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出事其妻章泽天却被群嘲:为什么被舆论羞辱的总是女人?

            ( 一 )“被犯错”的女人们

沸沸扬扬的“刘强东在美涉嫌性侵案”消息刚一出来,就以王思聪的一条微博被引起轩然大波,大意是,章泽天要改叫抹茶妹妹了。

此后,大量的疑似涉事女主照片,和刘强东的太太章泽天的照片被放在一起,大量调侃群嘲的言论在社交媒体涌现“不知妻美,但知胸大”。

根据最新的美国警方披露的信息,刘强东是以涉嫌性侵被带走调查的,随即释放,并未缴纳保释金。这两天刘强东已回国开始正常工作,案件尚无定论。

而网上疯传的涉事女主照片也被证实是珠海某网红,并不是当事人,也跟本案无关。但是涉事女主和刘强东的太太章泽天,已经被男人们的意淫和嘲笑刷了屏,并在网络上演绎出许多针对女性的言论:

“刘强东那么有钱,用得着强奸吗”

“应该是价格没谈拢,女方才反口控诉刘强东”

“地位那么高的人,不止于做出这种事”

前不久,媒体人章文被举报涉嫌强奸,在蒋方舟和易小荷实名披露章文性骚扰的行为后,她们的照片也被放到网上,被评论“你说有人骚扰她们,也得有人信啊”“真想构陷,去找几个漂亮点的女生再来好吗”。

这些言论,总结起来就只会打一张牌:羞耻感。

这些女性在经历了被出轨、离婚、性侵、性骚扰之后,脏水反而第一个泼向了她们。

然而一次又一次,女人是怎么从受害者变成“羞耻罪犯”的?即便这些女性在事实上并没有做错什么,然而攻击女性的软肋还是可以轻易被找到。

羞耻感真正发挥作用的,不仅在于别人说了什么,更在于自己内心会被唤起淹没性的羞耻。

当性侵案发生时,有一种羞耻叫,“你被性侵是因为你穿的少”。

面对被出轨的现实,有一种羞耻叫,“你老公出轨是因为你无能”。

面对离婚,有一种羞耻叫,“你离婚就是你失败”。

面对单身,有一种羞耻叫,“你不结婚就是嫁不出去”。

在两性关系的领域,有许多对女性预设的羞耻,可以颠覆事实,而让人觉得“我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

        ( 二 )为什么被羞辱的总是女人

在刘强东涉嫌性侵案中,受害者被公然物化:因为她胸大、貌美,足以让刘强东这样的人都会冲动犯错,还有可能是性交易失败,而反讹刘强东……

女性会以自身性别资源,来换取社会资源,这样的观点并不鲜见,然而在社会观念中,还有更广泛的对女性的物化,几乎每一个女人的成长都会遇到,那就是将女人的成功定义成:外貌的成功和婚嫁的成功。

记得前不久,有一位女博士的新闻,男友因为她想考博士而分手,理由是不希望女方太强。当她毕业典礼的视频传至网络,甚至可以看到,不仅是男性,也有一些女性不认同她的经历,认为就算获得博士的学历,没有男友的大龄剩女仍然是“失败”。

社会观念的强大,在于即使你在理性上不认同这些观点,在感受上,仍然会受到撼动。

记得一位女生在刚刚分手后,很痛苦地告诉我:我觉得和前男友真的不适合,但是周围的一切都告诉我,你30岁了,还不结婚,这样是不对的。

“周围的一切”来自她的父母、朋友、同事,她从小所生长的社会环境,似乎都在告诉她,这样不对。而社会观念的来源,有三个:

①女性作为独立个体,会遭遇物化

在两性关系中,相比男性,女性是更容易被物化的那一方。例如,社会普遍认为,一个像刘强东那样事业成功的富豪,他可以利用成功的资本,去换取任何他想要的社会资源,包括女人的性资源。

而相反,涉嫌性侵案的女性受害者,却被大多数人当成是在通过美貌做性交易,甚至有阴谋论认为,是在给刘设圈套,而没有人去真正关注受害当事人是否真的被侵害。

②性别暴力的根深蒂固

在社会性别体系中,男性一直是被宽容的一方,这种宽容,是社会权力体系的再现,同样,在这个体系中,女性也一直在遭受着性别暴力。

1993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消除对妇女暴力宣言》,首次明确提出了“针对妇女的暴力”(Violence against Women)的概念,界定为“对妇女造成或可能造成身心方面或性方面的伤害或痛苦的任何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包括威胁进行这类行为、强迫或任意剥夺自由,而不论其发生在公共生活,还是私人生活中”。

而这样的性别暴力,已经渗透在日常生活中,不仅被男性认同,同样也被女性自身所认同。

最典型的例子是,当出现男性家庭暴力时,受害的女性会反过来为男方找理由,例如他是因为心情不好、工作不顺利、喝醉了酒才这样、是我惹到他了……诸如此类的理由,真正根源在于不平等的社会性别关系,这也正是性别暴力广泛存在并难以消除的原因所在。

③用“嫁得出去”和老公是“忠犬”来狭隘地衡量女性的成功

最近,知名自媒体人咪蒙先是被传离婚,而后她本人发出文章,承认十多来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夫妻二人理性分手。网上却由此引发了大量幸灾乐祸看人笑话的羞辱言论,认为咪蒙之前曾多次秀恩爱,而现在被离婚事实“打脸”。

将社会普遍认为的“离婚就是女人的失败”狭隘偏见用来尽其所能的羞辱咪蒙。

在相亲市场上,这样的现象更明显:离婚的男人依然受到追逐,只要他事业成功,有能力维系家庭;而离婚的女人,则被放在“被挑选”的位置上,个人的事业、兴趣、能力、爱好,在离婚这个事实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

婚恋领域的成功标准,要求女性不仅是能够“嫁得好”,后续还有一系列KPI:老公对自己好,老公不出轨。

用这些标准衡量女性成功与否,再次让女性面临理性和感受上长期的挑战,个人选择要放在一个标准下来衡量,感受时常被社会观念所否认和颠覆。

(  三 )拒绝性别暴力,我们应该怎么做

当这个时代越来越提倡,个人的选择和主观幸福是重要的,女性在面临性别暴力时,也增加了许多反抗的机会,拒绝性别暴力,我们应该怎么做?

第一,正确归因。

具体的说,在感觉被羞辱的时候,可以怎么办?举一个例子,一个女孩在相亲时,被男方问“你是处女吗”,她当即脸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实际上,在心理上她已经被“霸凌”了,和“处女”有关的一切观念,在一瞬间让她充满了羞耻感。

而正确归因是,这个男人之所以会问这个问题,有他个人的原因,而自己是不是处女,跟他毫无关系。

第二,不自我物化贬低。

发挥性别魅力和性别优势,和利用性别资源做交易,是两件不同性质的事情,但是如果你被羞耻感占据,就很难去区分二者的区别。

最典型的例子是,在工作场合被男上司骚扰的女人,害怕自己如果反抗,会影响工作,同时也会有交易之嫌。女人可以有潜在的愿望,比如希望自己对异性有吸引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方可以借助钱权的优势而随意侵犯自己。

第三,对性别暴力进行反思。

其实我们身边,不乏一些女性对性别暴力是认同的,比如,身为女性但会参与羞辱女性,这是性别不平等,带给女性一种深层而顽固的自我认同。如果你认为身为女性应当受到尊重,最有力量的方式,是去反思和觉察自身是如何被性别不平等所影响的。

或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发生类似事件,被羞辱的依然会是女性,或许“我没有做错什么”和“我是做错事的那个人”之间的激烈矛盾,依然会回荡在女性内心。

然而,最重要的是,女性能拥有一种自我珍视的能力,去区别性别暴力和自己的感受。在过去,一个人羞辱女性,然后女性就感到羞耻,这是社会观念影响下条件反射式的反应;而现在,女性可以选择的是,觉察到自身并非如对方说的那样,从而去看清对方发起羞辱的原因。

日本知名心理学家加藤谛三曾经说过“一个人只有拥有自己的内在世界,才会有真正的安全感。而一个人如果再具备多一点的自主性,就能从那些看似温情脉脉实则冷漠的伤害中做出判断,并作出到底要不要远离的判断。而这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岔路口。”

愿我们每个女性,都能努力发掘自己的自主性,珍惜自己的感受,在一次又一次社会舆论对女性的不公平中,选择主动的远离和屏蔽这些舆论伤害,并且不做伤害其他女性的舆论同谋。眼里有他人,心里有真爱。

铱修幸福研习社

关注生命成长、职场幸福、亲密关系、亲子育等幸福领导力相关话题。

研习社在荔枝微课有音频课程,提供碎片化学习方式,让您在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幸福领导力的知识。还有线下面对面课堂,深度交流,确保终生成长实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