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玛格丽:生生不息的高庭玫瑰

96
哭泣的洋葱头
2017.08.11 15:11* 字数 1398

纵观整个剧集,玛格丽在我心中称得上是最具智慧,也是最有资格进入权力的游戏核心体系的人,当然我是指和她的同辈相比较,她有着麋鹿般温柔的双眼,笑起来和她哥哥很像。自小受荆棘女王奥莲娜的影响,具备了智慧,美貌,耐心等优秀贵族女孩该有的一切品质,可称得上是贵族女孩的行为典范。

她不同于珊莎,对自己家族的需求有着清醒的认识,先后三次嫁人的她明白,婚姻只不过是维持家族地位的工具,她不会对丈夫投入真正的感情,但是她能温柔和善的对待她的每一任丈夫。

第一任:蓝礼

这是玛格丽的第一次婚姻,但她的丈夫并不爱她,噢,或者说他并不爱女人。但玛格丽不在乎,她只想与他生下继承人,即使和国王和他哥哥一起她也毫不介意,她爱自己家人,所以她并不觉得这是一种背叛,相反她希望他们三个人一起创造一个美好灿烂的未来,可是蓝礼没能等到这一天就挂了。

第二任:乔弗里

乔弗里简直可以用变态形容,他残忍,阴毒,没有一颗常人该有的慈悲之心,在瑟曦的教育下他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狮子,也没人可以和他相处。但玛格丽却做到了,她几句话就可以平复乔弗里暴躁的情绪,她想把乔弗里引向正路,做一个正常的君主,爱护自己的子民,希望他做一名正常的丈夫给予她家族应有的庇护。


但是,她忽视了瑟曦的威胁,瑟曦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听命于另一个女人,在她看来,这是提利尔家族企图染指铁王座,尽管她苦口婆心的劝说乔弗里。但在乔弗里的眼中,母亲的劝说和暗示就是在嫉妒,而玛格丽则在有些失态的瑟曦的衬托下显得那么温婉可人。

所以,就连乔弗里也难以抵抗这位高庭玫瑰的魅力,因为她不但长的美丽,聪慧,还有长袖善舞的社交手段。

但是,荆棘女王奥莲娜却无法看着孙女去和这位残忍的君王相处,她结束了这位疯狂君主短暂的一生。

于是,第二段婚姻也告一段落,不过对玛格丽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说个题外话,这张图,是亨利八世和安妮博林狩猎图。巧合的是,在电视剧中这个镜头居然和古画如此相似,而且玛格丽的演员也演过安妮博林。

第三任:托曼

托曼是个单纯的孩子,王座的重担过早的落在了这位少年身上,他没有准备事实上他也来不及准备,但他是真爱着这个看起来如麋鹿般温柔的女性。新婚之夜他问玛格丽:“王后的称号对你来说陌生吗?”玛格丽答:“非常陌生,陛下。” 瞧多么单纯的孩子啊,一个已经经历过两段婚姻的女人怎么可能对此陌生呢?

可是在君临,玛格丽别无选择,不伪装自己,面临的就会是死亡,即便是在爱自己的丈夫面前。


所以,即使是她后来被关进监狱时她也不会撕下伪装,这个监狱曾使瑟曦,洛拉斯低头,但没能摧毁玛格丽的意志,只要她不想,就没有什么可以打败她

在她传出去的纸条中,画了一朵玫瑰图样,她是想让祖母知道,她还没有被摧毁,她还是那朵生生不息的金色玫瑰。

至于,最后她被野火炸死的结局,完全是因为她对家族的爱使她无法放弃洛拉斯,如果她能像珊莎一样愿意放弃自己的兄弟的话(在雪诺想要营救瑞肯时,珊莎说这是小剥皮的圈套,不愿雪诺带兵营救),她也不会这般飞蛾扑火。说不定,智慧的她可以设计杀死瑟曦和大麻雀,问鼎铁王座。



书中对她没有用pov的视角来写,所以她对君临平民的关心,和对珊莎的示好,只是为了家族利益还是参杂了些同情心,我们不得而知。

但抛开这些不谈,玛格丽是就像玫瑰的生长那样,慢慢的缠绕在权力的中心,不伤害你,但是却能牢牢的抓紧你。对家族的爱使这朵玫瑰盛开在君临,但也正是这份爱使这朵玫瑰凋谢在君临。

不过,这一次,她终于可以卸下伪装了。





已发布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