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与不爱,不将就(14)

96
美呆
2016.01.11 11:16* 字数 8451

周六一大早,林苑中就拿出了一套老古董西装穿上,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像是第一次当公公一样兴奋。

林森慢悠悠地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他父亲那样子,不禁觉得好笑。“爸,您这是干嘛呢?穿得跟人家首相访华似的。”

林苑中依旧对着镜子整理行头:“你懂什么,今个儿是你的大日子,我能不穿得隆重一点嘛!”

林森笑道:“爸,就是一个订婚典礼,朋友间聚聚,没这么大不了的。”

林苑中见儿子一脸没当回事的表情,面露不悦:“订婚就是大事。我告诉你啊,你对我这么说没关系,一会儿夏玲来了,你可得热情点,不然人家姑娘家肯定不高兴。”

“好,我热情。”林森伸了个懒腰,“我一定热情。”

林苑中把林森推进了房间:“赶紧进屋换衣服,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

林森无奈地走进卧室,他拿出那套夏玲给他买的西装,坐在床边,脑中嗡嗡作响,眼前不停地浮现出当年迎娶韩杨的场景,兴奋,激动,甚至有些紧张。可如今,他脑里总是懵懵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仿佛一睁眼就会清醒,清醒后身边依旧是韩杨清脆的笑声。

“好了没有?”林苑中时不时地敲门催促。

“就好了。”林森回归现实,慢慢地穿上西服。他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领结,走出了屋子。

林苑中看见西装笔挺的儿子,一脸的欢喜:“像你老爹我,帅!”

林森笑笑,把手中的领结亮给父亲瞧。

“这是什么?”林苑中问道,“这么小的领结。”

“这是上次逛街路过宠物用品商店,夏玲特地买给豆豆的,图个气氛嘛。”

林苑中时刻不忘表扬夏玲:“你看人家多有心,不光对我们俩好,连对豆豆也很上心,上次才给它买了一个新狗窝呢。”

林森走近豆豆的屋子,蹲下身子叫它出来,可豆豆却窝在里面,嘟囔了几声,就是不愿意出来。林森伸手把它抓出来,勉强给他套上了领结。豆豆还是一脸蔫了的样子,由着林森摆布,林森把豆豆放回去,可无意中发现豆豆的屋里有根手链。

林森把链子拿了出来,仔细一看,这不是他送给韩杨的一周年结婚礼物吗,不觉自言自语:“链子怎么会在豆豆这?”

林苑中想起了前几日韩杨来找林森的事情,立刻找借口解释:“兴许是之前就拉下的吧,不就一根链子嘛!”

林森回忆,他出车祸的那晚,韩杨手上明明还带着这条手链的,他心想不对,立即转身质问父亲:“韩杨是不是来过?”

“没有。”林苑中想都没想张口就答。

“爸,您跟我说实话!韩杨到底是不是来过?”

林苑中思前想后:“你管她有没有来过呢!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不值得你为她这样。”

“我就是问你韩杨是不是来找过我?”林森提高了嗓门。

林苑中又气又急:“是,她来过。但是来了也没用,我已经告诉她了,你和夏玲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林森急了:“爸,您怎么能这么说呢!”

“我怎么就不能这么说?你和夏玲才是一对,现在都要订婚了。我不把她一顿骂走,还任由着她继续折腾我的儿子啊!”

林森拿着手链就要出门,林苑中一把拉住了他:“你别忘了你爸我的病。你敢走,你就是要气死我。”

“爸,您就别骗我了!”

林苑中傻眼。

“我早就知道您这是装的。我不拆穿您因为您是我爸,孝顺您我是应该的。可韩杨曾经是我妻子,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是理所当然的。”

林苑中还不肯承认:“谁说我是装的。我真……真……得了病了。”

林森走进林苑中的房里,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体检报告:“上次我给您收拾屋子,无意中就看到了这份报告。我看了之后,说实话高兴多于生气。您身子没事就是最重要的。爸,我真的不介意您对我使唤来使唤去,我也不介意你编理由找借口让我赶紧成家立室。我知道您关心我也担心我,所以我也顺了您的意思,我和夏玲发展,和她在一起,甚至订婚。但是我也不能不明不白地就让人家韩杨受委屈。”

“她能有什么委屈,就算我骗她,那她勾搭男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总没错吧?”林苑中不依不饶。

“但她既然能来找我,一定是有事和我说。我有知道的权力。”说着林森开门准备走找韩杨,正巧撞见夏玲上楼来。

林森看了她一眼:“我有点事出去一会,很快就回来。”

夏玲一脸迷茫地看着林苑中,林苑中抬手示意夏玲赶紧去追。夏玲虽然不清楚状况,但也觉得有事发生,直追下楼,开车跟着林森。

林森一路开车一路给韩杨打电话,可是她始终没有接。

此时的韩杨,正被许诺强迫着穿上她拿来的那套白色晚礼服,原本韩杨执意不肯,可谁知张鹏早就被许诺忽悠着穿了一套黑色燕尾服,这让韩杨觉得如果不配合他好像不太好。

“你就穿吧,反正也不让你花钱。”在张鹏的劝说下,韩杨终于答应了。许诺拿起礼服拽着韩杨就进了房间。

“我自己来吧,你挺着个大肚子,也不方便。”韩杨看许诺这大腹便便的样子不忍心她在一旁“伺候”自己穿衣。

许诺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事,我可是过来人。你有的是临床经验,我的可是实际生活经验。怀孕这事儿我还能比你少了解?放心吧。再说了,你这个大医生进手术室多,可去舞会可是我们干销售的专长啊。”说着,许诺麻利地帮着韩杨套上了衣服,刚想弯腰帮她拉拉链,就觉得肚子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哎呦……”许诺大声呼痛。韩杨赶忙转过身,只见许诺捧着肚子坐在了地上,满头的冷汗。

张鹏听见了叫声也赶来敲门:“韩杨,许诺,你们怎么了?”

韩杨手忙脚乱,脱下没来得及穿好的礼服,换上原来的衣服,给许诺检查。

张鹏使劲,见里面没有应答,他便急得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

韩杨检查以后说:“快生了。”

“啊?”许诺和张鹏异口同声地表示惊讶。

“不会吧,才七个月啊。”张鹏问道。

这时,许诺觉得下体一阵湿凉,她赶紧抓住韩杨的手说:“韩杨,不对,我感觉很不对。”

韩杨往下一看,许诺白色的长裙隐隐地现出了血红色,韩杨赶紧对张鹏喊道:“赶紧的!愣着干嘛!叫救护车!”

救护车很快赶到,许诺撕心裂肺地喊声把周围的邻居都惊了出来。在大家的簇拥和议论之下,许诺被抬上了救护车,韩杨已经电话联系了紧急手术室准备随时为许诺接生。

许诺痛苦地问韩杨:“这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啊?”

韩杨安慰她:“瞎想什么呢?留着点力气待会儿生孩子用。”

许诺想了想,伸手往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丢给了张鹏:“你帮我打给……打给史航……”话还没说完,许诺又是一阵痛苦的惨叫,直接晕了过去。

林森和夏玲先后赶到了韩杨和许诺的家,可无论怎么敲门都没有回应。邻居听见了敲门声探出脑袋问:“先生,您是要找住这屋的那个姑娘吗?”

“对,大妈,您见到过她们吗?”

“哎呦,您赶紧去医院吧,一大早那姑娘就被救护车接走了,满身的血啊,看着怪吓人的。”

林森被大妈的话吓了一跳:“满身的血?怎么会满身的血?”

“我哪知道啊,就看见那姑娘被担架抬下去,那白裙子上都是血。估计是流产了吧。”

林森没有多问,转身就跑下楼。

夏玲在后面追着问:“林森,你去哪儿啊?”

“我找韩杨,她一定出了事,你回家去等我。”

“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夏玲冷静地问。

林森停下了脚步,他这横冲乱撞的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韩杨。想了想,他拿出了手机找张鹏。谁知张鹏正在为许诺的事情手忙脚乱,根本不接电话。

林森猛地一拍脑门,“韩杨在家童工作,一定是去了那里。”他二话没说就启动了车,夏玲根本没来记得说句话,只能跟了去。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许诺被诊断为早产,必须马上剖腹把孩子取出来,不然大人小孩都有危险。

韩杨迅速准备好,推着许诺进了手术室。

许诺一时清醒,一时又疼晕过去,在她半昏半醒的时候,她捉着韩杨的手恳求道:“不管怎么样,保孩子,一定要保孩子。”

韩杨一阵心酸:“你放心,都会没事的,张鹏已经通知了史航,他会尽快赶回来的。”

两人进入手术室没多久,林森和夏玲也赶来了。林森一眼就看到坐在手术室门外等待的张鹏。他火急火燎地冲上去问道:“怎么样?人怎么样了?”

“你怎么来了?”张鹏没想到林森会赶来。

“我问你呢?人怎么样了?”

林森问得没头没脑地,张鹏也只能回答:“不知道,正在里面动手术呢!”

林森一把揪住张鹏,把他逼到了墙角:“你是怎么照顾韩杨的,人好好的怎么会就进了手术室?”

张鹏这才知道林森搞错了,推开他:“你胡说什么,韩杨是在里面替许诺做手术。”

林森一下傻了眼,闹半天是一场乌龙。

张鹏没好气地看着他:“现在知道担心了,早干嘛去了?”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我和韩杨能搞成这样?”

“我说林森,你有没有脑子?你是不是男人?”张鹏的火气也上来了。

“我怎么了?你夺人所爱,破坏人婚姻,你就是男人了?这边跟我说要我和韩杨好好谈谈,那边就跟她……哼!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你还真是个男人!”

两个大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指责,几轮唇枪舌战之后,张鹏终于忍不住了,他一咬牙,一跺脚,决心将事实的真相都告诉他:“在你心里,韩杨就是这么个人?在你心里,她就是个水性烟花,背信弃义,玩弄爱情看轻婚姻的坏女人?”

林森被质问得说不出话来,张鹏却继续道:“我跟韩杨之间清清白白。倒是你,离了婚还不知道干了点什么不是男人干的事!”

林森刚想反击,但回味着张鹏这话,便觉得不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这意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你自己想。”

“不行,你得给我把话说明白了。”

张鹏哼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啊。你还要我说的有多明白!这韩杨肚子里的孩子姓林!”

“这……”林森不敢相信,“这怎么……怎么会……”

“好,我连最不该说的也跟你说了。韩杨当时跟你离婚的原因你知道吗?我也告诉你,那也全是因为你,你和你爸不停地逼她要孩子,可她去医院一查,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容易怀孕,所以为了让你将来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这才忍痛和你提出离婚。可你呢?不问清事情真相,就跟人订婚。我看韩杨是看错你这个男人了!”

“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林森懊恼是抓着头发。

“怎么和你说,让你在孩子和她之间选啊?然后带着遗憾和埋怨跟她过一辈子?你觉得韩杨是这样的人吗?是愿意过这种日子的人吗?”

林森这下算是完全弄明白了。原来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自己,是自己把韩杨逼得太紧,让她对没有孩子的婚姻越来越感到恐慌,对他们的将来越来越没了信心。韩杨从不曾背叛过自己,也不曾背叛过他们的爱情和婚姻,到头来,是自己蠢,自己笨,误会了自己的妻子,也差点耽误了另一个女人的一生。

夏玲躲在手术室外的转角处,林森和张鹏的对话她一字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当她得知韩杨所怀的孩子是林森的骨肉时,她便知道,一切的幸福都戛然而止了。

林森和张鹏静静地守在手术室的门外,焦急地等待。不知过了多久,韩杨总算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一出来便看见站在门外的林森。

张鹏担心许诺,上来问:“怎么样?”

林森也走了上来,韩杨故意无视他,对张鹏说:“还好有惊无险,大人孩子都没事。史航呢?”

张鹏说:“一个小时前给我发了短信,说正买机票赶回来呢。”

“好,待会儿许诺就出来了,我先去打点一下。”韩杨说完便走。

林森见韩杨对自己视若无睹,连忙追了上去:“我有话跟你说。”

韩杨不给他好脸色看:“有什么等你订完婚再说也不迟。”

“韩杨……我……”林森被她一句话给顶了回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时,夏玲突然从一旁走出来:“韩杨,你让林森把话说完吧。”

此时,许诺被人从手术室推了出来,韩杨转身走到许诺的身旁:“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事要忙。”说着便和张鹏一起陪着许诺去了病房。

林森碰了一鼻子灰,心情很是沮丧。

“林森,咱们的订婚,我已经取消了。”夏玲淡淡道。

林森抬头看着她:“夏玲……对不起……我……”

“你和张鹏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你并没有对不起我,你只是不爱我。你和韩杨的路还没走完,我不能硬生生地挡在路中央不让你们走下去。”

“不,夏玲,你别这么说。”林森很内疚,“你从没有挡在我们中间,是我没有尽到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辜负了你,也辜负了韩杨。”

夏玲坦然地一笑:“你是个好男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没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在我的身上。你心里永远会有韩杨。曾经我以为只要我爱你,我便可以包容你曾经爱过的另一个女人。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全心全意也是希望得到你百分百的回报。我爱的越深刻便索要得越贪婪。我也知道,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给我百分百的爱,所以我选择退出,成全你们的爱。”

“夏玲……”

“你听过一句话吗?如果想要知道一个人爱不爱你,那你就放他走,如果他爱你,他必会回头找你,如果他不回来,那我就不是他生活的必需品。所以,林森,我的放手你大可不必理解为割舍,这只是我的自私。”

林森看不见夏玲那一丝淡然微笑背后的伤痛,没有人能潇洒地对一个自己深爱过的人说,你走吧。即使他不爱你,即便他伤害你,即使你明明知道你们在走一条没有将来的路。但是夏玲却做到了,不是因为夏玲不够爱,只是因为林森给的爱远远不够。

在空荡的走廊里,林森望着夏玲远去的背影,像是在挥别对他对感情和婚姻的挣扎,这一刻,他发现,一场失败的婚姻不会是单方面的罪责。韩杨的刻意隐瞒其实是源于对他的不信任,而这种不信任的起源便是他自己。林森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不了解女人的男人,他可以狠狠地为爱付出,但是却不愿静静地去聆听爱人内心的声音。

许诺的麻药还没过,意识尚不清醒,韩杨和张鹏在病房内陪着她。

“林森为什么会来?”韩杨问张鹏。

“不知道。”

韩杨又问:“你和他说什么了吗?”

“说了。”

“什么都说了?”

张鹏没有出声,表示默认。

韩杨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要来。”

“你们应该聊一聊。”

“张鹏,你知道女人为什么要坚强独立自信吗?”韩杨突然这么问。

张鹏摇了摇头。

“因为当你在最困难的时候并且你爱的人没有站在你身边的时候,这些将成为你延续生命的全部力量。”

“什么意思?”

韩杨笑笑,“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林森并不在我的身边。而我靠着这些坚强地挺了过来,所以此时此刻,我不能确定我内心的想法,到底爱情和婚姻对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到底我原本坚持的价值观还有没有意义?”

“你的意思是,你不再相信婚姻?”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婚姻已经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的重心偏移了原定的轨迹,这种偏航起初会很痛苦,很难适应,但是最后我挺过来了……”

张鹏突然插话:“韩杨,你害怕了?”

“可以这么说吧,生命中有些痛苦是值得的,他可以让你成长,但是这些痛苦如果让你再重复经历一次,意义就远不如前了。”

张鹏听着韩杨的话,余光看见林森正在窗口张望:“你所谓的可能会遇上的痛苦正在门口朝你看呢。”

韩杨朝门口望去,目光正好同林森对上。

“好好谈一次比你这些嘴上的理论都重要。你的理性让你错失了生命里太多的精彩。造物主既然能造出男人和女人两种,必定是有他的道理。”

韩杨起身做出门,张鹏说的对,害怕并不代表可以不面对。

林森拿出手链递给韩杨:“我在豆豆那儿找到的。”韩杨找这条链子找了很久,现在才知道是那天抱豆豆的时候扯掉了。

“你愿意重新收回这条手链吗?”韩杨无动于衷,林森心里开始有些忐忑。

“林森……”

“什么都别说,张鹏都和我说了。所有的事情,你所受的委屈。韩杨,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除了这三个字根本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才能弥补你所承受的一切,但是如果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会很幸福的。”林森尽力地挽回。

“林森,整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责任。”

林森以为韩杨心软了:“不,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没错。”

“你先听我说完。”韩杨打断了他,“我们之间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误会,是对婚姻的理解产生了分歧。以前我总觉得一段婚姻里只要有我有你便已经足够,可是久而久之,我才发现,是人就一定不会满足,我们的婚姻里索求的越多,希望的越多,就让我们彼此更累。我选择离开,孩子的关系可能占有很大的因素,可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我已经不够自信,不能坚信仅仅凭着爱就能坚持住婚姻,这让我害怕,无助,所以我才选择了逃离。”

林森明白了韩杨的意思:“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不再对婚姻感到害怕?”

“林森,婚姻不是一个破碎的玩具,你修好了它依旧能带给你快乐。我们之间的那道隔阂我现在还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淡忘,我需要时间。”

林森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好,我给你时间,无论你需要多久,我都会等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知道,我,你,还有我们的孩子永远都会是一家人。”

“一家人”的定义对韩杨而言显得格外重要,但是她必须跨过内心的那道坎,才能真正更好地诠释“一家人”这三个字,在此之前,她不能再为了外界的一些因素而去伤害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订婚典礼的取消让林苑中对林森的行为很不理解,他在家里等着儿子回来跟自己解释发生的一切。

林森刚进门,林苑中便开始了连环轰炸。

“你给我好好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去找韩杨了。”林森直截了当地说。

“那夏玲怎么办?”

“我和夏玲之间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您就不用操心了。”

林苑中语气很差,“好,你不愿意和夏玲订婚,爸不逼你,但是你想要再和韩杨一起,我坚决不同意。我不会让这种不正经的女人再进我们林家的门。”

“爸!”林森大声道,“韩杨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呢!她和别人连孩子都有了,你还在这犯什么傻!”

“孩子是我的!”林森说。

“什么?”

“孩子是我的!”林森重复了一遍。

林苑中一百个不相信,“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你的?她说你就信啊,儿子,你有没有脑子?”

“好了,爸,我不想和您解释,但孩子真的是我的,随您信不信。我真的累了。我要休息。”林森无心同父亲纠缠。

“不行,今晚一定要把事情说清楚。”

林森实在没办法,只好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他:“爸,事情就是这样,如果您不信我也没办法。”

林苑中也觉得不可思议:“你是说,韩杨肚子里的孩子真是我孙子?”

“对。”

“这……”

“爸,您好好想想,自从韩杨进门以来,她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吗?一切都是我逼她逼得太紧了,所以她才要离开喘口气啊。”林森自责道,“总之,我是不会放弃韩杨的,也不会放弃我们的孩子。”

林苑中这下不再坚持了:“那你还在这儿愣着干嘛?还不把媳妇和我孙子给追回来啊?”

“我和韩杨之间的问题三言两语解决不了。总之,我会处理的。”

林森的话并没有让林苑中完全放心,他觉得林森的态度消极,不足以争取回韩杨的心,既然整件事情自己也有份搅和,他自然责无旁贷要出一份力。

林苑中主动打电话给韩杨约她见面。他上来便首先道歉:“韩杨,对不起。是我错怪了你。你看我这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了。”

“您别这么说,是我没把事情处理好。”林苑中的低声下气让韩杨更觉不好意思。

“事情我都听林森说了,约你出来呢,也是想求你,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就原谅林森这一回吧。”

“是林森叫您来的吗?”

林苑中叹息:“不,不是。他不让我来,但是我了解林森,他嘴笨,不会说话,但他的心真啊,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现在又有了孩子,怎么着也不能让孩子受委屈吧。”

韩杨没说话。

林苑中见韩杨不为所动,继续说:“我知道,你生气的是林森和夏玲之间的事。但是这个事真不怪林森,是我的问题。”说着林苑中将怎么逼迫林森成婚,怎么骗韩杨离开林森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我当时也是因为林森为了你茶饭不思,我怕他一辈子就这样了,所以才想了这个办法。如果你要怪,那就怪我吧。”

林苑中的坦白让韩杨的心也为之所动,但是她心里也清楚,她和林森之间的问题不仅仅是夏玲,而是他们婚姻本身出现的裂痕,她说:“谢谢您能把这些都告诉我,我真的不怪您。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我完全理解您的想法。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和林森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的。”

在史航赶回来的时候许诺已经早早地苏醒。经历了这些事情,史航明显成长了不少,他变得更像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不是那个需要许诺照顾的小弟弟。许诺很好地诠释了所有男人的成功都是因为身后有一个令他们成长的女人。

看到了许诺的幸福,韩杨打心底里为她高兴。因为史航公事很忙,没有待上几日就回了迪拜,许诺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让韩杨不免调侃:“怎么?这回舍不得了?”

“切。”许诺不承认。

“舍不得就开口,不然人家怎么能知道呢?”

“跟你学的啊,有话不说憋心里,怎么样?学得像吧?”许诺也不忘揶揄一下韩杨。

“我跟你能一样吗?”

许诺继续笑话她,“是不一样,最不一样的就是,我的孩子在外面,你的孩子在肚子里。”

“你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说话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我正经一点。我听张鹏说了,你和林森已经摊牌了?”

韩杨点了点头。

“那林森是什么态度?”

“还能有什么态度?”

许诺脑补了下,“哦,对。一定是死皮赖脸地求你原谅,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认错让你回家。那你什么态度?”

韩杨用沉默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哎,其实我也已经猜到了,以你的脾气,你也就这点本事。”许诺了解韩杨,看似强势,其实心里还是个脆弱的小女人,“心里有疙瘩这是难免的,但是你要明白,谁的婚姻不是磕磕绊绊,我和史航的问题比你严重得多了吧。”

“可是我心里过不去这道坎怎么办?”

“过不去也要过啊,迈过去了你就幸福了,不迈过去你就得困死在原地。”

韩杨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我现在的心思全在孩子身上,没时间想别的。”

“别拿孩子做借口,他是你的孩子,可也是林森的孩子。你之所以在乎他,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林森。他是你们感情的结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替代的。”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这不仅仅是给自己时间,也是给林森时间,我们需要沉淀一下彼此的生活。”

“好吧,韩杨,我有预感,你和林森还是会在一起的。”

韩杨笑了,她和所有的女人一样,都有一个一生都无法摆脱的男人。但是她应该庆幸,这个男人正好是她所爱的男人,也正好是爱她的男人。

爱与不爱,不将就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