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3)

第一章 雨中论剑(3)

      杜天的表情,就仿佛看见八十个老太婆同时脱光。就在这时,他听见有人在咳嗽。

  一个穿着破旧灰白色的长袍,不停咳嗽的流浪汉,从树后走出来。

  刚才他们都没有看见这个人。

  刚才树后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却明明从树后走出来了。他走得很慢,咳嗽很厉害。

  他一出现,秋雨竟似已因他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他的眼睛却是黑的,漆黑的眼睛。

  ——灰白与漆黑,岂非都正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流浪汉不停地咳嗽着,慢慢地走过去,忽然站住,站在藏花面前,他的咳嗽总算停止了一下。

  “何苦?”

  藏花不懂他说的话,正想问,却见他已转身走向杜天。

  杜天吃惊地望着流浪汉,他忽然对杜天笑了笑。

  “何必呢?”

  一句话还未说完,流浪汉又开始不停地咳嗽,慢慢地走开了。

  杜天吃惊地望着他,藏花也诧异地望着他,好像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藏花正想追过去再问问他,这个人却已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他走得虽然慢,可是一眨眼就已连影子都看不见了,甚至连咳嗽声都已听不见。

  杜天哺哺自语:“奇怪奇怪,这个人我怎么看起来很面熟?”

  藏花也在喃喃自语:“奇怪奇怪,我明明赢了,为什么没人问我要什么?”

  藏花要的,当然是三十坛陈年女儿红。

  “摔下来”和“跳下来”是两种完全不同速度下降的动作。

  “跳下来”在下降的速度上,是属于较缓慢的一种,而且很有可能会被树枝绊住。

  “摔下来”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背部朝下的动作。由于人的上半身比下半身重,所以下降速度当然快多了。

  但是要由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也非一般常人所敢做的。

  藏花的背,至今还痛得不得了,她却很愉快,能让杜天上当的人,毕竟还找不到第二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门狗经典场景解释代理委托机制 // // ViewController.swift // ProtocolD...
    AltriaKassem阅读 249评论 0 0
  • 打卡15天,文章:如果你太累。字数:1048如果你太累 及时地道别没有罪 2003年4月1曰,文华东方酒店二十四楼...
    静谧而已阅读 243评论 0 3
  • 今天是17年12月30日,现在看,距离2018年还不到2天。 时光荏苒,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不知不觉中...
    指挥官阅读 179评论 2 7
  • 从晚上8点到11十点半 终于读懂了AndFix 当我发现热替换是在native层完成的,当我想明白在native层...
    RoFF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