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2天山之恋(16)

第十六章 回去继续做好你的工作

冯崇仁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喀乌力今天的心情更不好。因为,他在昨天的检举大会上出现的那些行为,在以前的检举大会上曾经多次出现。冯崇仁从来没有为此批评过他。但在昨天的检举大会上,冯崇仁不仅批评了他,而且要求他做深刻检讨。他不知道冯崇仁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再支持和信任他了?他知道,如果他得不到冯崇仁的支持和信任,他在巩乃斯林场就混不下去了,他的好日子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除了冯崇仁,巩乃斯林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支持和信任过他。正是因为有了冯崇仁的支持和信任,全场职工才会对他另眼相看,他才能在全场职工面前抬起头来。所以,他感到惶恐不安,一夜都没有睡好觉。他在门外听到冯崇仁的声音,就垂头丧气地走进冯崇仁的办公室。

“我已经把检讨书写好了!您看行不行?如果不行,我再拿回去重写。”

说着,他就把一份检讨书恭恭敬敬地放在了冯崇仁的办公桌上。

冯崇仁向这份检讨书扫了一眼。他从上面的字迹可以断定,这份检讨书肯定不是喀乌力写的,而是秦彩凤帮他写的。秦彩凤是他带来的一个女支边青年。她后来和他带来的一个男支边青年结婚了。这个男支边青年后来又在一次生产事故中死亡了。所以,秦彩凤现在是一个寡妇。如果秦彩凤没有孩子或者孩子少一点,也许还可以改嫁给其他人。但是,她的丈夫给她留下了三个孩子。因此,她很难改嫁给其他人。她不仅很难改嫁给其他人,而且日子也过得十分艰难,只能靠一个人的工资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喀乌力看到这种情况,就主动上门讨好秦彩凤,经常给秦彩凤送钱送物。时间一长,喀乌力就和秦彩凤搞到一起去了。这件事情全场职工都知道,只是谁都不愿意说破了。不过,这份检讨书是谁写的并不重要,因为,这份检讨书本身就不重要。想到这里,冯崇仁就拿起这份检讨书,用两只手把它揉成一团丢在一只纸篓里。

看到冯崇仁的这个动作,喀乌力吓得脸色发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冯场长,您饶了我吧!”

说着,喀乌力就爬在地上给冯崇仁磕了一个头。

“你想到哪里去了?”

冯崇仁笑着对喀乌力说。

“赶紧起来!在这把椅子坐下来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摆放在办公桌前面的一把接见椅。

于是,喀乌力就在这把接见椅上战战兢兢地坐下来了。

“最近收入怎么样?”

冯崇仁用一句暗语问他。

“还不错!清点完了就交上来!”

喀乌力用一句暗语回答。

冯崇仁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要适可而止。”

沉吟了一会儿,他接着对喀乌力说。

“不要搞得太多了!搞得太多了会影响生产任务!完不成生产任务可是我的责任呀!”

“我知道!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喀乌力连忙向他表示自己的态度。

“昨天的事情不要在意!在那个场合下,我不得不说你两句。”

冯崇仁安慰着喀乌力。

“检举大会还是要开的。什么时候开?怎么开?我会提前通知你。”

“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喀乌力又连忙向他表示自己的态度。

“放心吧!你不会有什么事的!回去继续做好你的工作!”

说到这里,冯崇仁就面带微笑地向喀乌力摆了摆手。

看到冯崇仁仍然像过去一样对待自己,喀乌力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冯崇仁的办公室,又兴高采烈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他的工作岗位就在木材储运场的一座工棚里。这座工棚既是他的工作岗位也是秦彩凤的工作岗位。冯崇仁给他平反之后,不仅恢复了他原有的工作职务,而且还把秦彩凤调过来给他当副手。冯崇仁这样做的意思,喀乌力心里很明白。

秦彩凤以前见喀乌力花钱大手大脚,还以为喀乌力是单身汉有钱没处花。来到木材储运场工作后,她才明白了其中奥妙。在明白了其中奥秘之后,她就身不由己地陷进去了。她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使她摆脱生活困境的天赐良机。所以,喀乌力受到冯崇仁批评之后,她也感到十分担忧。她生怕喀乌力失去这个工作岗位。如果喀乌力失去了这个工作岗位,她也会失去这个工作岗位。她的生活状况就会回到原来的那种样子。因此,当她看到喀乌力捧着一张笑脸回来时,她就捧着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看把你高兴成什么样子了!”

她笑眯眯地望着喀乌力。

“是不是我写的检讨书通过了?”

“对!通过了!”

喀乌力也笑眯眯地望着她。

“不过,他通过的时候都快把我吓死了!”

“快给我说说!他是怎么通过的?通过的时候都说了什么话?”

秦彩凤很想知道当时的情景。

“他看都没看就丢到纸篓里了!”

喀乌力向她描述当时的情景。

“什么?”

听到这话,秦彩凤有些生气了。

“这个混账东西!这不是拿你耍着玩吗?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写都不用给你写了!白白费了我大半夜的功夫!”

“行了!你就知足吧!咱们两人现在可都靠着他呢!如果没有他,咱们两人能混到现在这个样子吗?”

喀乌力连忙提醒她。

“不管他怎么对待咱们两人,只要他让咱们两人在这里继续工作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秦彩凤才消了气。

“刚才,贼娃子们又来要货了!”

她向工棚外面看了一眼,看到外面没有人,就小声对喀乌力说了一句暗语。

“这个月恐怕不行了!”

听到这话,喀乌力向她摇了摇头。

“等到下个月再说吧!看看下个月有没有机会。如果下个月有机会,就给他们安排一批货。”

“怎么不行!外面不是还堆着许多木材没运走吗?”

听到这话,秦彩凤有些着急了。

“我刚才可都答应他们了!”

“他说要适可而止。”

听到这话,喀乌力就把冯崇仁的指示转告给她。

“唉!”

听到这话,秦彩凤只好叹了一口气。

“这个地方怎么没有人呀?人都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只听有人在工棚外面大声说话。两人连忙走出工棚,向这个说话的人快步走了过去。这个说话的人就是谢力甫。

谢力甫看上去年近四十。他在巩乃斯林场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为人处世十分圆滑,在维吾尔族职工中的人缘非常好,对维吾尔族职工具有很大的影响力。由于吐尔逊曾经多次当众批评过他的工作失误,所以他对吐尔逊也有很多不满情绪。冯崇仁看到这种情况后,就开始不断用小恩小惠拉拢谢力甫,把谢力甫逐渐培养成了自己的铁杆盟友。冯崇仁就是在他的支持和帮助下把吐尔逊搞下去的。冯崇仁把吐尔逊搞下去之后,不仅立即给喀乌力平了反,而且立即撤换了巩乃斯林场保卫科的科长,让谢力甫担任保卫科科长的职务。冯崇仁这样做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报答谢力甫对自己的支持和帮助,而且是为了让谢力甫利用工作之便保护喀乌力,避免再次发生喀乌力被保卫科抓住把柄的事情。对于冯崇仁的这个目的,谢力甫自然心领神会。他知道,冯崇仁肯定不会让自己白干这个活儿的。因此,自从当上保卫科科长之后,谢力甫就经常到木材储运场来巡视。在巡视过程中,他会仔细观察木材存储数量的非正常变化。通过这种非正常变化,他可以大致计算出喀乌力搞到了多少钱,自己可以从中分到多少钱。

“上班时间不要老是躲在工棚里不出来!”

谢力甫一看到喀乌力和秦彩凤,就摆出科长的架势训斥起来。

“外面堆着这么木材无人看守,丢失了木材怎么办?”

“我们才进去不一会儿!”

秦彩凤连忙满脸堆笑地向谢力甫做解释。

“是的!我们想进去对对账!”

喀乌力也连忙满脸堆笑地帮助她做解释。

“嗯!”

谢力甫用鼻子哼了一声。

“不是不让你们进工棚。但是你们不能同时进工棚。如果有一个人需要进工棚办事休息,另一个人就必须在工棚外面看守木材。”

说罢,他就转身走开了。

喀乌力和秦彩凤被谢力甫训斥了一番,只好一起站在工棚外面四处张望,装出一副正在看守木材的样子。

突然间,喀乌力看见远处走过了两个熟悉的人影,便扭头对秦彩凤说:

“咱们不能在一起看守。在一起看守有看守不到的地方。你在这里看守,我到那边看守!”

说罢,他就绕过一堆木材,趁着秦彩凤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向那两个人影追了过去。

(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初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