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七十)热恋期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6.13 18:19* 字数 3071

大梦过半(六十九)不公平

所有人都在问林筱锋究竟是怎么表白的,梅凉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事实上是,林筱锋根本就没表白。高考后他半夜发了一条短信:“我喜欢你很久了。”

梅凉说:“你喝醉了。”

那木头回:“嗯,对不起,我是喝醉了。”便没有了下文。

在这条短信之前,梅凉几乎没什么感觉,自以为看人很准,像林筱锋这样的金牛木头,他要是不故意露破绽,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喜欢你。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高二下学期开始吧,跟你说席娟的时候。其实是想找找话题。”

“我以为你真喜欢她。”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林筱锋一副惊恐的样子。

就在大学前最后一次见面,梅凉冷不丁地问:“林筱锋,你是不是喜欢我?!”

林筱锋脸红筋涨,手机掉到隔壁桌下的小缝里,掏了半天掏不出来,最后还是请来工作人员搬桌子。

林筱锋像做贼似的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机,不敢看梅凉的眼睛。原来他是想逃避这个问题。

梅凉却像要债似的一直死死盯着他。

“我……”林筱锋开始心跳加速,结结巴巴。

“好,不说这个问题了。林筱锋,我先告诉你,我有很多缺点。”

“我知道。”那丫毫不含糊地回答着。

梅凉心里略微不爽,你丫装装样子说“没有,你很好”会死吗?!

不过他确实很诚实。

“那好,我再告诉你。我很任性,很多小脾气,很敏感,很喜欢胡思乱想。”

“女孩子应该都这样吧……我都不太能对付。嘿嘿……”林筱锋本能地傻笑,露出一排亮晶晶的牙齿。

好像看到了非洲人。

“说!你跟你前女友谈了多久?!”梅凉一个巴掌拍在桌子上,水杯里的液体乱颤起来。

林筱锋吓了一大跳,感觉那桌子就像是自己。

“我……我那个,你也知道的,是哥们儿怂恿的,三个月不到。”

“那你不喜欢她吗?”这个问题很棘手,如果林筱锋说喜欢,那么梅凉会吃醋。如果他说不喜欢,梅凉肯定会觉得他在撒谎。

那个女孩,梅凉和班长都认识的。很擅长交际,按理说跟林筱锋这种木鱼脑袋不太搭调。

林筱锋沉默半晌,很认真地说:“当时,是喜欢的。不喜欢的话我不可能跟她在一起。”

这个答案,梅凉早有心理准备。那个女孩儿最终还是跟别人跑了,所以林筱锋一定会很讨厌背叛。

梅凉下巴轻扬,看着林筱锋方向,那木头还低着头。

“林筱锋,我现在还不喜欢你,但我知道你喜欢,就够了。我先试着喜欢你,如果还是不行,咱们就好聚好散。”

林筱锋完全搞不懂梅凉的意思,脑容量完全不够用,难道她是那个意思?哪个意思啊?搞不懂啊!我应该怎么回答呢?

“林筱锋,我是认真的。我不可能喜欢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我和你,高中三年几乎天天见面,你的人品我很清楚。你的迟钝我也很清楚。你要是真喜欢我,就不要轻易离开我,因为我要爱上一个人,要花的时间——可能很长。”梅凉的语气近乎哀求。

林筱锋又思考了很久,他是真的乱了,今天这个场景他是从来没想到过的。

不过他是很认真地在思考,终于他鼓起勇气看梅凉的眼睛。梅凉的眼睛里仿佛有水光,很容易又暗了下去。

林筱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话,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但是林筱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一夜没睡。第二天清晨发短信:“太后,我们现在是在一起了吧?”

梅凉无语得很,这人也太迟钝了。回:“嗯。”

林筱锋这才好好睡了一觉,下午四点钟才醒,正好撞上海怪的生物钟,他平时都是凌晨两点睡,下午四点起,于是两个人去打台球。

“黑子,你今天状态不错啊!”

林筱锋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觉得满肚子都是小兔子在跳。

“嘿嘿……”又是傻笑。

“海怪……我有女朋友了。”

“哈?!你骗谁呢?”海怪完全不相信,平时都是他在林筱锋面前炫耀自己的女人缘,林筱锋居然能自己追到女朋友?!

“你怎么追上的?!”

“哦……我想想……好像没追……”林筱锋抓抓后脑勺,百思不得其解,他好像真的没有追啊。

海怪完全不相信,难道还有女的主动追你?

“说吧,谁啊?我认识吗?”看看哪个女的这么不长眼。

老实说,海怪比较怕林筱锋被女人骗,不过傻人有傻福也说不准。

“梅凉,就是国旗班的那个梅子悦。”

“哈?!那个女的?!”海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那个女的你HOLD住吗?!”海怪自以为气场还是比较强,但是看到梅凉的时候完全不敢主动搭话。

“她怎么了?”林筱锋这下不高兴了,“我觉得她很好啊!”

海怪觉得林筱锋已经没救了。

事实上,梅凉远比他想象中更任性、更霸道、更无理取闹。

林筱锋的忍耐力越来越强大,但只限在面对梅凉的时候。

两个人一直很平淡。第一次过情人节,林筱锋送梅凉一大盒巧克力,好像是108颗心形。梅凉很诧异,心想这个木头居然开窍了?

梅凉很高兴,这是她第一次收到情人节礼物,第一次收到巧克力。嘴上还是违心地说:“哎呀,买什么巧克力啊?很贵吧?”

林筱锋看梅凉很高兴,心里喜滋滋的,憨憨地说:“哪儿啊!不贵,我老妈她单位发的,我偷出来的,嘿嘿……诶?梅凉,怎么走了啊!?等等我呀!”

这个黑木头注定永远开不了窍的。

其实林筱锋并没有梅凉想象中那么傻,很多事情,他心里明白,却不知道怎么表达。梅凉犯文艺病的时候,他只能呆呆地站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办。

他完全不知道梅凉到底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她有没有开始喜欢自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离开。

那次“表白”后两人去了不同的地方读书。一两月见一次。

第一次坐动车去重庆的时候,林筱锋提前几天就开始收拾行李,一夜没睡一双熊猫眼就上了车。到了校门口还不敢相信,一路轻飘飘的,太过紧张就不停地抽烟。

看到梅凉从教学楼走下来的时候,林筱锋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心里对自己说:哎呀,这就是我女朋友,真漂亮。

梅凉一来就皱眉头,林筱锋的心揪了起来,怎么了?她不高兴了?

“怎么抽这么多烟?你还嫌自己不够黑?”

林筱锋从小学就开始抽烟,期间戒过很多次,都没有成功,烟瘾犯的时候整个人都很萎靡。

不过第二次来重庆的时候,林筱锋已经戒烟了,彻底地。

梅凉一开始不懂戒烟有多难,后来看了自家老爹戒烟的萎靡样,跟少了半条命似的,才反应过来,原来在两人分开的时候,林筱锋也这么努力。

第一次牵手,是梅凉主动,为了逃避推销玫瑰的小姑娘,梅凉拉着他跑了半条街。

第一次一起吃饭,林筱锋提议去KFC,梅凉说“看着门口那个老头儿就不爽,笑里藏刀的感觉”。林筱锋仔细看了看KFC老爷爷,好像真是这么回事,跟奸商似的。于是去苍蝇馆子吃了两碗肥肠面。

第一次接吻,是在广场的一棵香樟树下,一位行乞者走过来,不太好意思又走开了。那次分别后,林筱锋给梅凉发短信:“太后,这是我的初吻,你要对我负责。”

第一次上林筱锋的家门,梅凉很不愿意,觉得不到谈婚论嫁就见家人会不自由。但是林爸已经邀请她很多次,,这次实在推脱不了。

林爸见面就喊:“语文课代表!我们真是有缘啊!”

林妈很端庄,没有林爸那么热情过度。

林妈很喜欢给梅凉买衣服,她说她做梦都想要个女儿。两个女人在服装店里挑衣服的时候,把林筱锋晾在一边,他很是怨念。

梅凉暑假在重庆准备司法考试的时候,林爸到重庆办事,倒了好几趟车去看梅凉,带了一大包东西,是林妈给她买的衣服,怕暑假一过天就凉了,赶紧带过来。打开袋子,大概有十几件。

林筱锋惹林爸生气的时候,林爸会向梅凉告状:“语文课代表,那天你们家小锋子好像跟朋友去吃饭,听声音应该是个女的。”

老子治不了你,总有人能治你!

梅凉很淡定地说:“林叔,没事的,他不敢。”

林妈听了很高兴,家里混世魔王有人管了。

人家说热恋期一般是前三个月,可是梅凉和林筱锋没有冷淡期,也没有特别热络的时候。

“林肥肥,我们的热恋期是什么时候。”林肥肥是最近才取的,因为林爸说他们俩在家里没有昵称,叫全名好麻烦。林筱锋最近胖了不少,梅凉便叫他林肥肥。

“热恋期?”林筱锋傻乎乎地思索半天,最后说:“我觉得我们一直在热恋期啊!这四年,每天都是。”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七十一)完结章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51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