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我又回来了

迈克尔·乔丹 退役的时候,球迷痛哭,一句“I'M BACK",全体又哭了一场——喜极而泣。易建联选秀成功去NBA的时候,DUNK杂志评论员(具体是谁已经不记得了)写了一篇文章,结尾我至今都记得:"CBA的球迷们一定不想听到易建联说那句I'M BACK。"

不知该说他乌鸦嘴还是夸赞他的前瞻性,几年后,无力适应NBA节奏的易建联回来了,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好,少看几集直播,却有了“现场见”的机会。

我的上一篇简书是2020年8月,将近一年没更新了,现在我回来了。

对我来说,输入和输出是同时的,看书多写作也会增加,想想,也有大半年没认真看书了。除了忙于其他事,更多的是倦怠。

虽然口口声声说讨厌粗浅的网络语言,却深受其影响,比如此刻想鼓励自己,想到的第一句话是“你得支楞起来”。网络语没什么不好,它拉近了沟通的距离,在某个程度上降低了沟通成本,是social的一种方式。但是它不是全部,我期待自己仍然有读严肃文字,认真写字的能力。

具体的写作计划还没有,先行按下"启动"键,从今天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