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的仪式感

我似乎和茶叶有着不解之缘,一开始是高中那会儿早上上课总打瞌睡,只好买来茶叶提神;后来是看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看得入了迷,看着看着就感觉到了茶叶那种给中国人的带来的影响,不仅是金钱,还是精神上的洗礼,看着那些寺庙里的僧人修行而种茶采茶,我的心就会特别宁静;最后是上班的时候,早上我依旧要早起阅读写作,还要提神,我就会给自己泡一杯茶,想象这是今天带给我的心静和好运,这也就变成了我早上写作时的一种仪式。

“所谓仪式感,就是使得某个日子区别于其他日子,某个时刻不同于其它时刻的一种形式。”
我现在一周可能会有那么三四天早起,然后泡壶茶,打开电脑,阅读一个番茄钟,然后再开始写作,这就是我写作前的仪式感。
之前看村上春树的《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发现写作和学习原来那么可以自律。村上春树每天4点起床,写作5个小时,下午游泳1小时或者跑步1.5小时,晚上9点就寝,30年如一日,从未改变。
严歌苓在《写作是自律并坚持的日常生活》中提到,她每天写作6小时,每隔一天要游泳1000米。

有那么一些时刻,我爱上了“自律”这个词,我想,这个词大概是一个“手动幸运”的词,就是我们可以自己控制的,增加自己人生中“幸运加成”的一个词。
村上春树说: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烧水煮咖啡,端着咖啡杯走向书桌,这一刻,是“幸福的感觉”。
我端着茶杯走向书桌的时候,也能感觉到这种“幸福的感觉”,大概是一种掌控自己命运的快感。
“和人生豪赌一场吧,因为赌赢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村上春树以高度自律完成了自己对写作的赌博,他赌赢了。
我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同样的,我决定自律的完成它,就像读书时那种日夜刷题后,高考成绩出来时那种“赌赢”的心情,真的很爽。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