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温度

秋日的骄阳白天暖暖的还有些热,开车望着这一路的金黄,心里被填得满满的。秋风带着一丝凉意从窗外吹进,把路两边的枫树带动着轻柔地摇摆起来,带进了一片片红红的枫叶,让心随着这叶一起沉浮在这深秋时节。

最近,我遇到了个机会买商用房,计算了购买款后,就差几万块钱,我毫不犹豫地付了定金。本想刷信用卡透支解决这几万元的,结果我忽然想起现在国家刚出新规定,不容许用信用卡消费付买房款。这下,只能借钱了。从来没有向人借过钱的我这次真的很无助,总不能就因为这几万元而放弃这次大好的机会吧?而且,不过是区区几万元。

我左思右想,不知向谁张口?老公、友人还是那几个屁股后面大献殷勤的“无头苍蝇”?怎样张口?这样一想,我转而又笑了。何不借此机会试它一试?测探一下这关键时刻的人情冷暖?

我决定先向那些在我面前献殷勤的说起话来牛气冲天,标榜起自己来如何事业兴旺、财源滚滚的款爷们张口。毕竟自己还从未向人借过钱,这怎么张口还是在大脑里发酵酝酿了很久。

我心想,全当见识一回。还是打电话比较好,免得看着尴尬。我先拨通了一个的电话,对方很是热情,聊了一会儿,当他问我近况时,我就委婉说自己正好有个赚钱的机会,只是这资金方面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立即问是什么机会。

我说是好机会,然后一五一十告之。

对方说,差多少?

我说,不多,就四万。对于你这个“大款”而言一定不是问题,可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工薪阶层来说就是个大问题了。

好吧,容我到财会科问问,再答复你。

太好了,谢谢啊!等你消息噢。

过了几天,等不来消息的我,只好拨通了他的电话。

他说,我正在筹呢。我知道这是社会上商界互相之间推脱的托词。

在商人的眼里,为了利益不惜油嘴滑舌,阿谀奉承。对于像女人这样的一朵花,如果没有采摘到,付出何其值得?

秋风萧瑟,红红的枫叶在风中四散飘飞着,被忙碌的行人们踩在脚下,忘了当初欣赏她时的惊叹不已和弥足珍贵了,只因没有拥有。

……

正想拨一个平时对我殷勤不断的小款的电话,抬头就见他已经笑眯眯地站在了我办公室。

我忙笑着站起来说,正想找你,你就被秋风给吹来了。

是啊,收获的季节,我也秋收完了来看看美女你。

我想着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忙笑着抬手让座,沏茶。看着满面喜色的他,我心想是不是有说法……

他坐下后说,你刚说找我有事啊?

我就一五一十的把我的这个好机会告诉了他。

他说,好,是个好事。回报也不错。

我忙接着说,只是现在就差一点钱,这不正急着呢?

多少?

就四万。

沉思。我看着他瞬间暗淡下来的脸色,就知道没戏。但心里还抱着一试的心态。

他说,我前段时间大手笔投资了一回,买入一个公司的“统资联”很多份额,本想能赚一笔,可结果是不但没赚到,还连本钱都被骗了。我们本地还有外地的很多人都被骗了,你们单位也有不少人被骗。你一定也听说了吧?

这我知道。很多外地人还过来闹过事。我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想说,看你进门时的脸色,根本不像是亏了大笔钱的人。

他又说,这件事后,钱就都被当家的管得死死的,没有什么钱在我手里了等。

我知道他除了一个小厂,还有两个门市都有进帐,而这其中一个门市她老婆根本不知道的。我笑笑说,少点也可以,我给你打借条好了。

他翻了几下眼珠子之后说,真不怕你笑话,现在还真连一万都拿不出。

我笑着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曾经每天一个电话打给我,诉说自己的苦,自己的不幸,自己又如何艰难创业的等等的人。日复一日的,又诉说对我这个机关里工作的女人的倾慕,早晚都要离婚来娶我等什么的誓言。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围城里偷跑出来的男人的殷勤不过是想给他平淡生活中加一味调味剂而已,何谈什么爱呀情呀的。如果你认真,如果你轻易付出,对他而言,那就如酒肉穿肠过一样最后被排到厕所的下水道里,不但恶臭还会让人生厌,更让自己粘一身粪便,并遗臭万年。这就是现实!

此时,窗外的深秋正是秋风扫落叶时,一地的枫叶遍地飘零……我的心也随之凄然。但却霎时清亮如镜。

……

我又如法炮制,向几个好友间接委婉的借钱。其中两个家境一般的二话不说,一个借给我两万,一个借给我一万,我要打借条,她们都坚决不要。还说,就我们的关系还用得着这样?没有给你凑够数还不好意思呢?何谈别的……

听到朋友说这话,我心里那个热乎和感激不是言语能表达的。只是觉得,这才是我这一生真正值得珍惜的朋友。关键时刻伸出援助之手,以解燃眉之急;无助之时出力流汗的帮助一下下,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真没想到,这一试,还真能看明白自己身边的人的真面目。明白以后该和怎样的人交往,如何区分真假朋友。现在就差一万了。这一万,应该不成问题了吧?

这天,秋日的艳阳高悬在天际对我傻笑,我心悦又躁动地遥想着未来。

儿子视频聊天说在国外又拿了奖,他高昂着头,目光如炬 ,精神饱满。还对着我在视频里骄傲地说,妈妈,放心,其实我不要你再为我做什么了,你把我培养成才这就够了。其他地路我自己会走好,幸运女神就在前面不时地向我招手呢。

我笑着说,放心,老妈自从你被国外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那刻起,就已经准备好了要对你放手,并开始自己的新生活。那就是养好身体,等着享福!

嘴上这么说,可作为一个母亲,在心里不能不为孩子着想,我要为儿子尽我所能创造点“财富”。让儿子在这个丰收的季节里再获一份大礼!让他知道,母亲永远都是他的依靠,他的后盾。

就差这一万,距离签合同还有一周时间了,正在我焦急万分时,接到了儿子的越洋电话。他说,自己在导师研究室给导师当助理,每个月的工资用不完,除了自己的所有开支,还存下了一笔美金等要寄回家来,让我们能吃好穿好生活好。

我心里顿时一热,这么巧?哪里这关键时刻母子同心?有感应?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可以买下那间商用房了。把儿子寄回的美金兑换成人民币还多出很多,借朋友的钱还可以马上还给她们了。我准备以儿子名义去买下那间商用房。到时候签合同时让儿子请假回国。

……

钱是筹够了,可我还是想试探一下老公。我按耐住内心的喜悦,到了晚上,我对正在吃饭的老公说了这件事,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和以往一样默不作声的不发表任何意见。我就接着说,可现在就差一点钱,一万块。老公,你能不能设法给挪或借一下?我已经想尽办法了,就差这一点。

他只顾着不停地往嘴里扒饭,低着头不说话。

老公,你听到了没有?我不耐烦地提高了音量。

他狠狠地吞下最后一口饭说,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家里一直都是你在当家。但要我借钱还真借不到。说完,和以往一样放下碗筷就准备上楼去书房。

我气哼哼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说,你就知道坐享其成。家里遇到事情从来都是和外人一般,倒是别人家的事比谁都起劲。我忽然就想起了他们公司那个单身的寡妇,她家里有点什么事,只要一个电话他就急吼吼地赶去帮忙,比自己家的事都积极卖力。

反正这个家都是你做主,怎么缺钱了就想起我了?老公一副爱搭不理阴怪的表情,坏坏地盯住我。

我气得直跺脚。说,要是我不做主,这个家就等着做吃山空吧,何谈给儿子的未来铺路?你可真没良心!

他自顾自地和以往一样往楼上去了。还不忘一边走一边撂下一句话说,我到哪里去借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工人阶级,接触的都是平民,何来多余的钱?

我被他噎得个半死。早知道不要给他提这件事还不要生这个气。我愤愤地想,谁让自己当初嫁了这么个看着老实,心眼多的“墙头草”,一个不求上进的工厂里的技术人员。别说,还真是什么环境造就什么人,都一把年纪的人,除了上网玩游戏,就是整天和那些工人老大哥和小姐妹们打得火热,还成了他们之中的帮忙“能手”、家用一切电器的维修“技术骨干”,还包括上“通”电和下“通”水道。可对自家事却反而不当回事的返了过来。

这些年,他只不过是对房和床不离,可却早已离了心……

窗外的秋风送进了凉爽,我的心也刹那间被一阵彻骨的寒冷包围。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冰冻”,再顾全大局的让自己违心地去原谅,直到一次次地心凉,再到现在的心寒。我感到全身发冷,如同掉进了冬季的冰窟。

……

曾经的那个金秋,在枫叶红红,满世界飘舞的梦幻时节里,我在骄阳下勇敢地不顾世俗的偏见和诱惑,不惜和父母家人决裂,依然决然的选择了爱情,嫁给了那个家境贫寒,一无所有的他——现在的老公。

婚后的生活里,那菜米油盐和锅碗瓢盆交响曲终于让我知晓现实与理想之间有那么遥远的距离。之所以《围城》成了现实婚姻的写照,并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著,也才有今天的现实中的彻悟。可面对可爱的儿子,这一切已经无法改变。只能选择坚强,学会勤俭持家、设法抠钱、赚钱和理财。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还要想着儿子的未来。

春去秋来,就这样一步步学着生活,学着含泪隐忍,还要在人前装出一副开心快乐的样子,最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不男不女但却坚定的还算优质的母亲。可青春岁月已不再!

到头来,我不仅要在事业上不输于同行,职称是越考越高;孩子要管理和引导,好在儿子争气,自强自立,如愿进入心仪的大学;背负起家庭的责任和压力,扛起了这个家,并让它开始发出星星点点的亮光。而我,却丧失了一个女人该拥有的……

记得常言说,万事都不能十全十美,终有一点是不能尽如人意的。这样才能保持平衡,才能成为促你前行的动力。

是啊,秋风吹起了秋雨,滴滴答答……打碎了一地的枫叶……何时,春风再拂面……枫叶再红……心能感知温暖……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811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236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386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004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779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76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93评论 2 27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61评论 0 166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79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1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96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37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42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21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12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3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25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15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许多年以后,我很后悔一件事情。 ——为什么好死不死的非要学工科? 在我明白了工科专业的男女比例以后,我跟表弟说:“...
    纪云书阅读 311评论 0 1
  • 走出考场心情挺好的,不管结果怎样,都能接受,在做决定之前就有了结果但是还是坚持做下去了,无悔这一次。 然后,给妈妈...
    潇lgf阅读 91评论 0 0
  • 小狗的毛软棉棉的,身体像一个个龙卷风一样。别看他的四肢短但是他跑得飞快。 它可以变成许多的表情。开心,难过...
    宝齐阅读 113评论 0 1
  • 月华若水 道不尽思念 月色再美 溜过了流年 山无语 风无言 两断残烛摇曳窗台 云的心 雨的愿 无法忘记你笑脸 ...
    北国南人阅读 152评论 0 0
  • f
    16de687f9f78阅读 12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