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体谅,会成为他们的依赖!

老公的奶奶,八十多岁,患有小脑萎缩,一阵阵,脑子不清楚——乱说胡话,骂人。在家里待不住,总是往外跑,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喊她吃饭,嘴里应着,盛饭的功夫,就跑出去老远,我们得找半天,还不愿意回来。

其实,小脑萎缩的人,她的心智年龄已经退化到几岁的时候。如同百般挑剔的孩子,只愿对着最亲近的人依赖,撒娇,耍脾气。

不骂人的时候,奶奶每天跟在婆婆的身后,像个小尾巴。一会儿看不见,就会惊慌失措地到处寻找。可当奶奶犯病骂人的时候,骂婆婆也是最凶的。婆婆有时也会抱怨,但属于“刀子嘴豆腐心。”过后还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奶奶。

我很佩服她的隐忍和承受力。婆婆没有多高的文化,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她说:“我们要体谅奶奶,她病了,她骂人的时候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奶奶现在就是个孩子,不要总和她针对。”

想想,当我们还是几岁稚龄,父母何尝不是全盘接纳我们各种毫无理由的耍赖。那现在,父母老了,变成我们小时候的样子,我们又怎么能对她们有所厌烦,嫌弃!

什么是体谅呢?敷衍,迁就,妥协,不与他计较?父母作为后盾,为我们遮风挡雨,老了,尽管身体已然脆弱,但内心仍是坚强的。他们渴望我们心灵上的理解,包容。

父亲有五个兄弟,大伯十几岁时领着两个叔叔闯荡东北,之后定居在那儿,由于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近几年都没有回来过。

家里只有父亲和三叔。自从三叔骤然去世,父亲心里承受不住,愈发觉得要在有生之年去看看远在东北的兄弟。

去年在知道大伯和叔叔心脏动手术时,就坐立不安,想要去看,最终没能成行。今年三叔去世,什么都不能阻挡父亲。年纪越大,对于亲情的维系就越渴望。儿时我们依赖父母,现在终于有了让父母依赖的机会。尽管父亲的膝盖已经不适合长时间行走,我和姐姐仍然决定带父亲去一趟,以免将来留下遗憾。见面后,父亲全然忘记了旅途的疲惫,和大伯,叔叔几人,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对方,说不出一句话。他们脸上激动的神情,和眼眶里含着的泪水,让旁边的我们动容不已,也更加理解他们之间浓浓地亲情牵绊。

我们非常理解奶奶年轻时受过的苦,但当她小脑萎缩愈加严重,神志不清时,不光理解,还要包容她的一切。

奶奶已经不认识周围的人,公婆常伴左右也认不清,常常叫错名字。但她对很久以前的事,却记得很清楚。一天早起,婆婆喊奶奶起床,拉开门屋里白花花一片,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团团雪白的棉絮。再看床上,奶奶被一团棉絮包裹着,只露出乱蓬蓬花白的头发和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手上还不停的拆着盖着的被子,已经快拆完了。婆婆气得说不出话,最后哭笑不得的问:“妈,你晚上不睡觉,拆棉被干嘛?”奶奶喏喏地说:“小起(公公名字)被子薄,我怕他冷,从我的被子里拆棉花给他絮厚点。”

婆婆听了奶奶的话,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动手,帮奶奶把被子絮的又厚又软,奶奶摸着被子说:“这下好了,小起再也冻不着了,谢谢了他婶子”。啧!又把儿媳妇当成了邻居。

奶奶老了,神志不清,但她仍然记得疼爱自己的孩子,宁可自己冷点儿也不能让他们受冻。

父母不甘心于身体上的逐渐衰老,心灵上更需要慰籍,对她们不要敷衍,体谅他们,充满理解,包容的体谅,我们的体谅,会变成他们的依赖!

当未来的某一天,
我们到了望七,望八,再奢侈点,望九的年纪,
我们走不动了,神志不清了,我们想要的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我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像是只属于自己的,又像是一种执念,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可是又很深刻。...
    TYTperi阅读 113评论 0 0
  • 昨儿看到一个人提问我现在所用的护肤品:为什么这个三无产品有那么好评,刷出来的么? 从2011年我申请了淘宝账户,从...
    听禅落雪阅读 182评论 2 4
  • 乍回眸, 又回眸, 脉脉含情尽是忧。 无言可劝留。 聚亦愁, 别亦愁, 万里郎行要取侯。 天涯魂梦幽。
    仙女下凡尘阅读 93评论 9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