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零九章)火中劫

字数 3246阅读 26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我在院子里跪了一夜,那扇门始终未再开。

夜半的时候林三走了,天亮的时候他又回来。

“你这又是何苦…”他叹息道,“走罢,是时候去法场了。”

我又深深望了一眼那毫无动静的屋子,终于灰了心。

因为血液不畅,整双膝盖皆青紫了,我顺着林三的臂膀极慢极慢的站起来,依着他的搀扶,跌跌撞撞走出了衡阳观。

上了马车,林三递过来一个藤条食盒。

“跪了一晚上了,吃点东西垫垫罢。”

我木木的看了那食盒子一眼,摇了摇头,现下哪里还有这个心思…

“还是吃点罢,”他转过头来,若有意味的道,“否则你哪有力气做接下来的事。”

我愣了一下,抬头望见他眼瞳里的深沉,恍然回神,慌张的将食盒打开,麻木的将里面的馒头塞入口中。

食之无味,如同嚼蜡,但落入肚里,回味却是无尽的苦涩。

天空一片萧索,法场却异常的熙攘,大概知道今日处死的人是净玄,围观的人群将法场挤了个水泄不通。

我们被挡到了后面,只能勉强看到法场的台子。我的心仿佛吊在火上烘烤,又烫又疼,一边迫切的想见到净玄,一边又对他能否逃出生天而惴惴不安。

他是一个言而有信之人,他答应我的事总是做到了…这一次一定也一样,他说过会给我答案…他绝不会骗我…

日渐升头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开始三三两两谈论起此事来。

“净玄大师不是得道高僧吗,为何还会做这杀人犯法的事?”

“可不是,这年头世道不太平,居然连僧人也会杀生了,这天下还有清静的地方吗?”

“你们说这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净玄大师平日为我们讲经解惑,消灾解难,看不出来会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啊。”

“啧,你能看出个啥来,我瞅你这双眼睛呀,就只能看看面摊李拐子家的二姑娘!”

一阵嬉笑,轻叱。

“哎哎,你们还记得济世堂里那个妖娆的女主人吗,据闻净玄大师与她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济世堂啊,便是净玄大师为她而开的呢!”

“哟,这什么和尚啊,还大师呢!我呸,六根不净,还和妖精纠缠不清…真给我们江宁城丢人!”

“就是就是,我说今儿个怎么堆了那么多木柴在刑台上,原来是此僧与妖人有染,想来只有火刑才能燃了他的肉身,化了他的骨髓,让这样的妖僧在世间湮灭!”

各种各样诋毁净玄的污言秽语源源不断传入我的耳朵,我冷冷环顾着这些眉飞色舞的人,连带身体也一点点冰凉下来。

净玄啊净玄,你听到了吗,这便是你一心想要守护的世人,这便是他们最为真实的丑恶嘴脸…原来你和我也是一样的,人们宁愿相信他人的流言蜚语,也不愿相信我们曾给过他们的恩惠…呵…

我决心不再听那些人的胡言乱语,目光定定的落在了刑台之上。

若他到了最后一刻…还是没有逃脱,那我便不会犹豫…

手中的伞剑越握越紧…

“小姐,”林三在我耳后沉声道,“他来了。”

我猛地将目光移过去,果然在法场边缘看到他白色的身影。人群中原本高亢的谈论声忽然低了许多,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与恶毒的窃窃私语纷纷落到他身上,但他丝毫不为所动,除却那褴褛的衣衫,他仍旧有一份超尘脱俗的仙人气质。

他一步一步走上了刑台,在木柴的中央立稳,双手合十打起坐来。

我垫着脚,昂着头,多希望他能发现我的所在,能看我一眼。然而终究是徒劳,他的眼光淡淡扫过人群,没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仿佛他已不在乎这俗世,也不再在乎生老病死。

看着他那平静如许的神情,我蓦地有些害怕。

“小姐,”林三又在我耳边喊道,只是这次他的声音更加低沉,“我刚听人说,衡阳道观的那位道长,今晨已然仙逝了。”

我愣了一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心头,秋无矶居然真的死了…也许昨夜我跪在院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无知无觉的死在了房里,所以那门,也永远成了一扇打不开的门…

我忽然想起净玄在牢里说过的一句话——“人终究会死,何必执念于早晚。”那个时候我不懂他的沉默与犹豫,也不懂他这句话里的真意。而今却是懂了。

原来他固执的说自己犯下杀孽,是因为他早已料到秋无矶苟延残喘,生机渺茫。他说过的话,每一句都不是妄言,不是空穴来风,只怪我悟性太低,所以总参不透而已。

我仔细观察了看守士兵的分布,正盘算着怎么把净玄劫走,于是头也不回的朝林三道:“过会儿这里恐怕是要大乱,你记得先走,不要受我的连累。”

看不到林三的表情,只听见他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

监督的官员已经坐定,我心里越来越焦急,并且隐隐约约明白了,净玄说要给我的答案,大概只是一个让我举棋不定的幌子,然后他才好安然赴死。

我绝不会让他如这个意。

这样下定了决心,我正要轻功跳出人群,忽然一阵晕厥,我止不住的向后仰倒。

林三伸手接住了我,关切的道:“没事罢?”

“没事,”我摇摇头,用力站了起来,勉强朝他笑了一下,“大约是昨天跪多了,腿有点使不上力气。”

他望着我,眸光微沉,没有说话。

我又望了一眼刑台,只见已有官兵点上了火把,正一步步朝净玄走去。我知道再耽搁不得,又继续运功起跳,但这一回的反应来得更快,我的双腿只在一瞬间就虚软了,身上更是一点劲都没有,我险些瘫倒在地。

“我这是怎么了…”我晃了晃脑袋,感觉眼前亦慢慢变得混沌起来,手中紧握的伞剑也松了,掉在地上发出钝钝的声音。

林三沉默着,走上前将伞剑捡起,再慢慢递给我。很奇怪,他望见我这幅几欲昏厥的模样,竟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惊讶。

我看着他眸中黑色的瞳孔,那神情既落寞又沉稳。仿佛千石落水,亦不能激起他半点波澜。

我眼前越来越模糊,心中却是一点点清明起来,我颤着手,不敢置信的指着他问:“你…你是不是…”

没等我说完,前方发出一个洪亮的嗓音:“午时已到,行刑!”

我心里有一个声音猛然炸开了,我看着林三质问:“你是不是,在早上给我的食物里下了药?”

他犹豫了一刻,点了点头。他并不否认,甚至连目光都不曾心虚躲避。

“为什么…为什么!”我嘶吼着,颤抖着将伞剑抵到了他的胸前,“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背叛我!”

他看都未看那剑一眼,只目光悲痛的望着我:“是大师昨夜托人吩咐我的,”他叹息道,“大师早就料到你会去救他,但他不想你做傻事。”

我愣了一下,感觉到眼眶周围的冰冷,苦笑:“傻事?这不叫傻事,天下间最傻的事,就是看到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一次又一次。”我抬眼凄然的看着他:“你是一个凡人,你永远不会懂。”

“.……”

一阵赤焰直冲云霄,将半边天都映得火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此起彼伏的声音里,有人在哀叹,有人在哭泣,也有人在大笑。

我咬咬牙,强撑着力量推开面前一个又一个阻碍,一边流着泪,一边不停的祈祷。

有人发出了赞叹:“净玄大师不愧为高僧,定力当真非同凡响,在熊熊烈焰中尚能打坐,屹立如山。”

听了这句话,我发了疯一般往前面闯,撞到了许许多多人,最后被几个不耐的大汉一把推倒在地。

“疯婆娘,挤什么挤!你想看,俺们更想看!”那壮年男子骂骂咧咧的道。

“青小姐,青小姐,”林三终于穿过了人群来到我身边,急忙伸手来拉我,语重心长的道,“莫做徒劳之举了,事情已成定局。”

我一把打开他的手,恶狠狠的道:“滚!”

“哟呵,小相公,你家这位小娘子脾气可真够大的,”旁边有好事者调笑道,“不过这模样倒也水灵,值当这么火的脾气。”

林三顾不上与其他人多做解释,只仍伸手来扶我。

“我叫你滚!”我声嘶力竭的朝他喊道,“林三,我不用你来假惺惺!你记住,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他愣了一下,继而静静的望着我,那神情里没有怪罪,只有担忧。

“哎,我说小相公,你这小娘子长得…长得…”那声音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与周围的人交流了一个眼神,“长得与济世堂那位女妖精,可有几分相似啊。”

“是呀是呀,”旁边的声音符合着,“我望着也有点眼熟呢,先前不敢提,你这一说,便越看越像了…”

人群中发出一阵不小的喧哗,人人对我品头论足起来,过了一刻,不知从哪儿喊了一声:“妖怪啊!妖怪显形了!”

“妖怪要吃人啦,快跑啊!”

继而以我为中心范围的人群四散逃跑,皆尖叫哀嚎起来。

在这尖叫哀嚎声中,我听见一个平凡的声音:“舍利子!这下可发财了…”

这个声音让我心口徒然开始剧痛,我拖着恍惚的身体站了起来,朝着那堆还未燃尽的灰烬跌跌撞撞而去…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在七夕这样的日子里给大家看这么虐的文我真是于心有愧…但是我知道你们会原谅我哒!(并不)  最后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有情人的,我来给你抱好了(///ω///)(凑表脸走开)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法场一片混乱,围观的人们四散奔逃,官差拔了佩刀怒斥,想要维持秩序,却镇定不了纷乱的人心。 刑台上的火势越烧越...
  • 如果一个人能为一个单纯的梦想努力很多年,而这个梦想一年只有一次去实现的机会,并且这个机会也同样会因为很多不可抗力而...
  • 思想言志用语言来表达,多才也要有德,举千钧若扛一羽,胸怀天下事。言谈举止适度,喝茶饮酒,心是静的。几壶茶饮幽居一隅...
  • 生活之路 生活太变幻莫测了。 但这种事也得两说。无数先人已经亲身经历并总结过,从小过按部就班的生活,按照绝大部分人...
  • 原来离开了才知道最想的是你,最挂念的是你。想去哪里哪里去了没有你的陪伴才知道,原来少了你什么心思都没有,你是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