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字

傍晚,奶奶家。奶奶叫我帮忙拿一个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一包一包,写着“早”“晚”,喔,是奶奶日常吃的药。

字迹是爷爷的,苍劲有力,可能是药粒嗝的,也可能是笔的滚珠坏了,有些断断续续。脑袋里闪现出爷爷戴着老花镜低头包药的场景,早6粒,晚8粒,这得要包多久呀?

奶奶快七十了,身上不好,长期吃药。没读过书,大字不识几个。深深读懂了爷爷写的两个字。

我笑笑问她:“你知道上面这两个字是什么吗?”

奶奶笑了笑:“早上吃的和晚上吃的,看好多年了怎么会不知道呢。”说着就拿起药,向我证实,这个是早上的,这个是晚上的,对吧。有些像小孩子。

很多年了,奶奶也许不知道两个字读什么,却深知它的意义。

朝朝暮暮,不离不弃,白头相伴。

朝朝暮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