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的专注与纯粹,才能立事

文/牧羊

        上文书说到德的故事,其中向内修的那关键之"一"就横空而出,发人警醒。

        想一想,为什么众生庸庸,不温不火,大抵就是心上非一,而是在云雾糨糊中不辨东西,懵然转向。

        就拿我所教学的学生而言,走进课堂之前,他们的心上已有父母之千叮咛万嘱咐,学校的十不准百必须,幼小的心灵真正想发出的声音被压于最偏僻的一角无人关注,终至本人也渐渐忘却。于是,天下便生出关于教育人口的诸多事端,青年们无可奈何,只有躺平。

        办法是有的,我想我有一腔热血的同人早已探寻出解决之道,直待时机到来,拨云见日。

        坐在明媚的秋阳之下,怀着欣喜,静静地等待着这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