早不止风息 / 还有枪和肚皮 / 趔趄上岸的青年 / 因为言语而秩序 / 一如孤独所有赋予

青春期的男孩是敏感而愤怒的。永久性的解决方案,他从来不感兴趣。他继续东修西补,永远不让这艘船停下来。歌名的来自于保罗·奥斯特的同名小说,男孩啊,不要顾着心碎,那些长大之后真正痛苦的事,还没有来临。



【男人陈鸿宇】

·前行途中,理想三旬


《途中》封面

《途中》

词:唐映枫曲:陈鸿宇

沿途避走齐脖的深草和滚落衰亡的陡坡 / 给蹭过车的老司机递烟解乏

不惦记竹筒盛雨露的事儿 / 你要爱荒野上的风声 / 胜过爱贫穷和思考

暮冬时烤雪/  迟夏写长信 / 早春不过一棵树

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人们总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却总还在原地踏步。前路漫漫,苦旅抑或迷香也好,欢喜抑或坠亡也罢,都是要去的地方。别惧怕齐脖的深草,拾掇起你的行囊,就算是奔跑在孤傲的路上,也要在那途中且行且歌。


·多少回望,一如年少模样


《一如年少模样》封面

《一如年少模样》

词:唐映枫曲:陈鸿宇

昨日担当昨日敢想昨日转眼就跌撞 / 夏时梦长 秋是昼短 清冽途上 不远望 /

薄情于痴 贪小于妄 市井冷眼 没浅尝 / 难予疏淡 难在得失 难是求而不得 /

后来奔忙 后来失望 后来他乡 即故乡 / 困饱两餐 诗写云上 早春一去 又如常 /

故事易写 年岁难唱 最是此刻 不枉

一个人回首过往的碎语,不羁亦自责。一个完全被社会浸染的人,再也不会歌颂自己逝去的青春。变成了这般淡薄模样,清泠由木性,恬淡随人心,男孩终于长成一个略经沧桑的大人了。




一个男孩要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作男子汉?

唐映枫和这两个唱民谣的大男孩,一起搭建出这条艰涩之路。他们专注,浓郁,沉静,又暗含激情,甚至让人忘记他们的出身、背景、所处的年代,所有音乐以外的因素都不能打扰,他们不试图面向时代叙事,不试图面向喧嚣发声,只是专注于内心——这条男孩成长的艰深之路,他们的歌,依然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