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陵鬼怪传之幻影迷途(七)

“走出这个寨子后,你想好了如何面对此间世界,那个未来的自己吗?”陈云墨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望着他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三日后,三男一女以极快的速度在高山原野上奔驰。一行人脚下,浮着层层雾气,偶尔凸起的土丘,是唯一能够识别的路标。不远处,万丈悬崖深不见底,轰隆隆的流水声响彻天地。若是普通人见了,恐怕会以为是仙人在云雾之中御剑飞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行人进入了高山原野深处,迷雾中出现座巨大的雪峰,挡住了去路。放眼望去,其他三个方向一片朦胧,不见花草树木,也不见飞禽走兽。

“到了吗?”陈云墨问道。

向叔从寨子出来时,变了个样子,易容到亲妈都认不出来,扯着个太监的嗓子:“公子,就是此处。翻过雪山,那边就是幻影世界。只不过,我们要出了结界,才能过去。”

“与我上次来,又有不同?!”陈云墨显然看出了异样,有些疑惑。

“的确如此,此处空间时常变化,我等每次探路,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向叔如是说。

陈云墨向我和小静儿点了点头,说道:“走吧,到了那边就是磨练心性的时候了。”

“且慢!”向叔突然拦住我们说道。

“怎么?!”我皱眉道。

向叔指着雪峰说道:“我之前说过,雪峰为幻影神峰,是有结界的。为的就是不让那边的人与外围的异域生物接触。神锋上自古就有神域天宫的人,你们之前应该也见过了。倘若遇到了,务必按我交代的行事。否则,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对谁都没好处。”

“知道了,向叔!”

“放心。走吧!”

不再多言,向叔领着众人出了原野,踏雪登峰。穿上早就准备的貂皮大衣,依旧寒风刺骨,那雪片好似刀锋,刮的脸上隐隐作痛。向叔在最前边引路,我拉着小静儿,相互依偎,走在中间,陈云墨断后。他们的安排,也是应景的做法,我也乐于接受。

如此景色,倒是让我想起了《雪山飞狐》中,胡斐和苗若兰互相心许之时。

三月十五,明月满满,夜半高悬,皑皑雪山路,苗若兰依偎在胡斐怀中,银色的月光映着银色的雪光,两人缓缓而行,胡斐除下自己长袍,披在苗若兰身上。月光下,四目交投,於身外之事,竟是全不萦怀。

若不是向叔和陈云墨在场,我真想学学胡斐,对小静儿也咏一句:宜言饮酒,与子偕老。也盼着小静儿对我含情脉脉的说一句: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一声寒风呼啸,把我拉了回来。

我瞟了一眼小静儿,她两个脸冻的通红,气鼓鼓的,有些可爱。恰巧她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想到自己方才胡思乱想,急忙左顾右盼,掩饰尴尬………

抬头一望,幻影神锋就如同长城,横跨在高山原野之上,一坡延绵,直通云海,越过去就是另一番天地。可爬了两个时辰之后,我终于发现,雪峰一座连着一座,越来越高,峰顶看似近在咫尺,却又难以抵达。

翻过一座雪峰,地势放缓,可积雪没膝,两边有山崖,犹如刀锋,山谷中间低洼,不远处立着块巨石,形状犹如佛教宝塔。

“公子,风势渐强,指不定有什么变故,今天就走到此处,休息调养一番,明日再走。”向叔指着山谷中的巨石说道。

我前后看了看,山谷两边雪峰阻挡,看似被风,却是上下通透,有寒风自峰顶而来,贯穿而出,在此处宿营,即便我们修行再好,恐怕也抵不住一夜的冰冻之寒,于是质疑道:“向叔,此地无处避风,恐怕不适合停下来休整吧。”

“哈哈哈,雷公子睿智,确实如此。只不过,若我记得没错,巨石之处,我陈家先辈建有一处避风的地方,应该不难找。”向叔咧嘴笑了笑,径直走向了巨石。

只见向叔掏出一把赤色短剑,剑身为锥子状,看上去特别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他一手放在胸前结印,一手持剑指着巨石,待他口中咒语念完,突然赤色短剑燃起火焰,一条火蛇冲出,将整个巨石层层缠绕,一瞬间巨石被烧得通红,积雪冰块融化,显露出四个大字,小篆书法,刻着:“印心石屋”四个大字。

与此同时,向叔站立之处,缓缓下陷,出现一排台阶,直达巨石底端,里面火把自燃,看上去空间很大,是个不错的地方。

“这是………”我问道。

“此处是陈家先辈历练之时,开辟的休息之所,亦是为后辈留的,雪峰中有不少………”向叔并不忌讳,毫无隐瞒的作了些介绍。

跟着向叔,众人踏进了石屋之中,可才一进去,从里面竟然冲出一道白影,大家避无可避,撞在一起………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