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

苏州,胥门

姑苏的一天从这处沉寂了千年的古迹开始……门外的码头上人来人往,人流量开始多了起来,大部分都是来旅游的商客。叫卖声,喧闹声不绝于耳……这座古迹,无不透露着苏城的繁华。

或者说,它是苏城历史变迁的唯一见证。

“那箱整的到了吗?”

码头一艘不起眼的船上,一个白衫少年成了这里唯一的顾客。

倒不是船上的物件少……恰恰相反,这艘船上的本地玩意儿比岸上那些还要全。

之所以没人上这艘船,是因为这船家脾气怪……要他的东西,不能买,只能换。

没错,以物换物,只要能给他他认为换得值的,无论多少钱,他都会换。

白衫少年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稀奇事,托人一番打听后终于找到了船家。

少年叫水煜,是当地产茶大户水家的少爷,但和水家的传统不同,茶商世家的他却迷上了丝绸。

“你这个蔑祖的畜生!”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和父亲说将水家的丝绸也发展起来,换来的却是父亲的一顿臭骂和一个清脆的巴掌。

水家的规矩,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更新。

更新的,只有表面上的词句

他永远不会忘记,父亲那次的表情和家族其余表亲的轻蔑。

但他没有放弃,暗地里,他将每次交易的边角料利润收集起来,自己出资经营了一家丝绸厂……但收益并不是很高,甚至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所以,他这次来找这个船家,是为了一个关乎丝绸厂存亡安危的要求……

“我要五箱龙羽花。”

这是他对船家提出的一个不可能要求………毕竟,五箱龙羽花,那要淘多少个沙兜子才能全部收齐。

然而船家没有太惊讶,只是点了点头,便摇起船橹离开了。

代价,却只是五筒水烟。

这代价,倒也是稀奇的……但他没有太过在意。

……

“已经到了。”

船家和少年一样,穿着异于常人的破衫。

他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上个世纪的水烟壶,熟练地点了起来,吐出的烟却没有任何烟味。

相反的,有股淡淡的茶香。

“在哪?”少年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喏。”船家用烟杆指向了船后的大箱子,伸出左手“老规矩,换的东西呢?”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但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香囊“这里,一个子儿都没少,你点点。”随后便将香囊扔向船家。

船家一把接住,点了点里面的东西,确认无误后便点了点头示意其可以拿货了。

少年得到暗示后立马冲向船尾,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箱子。

那可是五箱龙羽花……炒成花茶卖的话即便是对于水家也是大赚一笔的买卖!

只是……

“怎么回事?!”

水煜看着空空如也的箱子,满脸错愕。

刚刚,他明明闻到茶香……

怎么现在,却空空如也?

而且身体……怎么这么软呢……

“噗!”

这时,一把匕首,穿透他了腹部……背后传来船家阴冷的笑声。

“真是个钱袋子。”船家用看向猎物的眼神看向他“没想到水家的少爷胆子这么大,居然连我的船都敢上!”

“你……”他颤颤巍巍地指着船家,嘴角越来越多的血从嘴里溢了出来。

“水少爷,您可真给我出难题啊~”船家用阴阳怪气地声音说道“五箱龙羽花,别说是我了,整个苏州都没人出得起吧……”

“所以,你猜猜我怎么办啊?”

水煜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血量的迅速流失让水煜只能单纯地看着他嘴唇的蠕动。

腹部的刺痛已经让他的痛感从痛觉神经转移到听觉神经上……现在他只能感到耳朵里全是“嗡嗡”的耳鸣,只能惊怒地看着他。

他看水煜没有说话以为他被自己吓傻了,就大笑起来“真是笨啊……不仅笨而且还傻了!”

“我当然是打算杀了你啊!”

“只要杀了你,什么都好办了……所以我才当着你的面抽水烟。”

“因为那水烟,可是罂粟的壳做的……只要你吸一口,就会产生幻觉,虽然只有一会儿,但也够你受的了。”

“哈哈哈!”

他在原地大笑起来,他大笑,他咆哮,犹如魔鬼对罂粟的欣喜,也像猎食者捕食到猎物的狂欢……水煜看着船上此刻疯癫的他,只能惊恐地盯着他,不敢出声。

“所以……”

这时,他停住了笑,一把抓住水煜的头发。

“呜呜!”水煜挣扎起来,但虚弱的身子却并没起到什么作用。

“水家少爷,您安息着吧……水煜这个人,我会替您演好的!”

船家笑着把水煜往水里按了下去,他痛苦挣扎,水花溅到了船家的脸上。

船家没有愤怒,反而更为兴奋,猛地将他整个人‘通’一下按入水底……血染红了船尾的水面。

今天还是照旧,来往的人谈着生意,所有的人都忙着自己手上的活,似乎一切都没发生……

……

“这是?”

他捂着头起来,却什么都看不见。

周围的黑暗,划破了他的视线。

自己……不是死了吗?

他好奇的打量这一切,绞却不自觉地走动着……似乎是有人操纵着,欲将他带向一个未知的世界。

他沿着黑暗行走,似乎想要得到最终的答案。

“嘀……嘀……”

四周的水声萦绕他的耳畔……他停了停,环顾了眼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奇怪……哪来的水声?”他喃喃自问一句,继续沿着黑暗行走。

“呜~”

突然,水声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悠扬的笛声。

似远,似近。

“怎么又有笛声了?”他略有紧张,手紧紧攥住。

笛声时断时续,时而高昂,时而低沉……似乎是被人规律地吹奏着。

“哆……哆唻咪……啦……啦……”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跟着曲子哼了起来。

“啦………啦咪………哆啦啦……哆……咪啦哆……”

这曲子……自己好像在哪听过?

他挠了挠头,努力回忆了下,却没有任何记忆的痕迹。

“究竟在哪听过呢.……”他努力挠头回忆,却还是没有任何记忆。

“怎么还没到尽头啊?”

从刚刚醒来到现在,约莫已经三个时辰过去了……但他走了这么久除了笛声就是这周围的黑暗。

“难道这里就没有尽头吗?!”

终于他耐不住性子,开始抱怨起来,脚步也慢慢快了起来。

“唔!”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强光刺进他的眼中,他连忙用手一挡,余光匆匆暼了一眼,却没看得仔细。

他揉了揉眼睛,待能看清后被眼前的一幕完全震撼地说不出话来。

他的脚下,无数的星辰闪耀着……周围全是新生的星系,这个宇宙,此时像个婴儿一样开始了新生。

“这是……宇宙?!”他张大了嘴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连忙转头看向之前的黑暗空间,却发现空间已经完全消失。

“难道刚刚那个是还没诞生的宇宙……这样的话我不就是宇宙间第一个生灵了?”

“不,还不能算。”

此时,一个淡淡地声音响起。

“你是谁?!”他对着虚空大喊。

“我就是这个宇宙。”

“你是宇宙之灵?“他愕然了一会儿……没想到这种玄幻小说的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不过一会儿后便释然了……自己都到这里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再可怕,会比人心还可怕吗?

“对于你们那个宇宙而言,是的。”

“我们宇宙?这里是平行时空?”

“没错。”声音的语气中多了些许赞许,“用你们的话解释………此处便是二次元。“

“二……次元?”

他怔怔地呆在那儿……毕竟一个正常人被人告诉这是二次元的话应该会崩溃的吧。

毕竟,是关乎世界观的事……

“那么。”这时,他忽然开口“能不能把我送回去?”

这是他的试探……如果和它说的一样的话,送他回去这种事简直易如反掌。

然而………

“对不起,不能。”声音冰冷地答道。

“为什么?你不是宇宙之灵吗?”

“你的存在已经使那个宇宙‘你’的时间线被修改,如果再把你送回去会导致时间紊乱,到时候会间接影响到其他人的时间线,这样会很麻烦。”

“那怎么办?总不能像只鬼一样在这儿飘着吧。”他挠了挠头。

“如果要解决的话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他听到还有机会立马变得激动起来。

“这是个新生的宇宙,而你的身份和生活轨迹以及时间线都没有形成,所以你可以选择用一个全新的种族和身份活下来。”

“也就是说我可以活在二次元?”他觉得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梦幻起来,感觉自己正在尝试着一项绝对不可能的任务。

“是的,作为补偿我会帮你随机抽取一个世界并给予你相应的能力。”宇宙之灵的声音又淡淡响了起来。

“哦……”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我同意你的建议,开始吧。”

“那么,开始了。”

突然,他的周围全是阳光般的温暖,感觉什么正在从他身体里悄然滋生出来……

此刻,所有的星球各自,也开始了运作。

一台叫命运的纺织机,开始运转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0. 为你拼拼凑凑,挑挑拣拣,也写不出一首荡气迂回的长歌。 01. 出发北上是一个晴好的冬日晌午。忍具铺老板简简...
    六芒老光阅读 589评论 0 3
  • 文/苏白 插画/子丑 小一拿着腿骨向我炫耀的时候,我并不害怕,并且与之争夺,结果腿骨便断了,我踹了他一脚。 之前,...
    苏薇菇凉阅读 140评论 1 1
  • 漫漫红尘花间酒,儿女私情难消受。凡间岂知天上事,韶华不为少年留。恨也悠悠,伤也悠悠,世恶道险几曾休。仙魔殊途本无道...
    喂我养你啊阅读 90评论 0 1
  • 今天是4月13号,我被夜晚的雷惊醒,你转过身抱着我,用手捂着我的耳朵,让我又安然睡去,风放肆呼啸,我只感觉外面在被...
    肆爱阅读 15评论 0 0
  • zephyr1125阅读 3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