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宝厨房之油焖大虾

前几天我跟一众好友说要做台湾三杯鸡,就是港丽餐厅和一茶一坐都有卖的那种甜丝丝的鸡肉,当天有人在微信上迫不及待地要我做出来。不过,要知道,做三杯鸡少不了罗勒,有的地方叫它九层塔。新鲜的罗勒最好,味道浓还有清香,西餐厅用的那种干货调料,我总觉得差点儿劲,所以等我搞到罗勒叶子再说,实在没有就自己种了。今天咱们也不吃纯素,做个油焖大虾。

我总是抱着伟大的不落俗套的理想实践着每一道美味,用心做菜就不会让看客和自己失望。主角登场啦!

图片发自简书App

首先,说说主角白虾。在超市里最常见的是厄瓜多尔白虾,有大有小,一般都是50块左右一斤。阿根廷红虾肉多,一般为盒装,价格不太亲民,胜在个头大,肌肉发达,有手掌那么长,气派,请客做礼物都不错。虾的做法很多,可煮,可煎,可用蒜末和辣椒腌制后用锡纸包裹入烤箱烤。最经典的,莫过于油焖大虾。青虾比较经济实惠,但除非运气好,否则买不到个大的。

今天我很幸运,买来的虾还算大。看看比我手长,因为我手小哈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在某个电视节目中看人家在国外吃那么大那么大的龙虾,在北京没见过。于是,立志从北京出发,途经北戴河到达南戴河,目的是吃基围虾、皮皮虾、螃蟹、蛏子。那小虾米在不断供应氧气的水里时不时地抖着须子活蹦乱跳,有着不跳到螃蟹家里心不死的气魄。仔细瞧瞧,那样子小得可怜,真不是一般的可怜,我都不忍心把你买回去。不能白来一趟,索性敞开了吃。旅店的老板娘负责蒸煮煎炸,我呢给一些“制作费”,皆大欢喜。

晚上,风很大,坐在旅馆院子里仔细认真地——确切地说是仔细认真到一丝不苟地剥皮皮虾。吃过的人知道那种在饥饿状态下欲罢不能的痛苦吗?首先,你想吃,但皮皮虾全副武装,即便它近在眼前动弹不得你却无从下手拿它没办法,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软弱无力,感觉被整个世界抛弃和孤立;其次,你得思考如何取其整肉而不伤其“骨”,因为剥皮皮虾有大学问。最后,蚊子越来越多,无奈之下我点了两盘蚊香,别人看云卷云舒,我看烟雾缭绕,看群蚊乱舞。所以说:吃皮皮虾,能把人急死!

今天让我们抛弃调皮的皮皮虾,做厄瓜多尔白虾,买了近600克,样子不错。

第一步,把虾须剪掉,切开虾背,挑虾线。洗干净后放在盆里,倒点儿料酒去腥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步,准备八角两颗,花椒十几粒,葱姜蒜辣椒适量。调料为生抽、料酒、蒸鱼豉油,盐适量。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步,往锅里倒油,是平时炒菜的两倍吧,不然怎么叫油焖大虾呢?油热后把葱姜蒜等全部放入,翻炒几分钟,要的就是这个味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步,炒得姜有点儿发干了就把虾放入。要不断翻炒,因为虾油炒出后容易煳锅。

图片发自简书App

炒到虾两面金黄,盛出来吧!就是这样的。注意,虾背要切开,很入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我实践很多种做法总结出的方法,我认为味道很不错的。有朋友问我水煮虾如何调蘸料,以后有机会再介绍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