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不忘初心|落日楼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辛弃疾


                                      01

十月初八,旌旗招展,北风猎猎,凭楼远眺,残阳如血。

一个又高又瘦的黑衣女子负手立在栏杆边上,仰头看着黑底金边,书着“落日楼”三个血红大字的酒旗在风中猎猎做响,嘴角边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背后忽然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道:“多年不见,三妹还是一如当年模样,可是,大哥却老了。”

女子仍然背向而立,淡淡道:“大哥说笑了,二十年过去,谁能不老呢?人老了不要紧,心不老,就好了。”

男子沉默了一下,强笑道:“大哥年纪大了……”

“谁说大哥年纪大了?”一个冷冽的声音截口道:“大哥为了匡扶武林正义,十年来苦心戮力,耗尽心血,苦苦支撑江湖危局,试问当今武林谁不尊称一声胡大侠?”

“倒是三妹你,”后来的人冷笑道:“想当初我们兄妹三人在此义结金兰,发下誓愿要尽展所能,匡扶正道,荡尽江湖污秽之气。结果呢?”

“结果大哥做了武林盟主,成了武林正义的化身,二哥进了六扇门,做了天下武人的榜样。只有我……”黑衣女子轻笑起来,“浪迹江湖十几载,成了人人喊杀的黑道杀手。”

她慢慢转身,看着面前一站一坐,却表情同样凝重的两人。

坐着的是大哥,明明不到五十的年纪,却披着一头白发,脸上尽是岁月留下刀劈斧凿般的痕迹。

站着的是二哥,剑眉星目,身材修长,唇下微微留了些胡须。刚到不惑之年已经做到了六扇门总捕头的位子。常年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除了阴郁什么都看不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位哥哥今天到这里来,恐怕不是为了找我叙旧的吧?”黑衣女子淡淡问着,自行走到栏杆边的座位坐下,伸手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在你刺杀白光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日。”二哥冷冷道,“我奉命追捕黑道第一杀手锦瑟,却没想到锦瑟竟然是三妹你。”


                                      02
他死死盯着黑衣女子的脸,似乎想用目光将她杀掉。

“锦瑟无端五十弦,出道十年来,共刺杀了朝廷大员十五名,江湖侠士三十六人。其中包括上一任武林盟主司空老人,神剑山庄前庄主凤洗梧,秦相夫人张氏,骠骑将军马士昭。这些人命,你赚了多少钱?有人说,只要给五十万两,锦瑟就可以让大宋换个皇帝。你就如此爱钱,全盘不顾天下大局,江湖道义?”

黑衣女子轻笑一声,并不答话,慢慢喝尽了杯中酒,又重新自斟了一杯,端着杯子问道:“大哥呢?你也认为我杀那人是为了钱?”

白发的武林盟主胡不凡看着面前笑靥如花的女子,忽然有种陌生的感觉。过了半晌,他迟疑道:“三妹不是这样的人。二弟你是不是弄错了?三妹怎么能是锦瑟呢?”

“二哥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神捕的柳无恨,怎么会弄错?”黑衣女子锦瑟冷冷嘲笑道。

“弄错了的,是大哥吧。”锦瑟突然转身盯住了大哥的眼睛,“前武林盟主司空老人的事,难道大哥忘了吗?”

看着大哥胡不凡瞪大的眼睛,锦瑟大笑道:“当年你急于坐上武林盟主的位子,偷偷在司空老人的家里暗算了他。为了脱罪,又把罪名安在我头上。”

柳无恨怒道:“你说什么?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把事情栽赃到大哥的头上。”

锦瑟转了转眼睛,喃喃道:“其实我那天藏在他家书房,本就是想杀他的。所以司空老人便算是我杀的。我既担了这名头十年,又有什么可推脱的?”

柳无恨追问道:“司空老人德高望重,与人为善,你与他无仇无怨,为何要杀他?”

锦瑟道:“我与他无仇无怨,有人与他有仇有怨。”

“你果然是拿人钱财,为人杀人!你全然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堕落成了一个拿钱卖命的杀手!”柳无恨愤怒指责道。

锦瑟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慢悠悠道:“司空老人一生人前道貌岸然,人后虐杀少女无数,堪称是伪君子的典范。逃出来的那个女孩子找到我的时候,简直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人了。但是她却硬撑着不肯死去,一定要等到我把仇人的头颅带到她眼前,才肯合眼。”

她的声音变得悲凉不已,肩背开始微微发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无辜受害的女孩愤怒绝望的眼神。

柳无恨微微冷笑道:“你可有证据?司空老人德高望重,岂能就凭你几句话污人清白名声?”

“证据呀,”锦瑟淡淡道:“找证据是六扇门的事,我只是个杀手而已。”

她蓦地转向胡不凡:“我的两位兄长,一个是武林盟主,一个是六扇门总捕头。以你们的线人数和消息网,司空老人一生虐杀少女数量不下百人,你们不可能没收到消息。不过么,在你们的眼里,一百个无辜少女的性命敌不过一个武林盟主德高望重的名声罢了。”


                                      03
她似乎说的累了,重新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右手微微支柱下颌,似乎懒得再说话了。

可是柳无恨刚被揭了伤疤,如何肯放过她?

“司空毕竟是江湖中人,有仇家中伤在所难免。可是张氏和马士昭确一个是诰命夫人,一个是骠骑将军,都是朝廷中人,你又是拿了谁的钱财杀这两人?”

“这两人啊,是我杀的,却没要钱,只是添头而已。”锦瑟慢慢说道。

“因为我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

“你的目标是……”柳无恨问到一半,连忙住口,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锦瑟看了他一眼,眼里的讥诮之色让柳无恨瞬间恼羞成怒。

“你要杀的是秦相!”他脱口而出道,“张氏,马将军,还有刚被你刺杀的白光,他们都是秦相身边的人。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锦瑟笑道:“哪里有什么阴谋?不过是想要秦贼的命罢了!”

  她猛地扬起头来:“你可还记得岳将军?”

“岳将军从七出淮上,拒敌寇于淮水以北,到十战全胜,围困敌军于燕京一城。本可直捣黄龙,却被十二道金牌强行召回。一到临安,便被下狱,而后以谋反之罪杀害。”

锦瑟狠狠地砸了手中的酒杯,怒声道:“朝廷真当天下人的眼睛都是瞎的,耳朵都是聋的吗?”

她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柳无恨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朝廷以为伪造一份岳将军通敌的书信便能瞒过众人?秦贼以为莫须有三个字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还是我的好二哥你认为,只要是朝廷做的事,百姓们只有接受不能反对?”

柳无恨被她逼得倒退了一步,却不肯说话。

胡不凡沉默良久,长叹一声:“即便如此,张氏和两位将军乃是无辜之人……”

“他们何尝无辜!”锦瑟冷冷打断道,“有证人出首张氏乃是主谋,马士昭乃是传令官,白光为临安驻官,若非他二人推波助澜,岳将军何至下狱三日便遭杀害!”

“这么说,你们还策划过劫狱?”


                                    04
锦瑟不再说话,再次仰头看向迎风招展的酒旗。

柳无恨扬声道:“今日本想你若有悔意,便放你一马。不想你如此冥顽不灵!为了天下大义,为了死于你手的几十条人命,我今日便要拿你归案。”

说完,一个纵身直向黑衣女子扑去。手中匕首划出一道极亮的白光,带着凌冽杀气直奔女子咽喉而去。

锦瑟不避不让,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胡不凡急道:“不可!”

挥手发出一把飞刀,将柳无恨的匕首击偏了一点,划向锦瑟的胸口,锦瑟猛的一仰头,重重吐了口血。

锦瑟抚了抚胸口,冷冷瞥了柳无恨一眼,淡淡道:“我既然将你们带到这里来,便没想过活着离开。你又何必着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忽然楼外传来一声轻响,锦瑟立刻转头看向挂着落日楼酒旗的旗杆。

一只红嘴白羽的鸟儿落在旗杆顶上,正在唧唧叫唤。叫了一会儿,展开翅膀绕旗飞了一圈,便震翅飞走了。

一直被锦瑟擒在嘴角的笑意终于到达了眼底,她欢悦地道:“我终于可以走了。”

她整个人透出欢喜来,带着笑意的脸庞仿佛在发光一般。回头看着胡不凡一笑,俨然还是当初那个明媚灿烂的少女。

“大哥,我好欢喜,到了最后,你还愿意救我。”

说完,她的手脚发出一阵抽搐,嘴里喷出大量的鲜血,过了一会,慢慢不动了。

胡不凡看着她脸上尚存的笑意,知道她本就重伤未愈,勉力支撑到现在,又受了柳无恨方才那一击,终于撑不住了。

手里的飞刀握的更紧,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眼眶中的眼泪,向望着旗杆依然在沉思的柳无恨道:“秦相死了。”


                                        05
柳无恨猛的转过头来,“不可能!我调派了六扇门几乎所有的人手去保护秦相,他怎么可能死了!”

“ 你应该很快就能收到消息了。”胡不凡看了一眼旗杆,“三妹走的时候那么高兴,应该是他们筹划多年,终于得手了。她今天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应该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他看着柳无恨愤恨的面孔,慢慢道:“据我所知,这次行动,半柳轩的人也有加入。”

柳无恨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慢坐了下来。
“我知道半柳轩是你当年一手创办,也知道半柳轩做的是收钱卖命的生意。”

“三妹她当年因为对江湖正道失望至极,才走上了杀手这条路。这些年来,她所杀的人,也都是大奸大恶之徒,从未伤过一条无辜性命。可你的半柳轩呢?”

“你方才口口声声指责三妹忘了当初荡尽江湖污秽的誓言,其实,真正忘记的,是你。”

“这十多年来,你从一个衙门九品小捕快做到如今六扇门总捕头,你的手上有没有沾过无辜之人的鲜血?你创办半柳轩,十多年来获利无数,可曾想起过当初的誓言?你维护奸臣贼子秦墨,助他残害朝中忠臣良将,良心可曾在半夜痛过?”

柳无痕被胡不凡一阵指摘,恼羞成怒道:“大哥只说我,你自己呢?你当初是为了做武林盟主杀害司空老人,可不像三妹是为了被残害少女复仇!后来你投靠朝廷,帮助六扇门捉拿了多少岳家军残部!半柳轩虽是我一手创办,你以协调周全之名每年刮走多少钱财!”

“说起江湖污垢,大哥你称第二何人敢称第一?”

胡不凡怒道:“放肆!”一柄飞刀带着他的怒意直直钉向柳无恨的咽喉。


                                      06
柳无恨手中匕首急转,堪堪挡开飞刀,揉身掠向胡不凡,手中匕首翻飞不已,看的人眼花缭乱。

胡不凡双腿不便,轻身功夫远远不如柳无恨,他的飞刀又只擅远攻,不如匕首近身有效,眼看便落了下乘。

一声脆响,胡不凡的飞刀脱手而出,而柳无恨的匕首已经顶在了胡不凡的脖子上。

柳无恨正要说话,忽然胸前一痛,手中匕首本就是吹毛立断绝利之物,手上下意识往前一送,胡不凡的咽喉猛的流出大量鲜血。

他一手推开柳无恨,一手捂住自己的伤口,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你知道为什么你埋伏的人现在都还没出来吗?”

他仰头看着栏杆外的大旗,慢慢道:“我们兄妹三人当年在此结拜。发下誓愿要匡扶正义,荡尽污浊。没想到,二十年后,我们自己却成了江湖上的污浊。”

“只有三妹,”胡不凡温柔的看着锦瑟蜷缩不动的身体,声音轻慢起来,好像生怕会吵醒了她一般。

“只有三妹坚守了自己的承诺,以一己之力努力维护着江湖的正义和纯粹。只有她,做到了不忘初心……”

胡不凡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流了下来。

柳无恨看着胡不凡和锦瑟,一时愤怒,一时惭愧,一时高兴,一时难过,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一个不忘初心!”

反手匕首划过自己的脖子,倒下去之前,他仿佛看见二十年前兄妹三人结拜的画面。

落日楼头,彩霞满天,两个少年一个少女并排跪倒在地,三人捻土为香,朗声道:“我三人愿结为异姓兄妹,……匡扶武林正义,荡尽江湖污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大哥,三妹,我既违背了结拜之誓,定不负同死之约。”柳无恨说完,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落日楼外,夜幕终于展开了黑色的羽翼,将整个天地包裹在内。


琅琊令第十八期:不忘初心

武侠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是南宋文学家辛弃疾创作的一首词,全词就登临所见挥发,由写景进而抒情,...
    诗之源阅读 309评论 0 3
  • 我们今天读诗词,会把辛弃疾当做是豪放派最典型的词人,他的祖父辛赞曾经在金朝的开封做过知府,他自己完全可以再去做金朝...
    樱丸炒桃子啦阅读 148评论 0 0
  • 水瓢是我养的一只加菲猫,它就和动画片里那只黄色的加菲猫一样,除了吃就是睡,对世事毫不关心,除了发现它的猫碗里没有任...
    踏声阅读 91评论 0 2
  • 今天的作业题目是,等我财务自由了,最想做什么? 当然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啦~ 假如真的财务自由了 1、...
    雕刻时光七七阅读 116评论 0 1
  • 钱塘江大潮是农历八月十八日是观潮日,把观潮这篇文章分为潮来前,潮来时,和潮退时,人群江面的变化! 这是上色后的作业!!
    zhou鑫阅读 79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