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年庆丨残缺

"6十1"比赛回程的路上,即将到家乡顺城时,杨婧婧还沉浸在获奖的喜悦中,她往前凑了凑,拍了拍前面开车的男友的右肩一下,问:“林河,回家之后,你打算怎么奖励我?"

林飞侧过脸,笑着问:“你想要啥奖励?”

杨婧婧娇嗔地说:“我想……"

话未说完,只听"呯一"地一声闷响,眼前腾起一团白雾,杨婧婧飞一样撞向了右侧车门上,肩膀,头和眼睛一阵剧痛,接着,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杨婧婧醒来的时候,她浑身散了架似的疼痛,闻到了医院特有的来苏水的味道,眼前黑洞洞一片,感觉眼睛上蒙着什么,伸出右手一摸,她摸到了头上和眼睛上蒙着的绷带。

受伤了!出车祸了!杨婧婧猛地想到了那声闷响。林河呢?他?

"林河——"她恐慌地叫了声。

"婧婧,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在,我在这儿。"林河应着,伸手握着杨婧婧的手。

“林河,你还好吗?"

"我还好。就是你,睡了七天。醒来我就放心了。你先等一下,我去叫医生。"

"七天?我睡了这么久?"杨婧婧心里正想着,听到一阵脚步声,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脉搏,一个物件放在了她胸口上,然后她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挺好,心率、血压都正常了,终于脱离了危险。"

“你叫什么名字?"这陌生的声音拍了拍杨婧婧的手,问。

“我?我叫杨婧婧。您是——“

林河道:"婧婧,这是医院的刘大夫,刘主任。"

刘主任又问:"知道林河是谁吗?"

“哦,是我男朋友,他就在这儿呀。“对于刘大夫的问话,杨婧婧有些不解。

"对。他在这里。那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我妈叫江慧怡。”

刘主任问完,说:“挺好的,神志很清楚,安心休养,明天再做一次全身检查。”

林河送刘主任出去,杨婧婧听到刘主任轻声对林飞说:“明天,注意稳定病人的情绪。”

等林河回到病房,杨婧婧问:"林河,你有没有受伤?车子碰到哪儿了?我这是在哪家医院?我妈妈知道了吗?“

林河握着她的手:“婧婧,先安心休息,我以后慢慢告诉你。”

“我不是好了吗?马上就出院了,妈妈那天已经知道我获奖的消息,我想快见到她,给她大大的拥抱。要是没有妈妈多年的陪伴,就没有我的今天。”

“唉呀,眼睛痛。"杨婧婧忽然道。

"婧婧,先不说话了,休息一下。“林河着急地说。

杨婧婧还想说啥,但感觉头又晕又痛,眼睛也还在一跳一跳地痛,于是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睡着了。

天刚亮,江慧怡就醒来了。连续几天一直在医院陪女儿,忧虑加上担心,让55岁年龄的她吃不消了,昨天傍晚,才在林河的劝说下回家休息。

关于婧婧的男友林河,前两年,江慧怡一直不肯接纳。林河家在农村,毕业于一家二流大学,专业是机器设计与制造,可他偏偏专业不精,却迷上了唱歌,参加各类比赛,这才认识了音乐学院的杨婧婧,跟婧婧谈起了恋爱。婧婧呢,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自小学习成绩优秀,年年是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和学习标兵。婧婧自小可能遗传了父母的文艺细胞,虽然文理科都很棒,可她更爱好文艺,在江慧怡指导下,考上了理想中的音乐学院。

说起杨婧婧的父亲杨仲天,江慧怡已早没了怨恨,只是从离婚后老死不相往来,就连他的电话号码也删了。当年,俩人青梅竹马,又共同爱好文艺,双双从山里走出来,考取了戏校,毕业后又双双就职于顺城剧团,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在舞台上很是风光了一些年。因此,他们家底殷实,有多处房产,在江北这座二级城市里,算是比较有名的人家。

可谁知,过了40岁,杨仲天忽然心里长草,与他的弟子陆一涵明里暗里玩起了暖昧,并且俩人在外演出时,竟与演出队失联一天一夜,明人不用细说,俩人玩了什么游戏,剧团的人心知肚明。那次演出,因为江慧怡生病没有参加,是徒弟栗小灿代替出演的。后来,当栗小灿吞吞吐吐向她说了杨仲天和徒弟的事之后,江慧怡纠结了几天,后来辞职办了一家音乐培训学校,并坚决与杨仲天离婚。因为,她发现,杨仲天的心,再也收不回来了。

离婚后的江慧怡,一心办好培训学校,心里憋着一股劲:哼!江仲天,没有你,你看我能活出精彩不?!小城里老老少少知道江慧怡的名望,也称赞她在情感上不拖泥带水的果断,因此,她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慧怡音乐培训学校"风生水起。这也是后来她支持女儿学习音乐并积极参加各类比赛的一个重要原因,女儿毕业后,再不济,帮她打理音乐学校也很好呀。现今社会,有一项艺术特长,走到哪里都吃得开。

倒是杨仲天,因陆一涵老公闹到剧团,把杨仲天和陆一涵一起在各种场合的亲密照抖露出来,闹得人尽皆知,名誉一落千丈。陆一涵也因此被婆家人不齿,被迫离婚。但她与杨仲天断了联系,听说回了老家柳江,一年后找了个煤厂小老板嫁了。杨仲天这场绯闻,闹了个鸡飞蛋打。

杨婧婧上大一那年暑假,曾告诉过江慧怡,杨仲天曾去学校找过她,一副落魄的样子,还跟婧婧说对不起她们娘儿俩。当时江慧怡冷哼一声,再无下文。无论怎样,如今从精神到物质都强大起来后江慧怡,杨仲天早在她心里激不起半点波澜,是的,连恨都没有。

可是这一向听话的婧婧,在与林河相处这事上,倒不听江慧怡的话了,执意认为与林河是因共同爱好而相爱,哪有什么企图她们家钱财的想法?好吧,就算林河没有企图,可是,杨婧婧毕业后都当了两年老师了,这林河,还是不想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只混迹于各家酒吧,也去参加各种商演。这一点,就让江慧怡认为,林河是那种浪荡散漫的男人,无目标,无规划,最关键的,江慧怡认为,这样的人在感情上也一定无定性。

在这场车祸中,林河起初也受了轻伤,额头碰破,胳膊轻伤,可他全然不顾,全程照顾婧婧,这让江慧怡又觉得,或许自己的认识是片面了呢?所以,一向不想与林河多说话的江慧怡,这两天态度缓和了些,昨天还执意让林河在另一张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想到这里,江慧怡又担心起来,虽然号称神婆的母亲李珍珍曾说过婧婧无生命危险。可是,婧婧,都七天了,咋还没醒呢?

直到现在,江慧怡还记得接到婧婧出事电话时的恐慌。本来,婧婧去比赛这些日子里,江慧怡趁此机会去山里陪伴年已80岁的老母亲李珍珍。

江慧怡简直拿母亲没办法,与杨仲天离婚后,江慧怡一直想接母亲到顺城住,这样,也方便照她。可李珍珍性格比较孤僻,在山里生活久了,根本不想离开。再说,村子里的人也离不开李珍珍,因为她早就成了山里远近闻名的"神婆"。

说起李珍珍当神婆这事,令江慧怡心里多少有些不舒坦,毕竟自己读过书,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可她也知道,妈妈年轻时就体弱多病,说是经常被神鬼啥的附体,找人帮着摆摆供烧烧纸,就又好起来,时间久了,江慧怡也习惯了母亲这时好时坏的状态。许是跟邻村一个姓巫的神婆一来二往地熟悉了,巫神婆年纪也大了,就把她的衣钵传给了李珍珍。

别说,年轻时体弱多病的李珍珍,自从当了神婆后,身体奇迹般好起来,竟然连感冒和头疼脑热都很少有。现在已80岁的人,耳不聋眼不花,发不白齿不松,精神矍烁。用巫神婆前些年说的,李珍珍年轻时的病弱,全是因仙家在考验她,逼她早入门道。

李珍珍的业务范围很广,打卦算命,预卜吉凶,嫁娶查吉日,丧葬点穴……远远近近来慕名而来的人很多。李珍珍还特设了里外两间神堂,招待来客,那两间屋子也整天烟雾缭绕。

香火旺盛,家里人来人往,是李珍珍一直不愿去江慧怡家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因她还收养了一个孩子,带着他去江慧怡家实在不方便。李珍珍深信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善事得福报。这些年,她经常做善事,以求自己和女儿及外甥女有个好的福报。

看,那个放学回来雀跃着进院子的超超,就是李珍珍领养了5年的孩子。

超超是李珍珍邻居郝婆的孙子。今年10岁,上四年级了。超超三岁时,父母离异,谁也不愿养他,都一去不复返了。超超开始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没过两年,俩老又气又恨,先后卧病离世。李珍珍在料理完郝婆老两口丧事后,直接把超超带回家来收养。

开始那两年,超超胆小怕事,性格木讷,轻易不开口说话。后来在李珍珍照料下,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写完作业后的超超,经常帮着李珍珍招待客人,越来越讨人喜欢。李珍珍逢人就夸超超是个好孩子,说超超就是神仙送给自己的孩子。

其实,当初江慧怡特别反对母亲收养超超,这么大年纪了,都需要别人照顾了,哪能再去照顾一个才几岁的孩子呢?可李珍珍做事一向倔强,认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她的主意。更何况,江慧怡父亲不到40岁病亡,那时,也多亏了郝婆一家扶持,李珍珍才从悲伤中挺起来,咬紧牙供江慧怡读书,走出大山,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后来,江慧怡也喜欢上了超超,每次回来,总给超超买这买那。

江慧怡想起,婧婧出事那天前夜。李珍珍半夜突然走进江慧怡房间,把江慧怡吓了一跳。李珍珍说:“慧怡,天亮了就开车回去吧。也回来住了一周了,我和超超都很好,不用记挂着。赶紧回去,好好陪婧婧。”

江慧怡不满意地说:“妈,大半夜叫醒我就说这个?再说,婧婧不是去比赛了吗?她男朋友陪着。她那个男朋友,我真不待见他。"

“慧怡,婧婧她有……”李珍珍刚想说"有难”,可又没说出来,她知道女儿一向不信这个,也怕让女儿担心。

"对,妈,有男朋友了。”说完,江慧怡转身又睡了。

江慧怡正在吃早饭时,手机响了。她歪头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她没理会。可这号码又接连不断地打过来。她放下碗筷,接起来,电话里是个陌生的男声。

"喂,您好。我是顺城公安局事故科李警官。您认识杨婧婧吗?”

“认识,怎么了?”江慧怡被"事故科”这三个字搅乱了平静的心情。

“她是您什么人?"对方又问。

“我女儿。她怎么了?”

“您别激动。杨婧婧出了车祸,已送往顺城第一人民医院,请家属尽快到现场。"

江慧怡吓呆了。她慌忙穿好衣服,抓起包,想开车回城。可是发觉腿颤得厉害,根本无法迈开步。

李珍珍走过来,把江慧怡扶到沙发上坐下。“慧怡,别慌张。婧婧有难,但是没有生命危险,就是要经历一些日子的折磨。你自己开不了车,先找个熟悉的人过去看看吧,你平静下来再走。“

江慧怡紧紧抓住母亲的手,她似乎想从母亲干瘦的手上汲取一些力量。

找谁先去医院呢?想来想去,她想到了同住一个小区的魏来。

魏来是公安局刑侦科的一名警察,是江慧怡在剧团的徒弟栗小灿的老公。江慧怡与小灿关系特别亲密,也几乎把魏来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但小灿因生孩子时难产去世,留下的儿子铃铛也已经5岁了。因魏来的工作性质,铃铛三岁前都在姥姥家,上幼儿园后,魏来才接回来,但一忙上来,他就无法接孩子,江慧怡帮了他不少忙。前几天,江慧怡还给魏来当红娘,把自己在音乐培训学校的助手介绍给他,据说,俩人很聊得来。

“魏来,你现在忙不?那你赶紧去趟第一人民医院,婧婧出车祸了,急诊!急诊那儿!我得晚些时候到,我现在开不了车啦。"江慧怡拨通了魏来的电话,心里稍微安稳了一点。

魏来到达医院时,杨婧婧已去做各种检查,在CT室门口,他看到了同事李警官和受了伤的林河。林河的右胳膊似乎不太敢动弹,而且还有伤痕。

李警官向魏来陈述了当时的情景:林河开的车等红灯时,前面一辆车与拐弯未减速的一辆大货车相撞,前车又撞到了林河的车。前车副驾驶上的姑娘当场身亡,驾驶员腿断了。巨大的惯性,使没系安全带的杨婧婧被甩向车窗导致头部受伤而昏迷。而大货车司机倒无大碍。

李警官交待完事情离开后,魏来同林河一起,在医生护士陪同下把杨婧婧转入重症病房。

魏来给江慧怡打回电话时,江慧怡已开车回程,她努力集中起精力,专心开车,但心里还是很焦急。下午四点多,江慧怡到了病房,看到婧婧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头上缠着绷带,只露着嘴巴和鼻子。江慧怡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腿软下来,差点跌倒在病床前。站在她身边的魏来赶紧把她搀住,并扶她坐在凳子上,说:"江妈,您先坐下歇歇。"

接下来这六七天,林河全天候24小时守着杨婧婧,江慧怡抛开一切杂务,有时晚上都不敢合眼。魏来也是,只要下了班,就赶过来替他们。儿子小铃铛,也请姥姥姥爷搬来照顾了。

江慧怡感觉很疲惫,她想睡上三天三夜,可是回家睡觉时,却又睡不好,她接连做了若干梦,可今天早上醒来,啥也记不得,只感觉一颗心总在半空悬着,心神不宁。

不想吃东西,烫包牛奶喝吧,喝完就去医院。牛奶喝到一半时,林河打过电话来:"阿姨,婧婧醒过来了。"江慧怡应着,泪流下来。听得出,林河在电话中也是喜极而泣。

老天!谢天谢地!江慧怡即刻开车回到医院。病房里,魏来已经先到了。

“婧婧,婧婧……”江慧怡抓着女儿的手。

“妈妈——"杨婧婧叫了一声妈妈,她不知说什么好,车祸时一声闷响后啥也不知道了,可今早上醒来,从林河和魏来的叙述中知道了原委,她特别后怕。不是怕自己会死去,而是担忧,妈妈的后半生该会如何痛苦?

"婧婧,没事,我们会好好的。“江慧怡安慰着。

过了一会儿,医生进来嘱咐,让杨婧婧去做全身检查。一项项检查下来,一切指标正常。最后,是拆除眼睛上的绑带。

江慧怡心疼地拉着婧婧的手,她想让女儿马上好起来,恢复她往日的活泼。自己养大的孩子,小病小灾都心疼,更何况这一次遭了这么大的罪?

绑带拆下来了,杨婧婧眼前亮了下又暗下去。眼前,并无如她所愿看到妈妈和林河,只感觉眼底刺痛。她双手下意识地捂住眼睛,喊了一声:"妈,好疼!"

江慧怡以为是几天来眼睛一直被绷带盖着,初揭下来眼睛受不了刺激。安慰道:“没事,待会儿慢慢睁开就好了。“

站在旁边的林主任也说:“对,现在你慢慢睁开试试。"

杨婧婧再次慢慢睁开眼睛,依然什么也看不见。她伸出手乱划拉了几下,"妈,你在哪儿?林河……"声音里满是慌乱。

江慧怡心里格登一下,莫非?

刘主任伸手在杨静静眼前晃了两下,发现杨婧婧的目光并没有追随,刘主任知道,一定是她的眼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于是,他安慰杨婧婧先闭目休息,后来他把林河和江慧怡招呼了出去,刘主任告诉他们俩,杨婧婧的眼睛需要手术后再观察。

江慧怡和林河异口同声地问:“她不会失明吧?”

刘主任说:”这个目前无法下结论,需要一边治疗一边观察。”

江慧怡心里很不是滋味,要是女儿从此之后失明了,这可怎么办呢?但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她稳定了一下情绪,又回到病床边去安慰女儿。

两天后杨婧婧做了眼部手续,十天之后拆线,眼睛依然没有复明。刘主任已经向一些专家咨询了这方面的情况,专家们说,不排除有失明的可能,但是复明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只是需要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里,杨婧婧也习惯了自己的眼睛目前的这种状况,林河依旧照顾杨婧婧的生活,魏来也会在休息日过来帮忙。

但是莫名的,林河对魏来的到来表示出一些反感。这让江慧怡很不满意。

那天魏来进病房的时候只有杨婧婧一个人在,林河去买饭了。正巧杨婧婧想去洗手间,魏来赶紧把躺着的杨婧婧扶起来,牵着她的手送到洗手间门口。当杨婧婧出来后,魏来又牵着她的手送到病床边,正要揽着杨婧婧的后背放她躺下时,从外面回来的林河疾步走过来。"让我来!”

他迅速把饭放小柜子上,伸手帮杨婧婧躺下。

林河说:”魏大哥以后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不用来回跑了。照顾婧婧的事儿,我一人就行,哪好意思总麻烦一个外人呢。“

说这话时,正好江慧怡进门听到了。"小林,怎么说话呢?魏来他不是外人。”

魏来听出了林河的醋意,也听出了江慧怡的不满,说:“江妈,没事。我今天也正好来说一声,我要出差,这段时间没空过来了。”

江慧怡道:“那好,铃铛那里,有需要我的就给我打电话。”

一个月后,杨婧婧出院了,江慧怡为了婧婧行动方便,让林河和婧婧一起,住到了城郊的别墅里。那里有花园,活动空间也大。本来江慧怡想请一个保姆,但林河不让,说他一个人就能照顾好婧婧。

不久,杨婧婧就熟悉了自己家里的一切情况,林河外出买菜时,她自己也能在别墅里活动活动。有了林河的终日陪伴,杨婧婧觉得日子过得清闲自在,喝喝茶,听听歌,也会有同学和同事来找她聊天。

杨婧婧是个比较传统的姑娘,林河多次要求俩人睡在一个房间,她都没有同意,她说,好饭不怕晚,最美的时刻,要等洞房花烛夜。

这让林河很不满足,他的计划,目前一点也没实现:江慧怡没有答应他到音乐学校帮忙打理的请求,与杨婧婧也没有生米做成熟饭,她家里的钱自己更无法染指。他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没有工资的男保姆,这,不是他想要的。

心存不满的林河,夜间又开始去歌厅唱歌。当然,一开始都是先照顾杨婧婧回房间躺下才出去,一般凌晨四点左右回家。杨婧婧没把这事告诉江慧怡,她反而以为,林河外出唱歌,是他有责任心的表现。

有一天早上,林河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叫杨婧婧起床。杨婧婧摸索着走到林河房间门口,叫了几声,没人应声。她推门进去,摸索到床上也没有人。她想:或许出去买饭碰到熟人?

又等了好久,林河也没出现。杨婧婧摸索到客厅里的座机旁,给林河打电话。电话关机。再打,还是关机。杨婧婧不知该怎么办好,又不想让妈妈知道林河外出的情况,只好拨打了魏来的手机,让魏来帮忙找找林河。

魏来答应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跟婧婧提林河的事。

昨天晚上一点,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说霓虹歌厅有人违法,具体是啥,举报人不讲,只说请求马上去查。在之前,公安局也了解到霓虹歌厅人员鱼龙混杂,属公安特别关注的对象。

于是,魏来同一班干警迅速前往歌厅排查,结果,不仅查到了有人吃摇头丸,还查到了十几对野鸳鸯,这其中,就有林河。

魏来看到林河时吃了一惊,林河则羞愧地不敢面对魏来的目光。经询问,林河与外号叫大扁的女人最近几乎天天在此唱歌,不仅吃摇头丸,还公然双宿双飞。

魏来看着面前的周翠枝,脸如其名——大扁。一副又圆又扁的脸,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一条又长又黑的辫子,一双乌黑的眸子像两颗熟透了的桑葚。在魏来看来,这女人从哪方面都比不上杨婧婧。

这周翠枝喜欢唱歌,是一名待聘幼师,闲着无事来歌厅唱歌,本来就爱跟男人搭讪,与林河一拍即合,俩人在歌厅里勾肩搭背,同吃同宿,外人还以为他俩是一对呢。

林河知道这次让魏来抓住这事,他与杨婧婧已无可能再走下去,干脆暴露了他的丑陋。他说出了憋了许久的话:“我对得起杨婧婧了。我陪她去比赛,陪她住院,照顾她一切,但她妈根本没把我看在眼里!我凭什么?!再说了,就杨婧婧,现在就一瞎子,还假清高,不让我碰她。可我是个正常男人啊!她们看不上我,好啊,自然有别人看上我呀!”

魏来看着他一改往日低眉顺眼的样子,完全是一幅泼皮无赖的嘴脸,要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魏来真想揍扁了他。

林河看到了魏来的愤怒,蛮不在乎地说:“不用出这样子,反正拘留结束后,我再也不会回到那里,你抽空去把我的东西拿出来给我就行。"

魏来思来想去,把林河的情况对江慧怡说了。江慧怡道:“果然如我所料不是好东西。这样也好,不过怎么跟婧婧说呢?“

俩人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就说林河不想被杨婧婧拖累,留下了一封信不辞而别。信的内容是魏来写的——

婧婧: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没有耐心等到你眼睛复明了,我爸妈只我一个孩子,他们不想让我找个眼睛看不到的老婆,我俩缘分已尽,你照顾好自己,勿念。

——林河

当魏来给杨婧婧念这封信时,杨婧婧简直难以相信,在她心里,虽然林河也有一些缺点,比如小算计,爱听好话,但他俩志趣相投,还说好等眼睛复明后一起看世界,一起去比赛,还说好生一儿一女两个孩子……

婧婧哭了,她没想到,自以为天长地久的爱情,却这样不堪一击。什么相约白头,什么海枯石烂,都是假的。她喃喃地说道:"林河,我的眼睛是失明了,可你的心也失明了,我们,都是残缺之人呀。”

江慧怡跟魏来商量,决定带婧婧回山里,那里空气清新,有山风,有鸟鸣,更益于婧婧休养。杨婧婧就住在妈妈给外婆新盖的大房子里,江慧怡找了个远房表妹来照顾她,顺便也照顾一下李珍珍和超超。

杨婧婧遗传了江慧怡的性格,活泼,开朗,遇事不钻牛角尖。在山里待的半年时间里,她也没闲着,经常到超超的学校教孩子们唱歌,成了全校师生最喜欢的人。

一天,杨婧婧接到魏来的电话,说他和一位朋友要到山里来看她。她特别高兴,问魏来:“这朋友我认识吗?"

魏来说:"不认识,但你俩却很有缘分呀。“说完,魏来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杨婧婧再问时,魏来只说,等他们来了就知道了。

等他们到来后,杨婧婧才知道,这来人叫何飞,这其中的缘分呢,其一,他是近几年一直资助超超和他学校里的同学的一位志愿者。其二,他是婧婧出车祸那天前面一辆车的车主。车祸中,女友身亡,何飞断腿,现在左腿膝盖以下安了假肢。这次来,是何飞打听到杨婧婧是那场车祸的受害者,特意托人找到魏来认识一下,结果想不到,超超也一直受到杨婧婧一家的照顾。

听了何飞的故事,杨婧婧唏嘘不己,这比林河的不辞而别更让人难过。

作为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何飞满满的人生规划因那场车祸而改写,他好不容易从痛失女友的阴影中走出来,开始了他对问题学生和问题家庭的帮扶。这次特别的山里之行,何飞的心弦被杨婧婧撩拨开来,她那恬淡的样子,活泼动听的话语,一下子温暖了他的心。

山间的小路上,多了何飞和杨婧婧的身影。何飞采来山花,一一描述它的样子,采来野果,递进婧婧嘴里。俩人说着笑着,兴致来时,婧婧就会高歌一曲,那动听的音韵,连同婧婧那活泼灵动的样子,一同钻进了何飞的心里。

何飞想,我残缺着一条腿但眼睛是亮的,婧婧眼睛看不见但心是亮的,这是多好的互补呀。他决定,今生,要把婧婧作为自己的另一半。

那天,当何飞又采来山花,让婧婧猜是什么颜色时,婧婧竟然看到了模糊的粉色。她激动地抓住何飞的手:“何飞,是粉色?”

“婧婧复明了!"何飞急不可耐地告诉魏来这个好消息,但是,他心里却有深深的失落感:婧婧,或许,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何飞带婧婧回城,江慧怡和魏来也一同陪着婧婧到医院检查。刘主任说,婧婧视力已基本恢复,不过要注意控制情绪,也不要用眼过度。

江慧怡发现女儿变得更自信更漂亮了,也感受到了女儿对何飞的信赖和依恋。她想:何飞虽然一条腿残疾,但论才能,论人格,不知比林河强多少倍。婧婧,这次你的眼光没问题。

婧婧又回到了学校上课,她喜欢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簇拥着的感觉。何飞以参加边疆法律援助为由,暂别了婧婧。婧婧不知何飞的心思,每天不与何飞视频就感觉像少了什么。

后来,她从魏来那里知道了何飞的想法,更坚定了要与何飞在一起的决心。她在心里笑着骂他:傻何飞,当初你不嫌我是瞎子,我还会嫌你缺半条腿吗?想到这里,她满心里都溢着甜蜜。

放暑假了,婧婧得到妈妈的同意,要飞去内蒙古看何飞。临上飞机前,她给何飞发了一个在机场的视频,然后留言:

傻何飞,11:58,白塔机场,来接你的美人,还有你爱喝的红茶。后面发了一个大大的调皮表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