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冰叔-离别的温度

冰叔.jpg

2017年2月16日,清晨的帝都暗淡无光,雾霾不尽,放眼皆灰。心情如是,麻木地开始一天例行的锻炼、洗漱,手机却一阵叮咚乱响,还不到7点,谁呢?

要好的文友一连几条简信,满是仓惶难过。平时不到群里闲聊,也关了新消息提醒的我,才知道冰叔要离开了。

多少有些突然。

安慰朋友的同时,自己也是一阵怅然失措。按理说,现在早过了患得患失的年纪,离苦别愁经历太多,凭什么虚拟世界里连一面之缘都谈不上的关系,让人如此动心?

群里昨日的留言甚众,很多人不解,很多人扬言也要离开,冰叔一概好言相劝。我的询问不一会儿也给了回复,“加油,骨头兄”。

他就是这样一个惜字如金的人,除了自己的文章和诗。

他的文章应该分两个系列,一个含香乡系列,一个是奇怪故事系列。并没有全部拜读过,但个个精彩,尤其是最近几篇,没有一部不拷问内心催人深省的。凭心而论冰叔算简书主编中文笔较好的一位。

他的诗特点也很明显,就是自恋加虐恋,前一个是发表创作所呈现出来自我感觉特好的厚颜,后一个是诗里描写的内容完全抛弃了矜持自重的底线。但就是那么酣畅淋漓,次次得到一票冰粉的拥趸。

他还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再熟,写的作业不行,一样不收。

曾经写过不少文章,脑洞稍小些,思维正常一点,就有被拒的风险。有几次不服,去简信里申辩,似泥牛入海如飞蛾扑火,不是杳无音讯就是被一针见血批得体无完肤。和文友交流也屡有抱怨,说他不近人情,刻板冷漠。

或许好的、负责任的主编就是这个样子吧,人情只在私交,专题却是工作,马虎是对得起自己还是对得起其他勤勤恳恳的朋友呢?

他一定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只是表面傲娇罢了。或许那些看起来冰冷的盔甲,只为保护其柔软的内心。

被找出错字的沮丧,发现我小说骨头的得意,回忆旧时文章的失落,情诗里处处毕现的深情。他的公众号引用了也白妹妹的一句话,“那个叫冰冷的男孩子,才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人。”

他错不了,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

奇思十二宫,奇思撕文,奇思围观,征文征稿百晓生......组织越来越大,名目越来越多,活动层出不穷,番号记都记不住了。每周作业从一个题目,发展成好几个,后来还分了组。每天不干别的,就琢磨着写哪个好,几次坐过站下错车。

好容易轮到云云邀我出题,费尽思量想了三个点子,结果碰上春节假期,好像大概可能差不多应该是最后只有我自己各写了一篇,交作业还让冰叔嫌弃打扰他休息,所以才一狠心给他变性被篡权的。

我笔下也写过冰叔,提到他的不少,专门描写的只有一处《奇思庙会的阴谋》。抱歉把冰叔写成一个晒太阳的胖女人,不过谁又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群里冰叔还是很活跃的,但以发图发表情为主,尤其喜欢发一个肥肉乱颤迎面扑来的汉子,可惜没有声效,否则定是地动山摇轰隆隆作响。

其实最感谢冰叔的还是打赏。

谁不爱钱呢,尤其是对你成绩认可的报酬。开始是一块,两块,然后是红牛,现在一次能收到10块了,不知道别人什么价位,在简书笔耕几个月,有主编这样的对待,很感动了。其他专题的编辑们,也向人家冰叔多学学,你们那一颗茶叶蛋的钱好意思掰着指头给吗?

我只给过冰叔一次打赏,最新发表的文章《18岁少女出轨》(好像是这个名字),可惜已经看不到了,痴情总是伤心,写得催人泪下。

本来指着每周写个三五篇作业,从冰叔这里挣个20-30的,每月烟钱就有了着落,也算是支撑自己爱好的念想。结果财神爷说不干就不干了,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后面接班的人手笔大不大,还好不好我们这口文笔骚风。

以上很多开玩笑的,这样的日子里,不想写一些伤心难过的文字,因为冰叔还在,他的公众号还能看到过去的文章。

只想用这些话纪念一段我们彼此交流关注的时光,大家因为有你才很开心,奇思因为有你才妙想连篇。

或许是一个人审稿太累,需要休息。

或许,再见不用等太长时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