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或许一直默默支撑着今日世界

1776年2月,爱德华·吉本撰写的《罗马帝国衰亡史》的第一卷出版。这本巨著一经出版,即为吉本带来了巨大的声誉。不过直到1788年,《罗马帝国衰亡史》才完成了最后一卷的出版。吉本个人生涯中的大半时间都沉浸在有关罗马帝国的历史中。即便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说,要讲述公元前800年到公元1453年这一段两千余年的罗马帝国的故事仍然是一项浩大的伟业。尽管后世仍然对吉本讲述的罗马帝国历史中的史实错误和阐释争议不断,不过吉本的煌煌巨著在其水准上,恰如这本著作的现代标准本的编订者J.B.伯里所言,“在重要的问题上面,他仍是我们超越时代的导师”。请注意这句话评价中所提示的“在重要的问题上”。在250年后的今天,我们阅读《罗马帝国衰亡史》还会再次相逢这些“重要的问题”。

如果我们现在还误以为生活在1776年的爱德华·吉本是还有着中世纪遗存痕迹的人的话,那可能会有相当的误判。如果我们采用更为广阔的视野去观看1776年,就不会浅薄的认为这个年份所代表的“古老”。在《罗马帝国衰亡史》第一卷出版的1776年,同年亚当·斯密发表了《国富论》,北美原英属殖民地则签订了《独立宣言》,大陆会议将北美各州的邦联正式命名为美利坚合众国。而《自由大宪章》在彼时则已经颁行了将近六百年了。如果将这些事件摆在一起,我们便能更为直观地感受吉本撰写《罗马帝国衰亡史》时的书写语境了。这种语境,在进入阅读时便会扑面而来。尤其是爱德华·吉本在面对宗教和野蛮主义的态度更能说明这一点。

阅读《罗马帝国衰亡史》不仅仅是了解一段历史,更为重要的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罗马帝国的确在1453年湮灭了。但现代欧洲却是罗马帝国衰亡之后的遗产,不了解罗马帝国的历史,就无法理解现代意义上的欧洲世界。而当吉本回望罗马帝国时,正值欧洲启蒙运动时期,当各个主权国家通过条约来约束和形成诸国联盟时,现代政治版图与政治秩序已经初具雏形了。而在追寻现代政治智慧传统的过程中,罗马帝国衰亡的历史无疑给与了欧洲绝佳的参考。一段有关衰亡与衰败的历史滋养了另一端新兴的历史。而吉本在总结罗马帝国衰亡历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宗教和野蛮主义这两大因素,也一同进入新兴的历史进程中,它们或许一直躲在现代性大幕的背面,默默支撑着今天的世界。

也许只有读过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的人才会逐步体会在欧洲的现代性中流淌着怎样的历史痕迹。在面对逼仄而来的世界时,与其被动的接受世界拼图,还不如主动了解世界到底由哪些拼图组成。那么罗马帝国可以说是世界拼图中相当重要的一块。目前流行的中文版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当属席代岳的译著,如果再细心一点我们就会发现,有关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历史译著中,席代岳倾其全力。《希腊罗马名人传》和《凯撒战记》他都有染指。在席代岳的中文译著中,除了可以领略到古希腊和古罗马之外,还可以领略到来自上一代人所使用的中文。类似”罗掘俱穷、暴虎冯河、湔雪前耻、被发左衽、无出其右...."等等中文成语都带着厚积的时间。我不能说席代岳先生的译本是最佳的,但至少席代岳的译本同样是用心的。这一段艰难翻译的过程被席代岳总结为一副对联:“摆脱三朋四友,蛮荒世界,难免见鬼;弃绝七情六欲,孤独岁月,总算成佛。”

《罗马帝国衰亡史》所呈现出来的历史感重在“衰亡”二字上。它与中文历史叙述所秉持的观念完全不同。中文历史叙述中常见的“天纵聪明,英明神武”诸如此类的出场在《罗马帝国衰亡史》是看不到的。况且,吉本在讲述罗马帝国与罗马帝王时,不会贸然使用那些华丽无比的词语作为修饰,倒是类似“恶棍”、“暴君”这样的词语常常如影随形般出现在罗马帝王的头顶。从七个建立在小山头上的城邦逐步发展成为横跨欧洲、亚洲、非洲的罗马帝国,它的胜利不仅仅依赖纪律严明、工程技术极高的罗马军团,更依赖于罗马帝国在古希腊文明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制度。看似松散和广袤的罗马帝国,在很长的时间里,“罗马”是维系这个庞大帝国最重要的政治智识。

我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所看到的,是一个帝国逐步走向衰亡的历史,这个衰亡的发生并非一日而蹴。在被罗马帝国文明覆盖的蛮荒之地,恰恰是罗马帝国衰亡之后填补历史叙述的主角。如果从更为广阔的历史角度来看,人类的文明从诞生开始时就无比柔弱,而野蛮和蛮荒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展示了它强大的毁灭力量。文明本身的多元化造就了文明,但文明却不能用野蛮来消除野蛮。这种政治悖论直到今天依然在世界发生着。罗马帝国虽然消失了,但是它的故事却仍然在循环往复上演着。

我们认识和讨论有关罗马帝国两千余年的历史,是出自于了解世界拼图的组成。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世界,大部分都留有罗马帝国的痕迹。不论是现代的欧洲,还是大洋彼岸的美洲,罗马帝国还以更为细小的状态和方式存在着。我们每一次翻开《罗马帝国衰亡史》时,都是重新打开地理、哲学、政治、宗教、科学、军事等诸多学科的实际记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