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你几岁

柳传疯疾步前行,右手食指勾拉着一小包东西,报纸包的严严实实,看样子应该包了好几层。这是他从老家回来时一位朋友托付他带回来给一位长辈的。

柳传疯本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这等小事乐意之极。

这不,今天不是带着朋友托付的东西来了?虽然这东西在他那儿呆了十几天。

这不是最近太忙了嘛。

来的时候随手把自己的珍藏的一瓶酒偷偷的顺了出来,并和女人说了是自己要去熊老那里商量个事,下午可能不会来吃饭,不要等他了。

如果不是腿脚没有了年轻时的便利、轻盈,他倒像极了孩提是长辈给个零花钱蹦蹦跳跳去买糖的样子。

来到门口,声音已经入屋。

“熊老,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前走了十几步依然没有听到回应。

“不应该啊,这可不是我认识的熊老,难道不在家”,柳传疯嘀嘀咕咕着。

“我这可是有私藏女儿红,香飘十里,还有你侄子让我带来的上等腊肉”。

柳传疯兴匆匆的踏入客厅。

只见熊老孙子在那儿温习,旁边却多出了一位女子。

抬起头,向柳传疯微微一笑:

“不知可有我一份”。

半天回过神来的柳传疯急急道:

“有,有”

“不知姑娘......”

“青子,熊文的教师”

...

孩子妈,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记得阿,那时候你穿着长衫,呆若木鸡。

啊!

穿着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衣袖口缘了一点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