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东陆冥城 • 画影现世(38)际会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文|霍子荷
三十八、际会

“倪锋?!”

白玉堂大惊失色,匆匆喊出这一句,不顾一切地跃了出去,从高树落地后,全力突奔向前,似乎除了这位久违的同事,眼前其他一切都成了幻象。

其实倪峰夺了剑,也只来得及转身跑出两三步,便被另一个身影追上。大家看得清楚,后面那位正是司马追风。

或许是隐火教“驱魔护魂”、“为生者戍”的教义,在场教众如苏炅、醋氏姐妹、萧瑟,都没有防范“人”这种生命形式。展昭先前虽察觉到有人的气息。但他确定:不是阴差,也没有什么道行。最大一种可能就是“阴差代理人”——这些人多半是因贪图身外之物、误打误撞被阴司选中的可怜人,多不足虑。

司马追风却是在场唯一的鬼差。先前流光发动那招“大转盘”的时候,他被转到的位置恰恰在白玉堂他们藏身之树右前方的灌木丛,与对面的灌木丛连成一片。由于打斗的核心位置已经变化,很多人都没注意到他。

但他却因这次“转动”而发现了伏地一动不动的倪峰。

司马是民国初年人,铜锏、鸟枪、长矛、洋刀都使得趁手,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死后愿在阴司当值,未入轮回。自跟了上官家以后,不时要到人界公干,他总是沉默寡言。毕竟时过境迁,不仅语言文化上多有不惯,而且现在的人界江湖气息已淡,对他而言,确已没太多交流必要了。

倪峰的潜伏令他十分意外——这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汉子,不是阴差,也不是道士,居然能深入冥城至此,在这些鬼魂斗法的危局下潜伏于灌木丛中,一动不动。这不由令他心魂一凛,真不知是什么样的目的和动机,能让这人坚持到此、冒这么大的险。

他感到好奇。他一定要看看他。

于是,倪峰夺剑时,他已奋起直追、快似流星,转瞬拦下了他。

而几乎就在同时,“铁简册”萧瑟出于本能反应,正向跃下树梢的白玉堂发起攻击。不过,他当即意识到这是一个普通人,急急收招,才使紧随白玉堂现身的展昭未对他出手。

“老倪!”白玉堂被萧瑟用铁册拦住时,仍抬头遥唤,神情焦急。

而上官超钱也已跃下树,借着惯性力向萧瑟冲出两步:“自己人!萧副舵主千万别误会。”声线刻意压低,只难掩颤音,同时急急忙忙从怀里扯出一个徽章来,一面向从未会面的苏炅、醋氏姐妹亮了亮,一面紧张地观察萧瑟的反应,见他终是没有继续攻击白玉堂,便“司马”、“司马”地喘着气唤了两声,胸中突突直跳。

仅这十余秒的功夫,司马追风已与倪锋过了数招。

他对眼前汉子“普通人”属性心知肚明,故而铜锏暂未出手。可这人的身手却令他诧异:普通物理攻击能见招拆招、快挡回来也就罢了,连运上了法术、避无可避的厉岩旋风腿都被他拆解了去——这人虽是肉身凡胎,却硬朗得过分,甚至连眼神都是硬朗的:铸铁色的眸子,鲜红的血丝,眉峰眼角执着而深沉的纹理,明显睡眠不足,却像是来拼命的。

倪锋的打法就是一个字:快。他似乎对这宝剑并不了解,不敢轻易使用,却也不似苏炅那般小心。他倒转剑柄,避开利刃,持剑的手只顾当拳使,所出之拳不等使老就急急变化,却多是自保身退的招数。

可这么一来,他持剑那只手毕竟是被束缚牵连,施展不开。司马追风仗着自己身具法力,拳脚簌簌带风,运上了大力,逼着倪锋出招速度减缓。十余招后,倪锋已完全落在守势,屡屡现出败象,可他的手却愈发将那把剑攥得死死的。

流光跌入灌木丛、倪锋夺剑、司马追击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先后不过一分钟内的事。苏炅先前与流光力拼被弹开,堪堪站稳之后,喘息片刻,略有迟疑。但醋氏姐妹却没闲着。她们见流光摔成半个刺猬,哪里肯再让她起身。几乎在司马上前堵截倪锋的同时,醋三姐醋四姐也上前制住流光,最后干脆将她绑了起来,惹得这位“三不管”女鬼哼哼唧唧道:

“还说自己是娘儿们呢!娘儿们哪有你们这般狠的,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哎哟,轻点……”

先是法力耗尽,后又灌木扎肉、绳索加身,弄得流光好不狼狈。她抬头喘着气,似乎暂时认命。放眼一望,竟看到了白玉堂,脸上一喜,“警察哥哥”几乎就要叫出声;可看到旁边的展昭,又是一惊,心念转了又转。

醋氏姐妹则一边修理她,一边自行讨论何为怜香惜玉,暂且不提。

这边,白玉堂虽想上前相助倪峰,心底却有一丝犹豫。展昭在他身侧站定,虽没说话,左手巨阙却有意无意地挡在白玉堂手中残剑前面,似乎是在阻拦他可能进行的任何动作,又似乎别有用意。

司马追风的招数渐狠,一掌划弧,竟然带起倪峰脚底红土草皮,使他重心不稳,眼看要摔。不止于此,他另一手又即刻出拳击向倪峰右肩,先一手则转回来夺剑。

倪峰身子虽被绊倒,却在下跌的同时把剑向后抛了出去,同时发着狠,绞出一串剪刀腿,猛地踢向敌人胯间,硬是将司马追风那一拳逼了回去;落地后又借力向外一滚,仍是去追那柄剑。

司马追风和一个凡人对了近二十招,居然未让对方彻底落败,心中多少有些忿然,先前那些好奇也渐渐淡去,再出手时,已亮出了铜锏。

白玉堂眼见倪峰危急,再也顾不得其他,伸肘撞开萧瑟,想往前冲,右手却被一股力量拉住。他诧异低头,不禁怒火燃起——手中残剑竟被巨阙牢牢“吸”住,真不知身边这只老鬼又在使什么妖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南老鬼,你!”

他额顶冒火心急如焚,展昭却似浑然不见。眼见远处司马追风的铜锏已向倪峰那边劈了下去,白玉堂将牙一咬,放开手中残剑,飞身而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啪”地一声,有人截住了司马追风,将铜锏一掀,使司马追风无法继续攻击倪峰。而那柄剑也已落到来人手中。

白玉堂顾不得看来人是谁,已冲到倪峰身旁,扶起了他,唤道:“老倪,没事吧?”

倪峰见是他,神色一惊,叫了一声队长,惶惶然喘了口气,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却不知如何说起。

“阴差与鬼差都是为阎君和阴司效命,上官世家不会是想例外吧。”新来之人对司马追风道。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冷冽刚劲,堪称冰雪荆棘、钢铁太妹,带着一种令所有雄性生物产生距离感的气质。

白玉堂竟觉这声音有几分耳熟,所见却是个陌生的女人,皮肤白皙,韵致天成,穿着现代人的休闲服,朴素简单。

但她手里挡开司马追风的兵器却很特别:那是一把鬼头刀,阳光下泛出黑金色的光彩,显然是有不少年头,与司马追风的铜锏可谓不分轩轾。

——原来是她!

白玉堂猛地想起来,在卉城区大学城工地,自己跟踪倪峰那晚,选择跟踪却又被对方“隐身”甩掉的“阴差大人”,手中拿的就是这样一柄刀!

记得那时,这女人几句话便令倪峰在内的几个人畏惧不已,似乎她便是阴司的代言人,掌管着所有人的阳寿,挟制这些人都为她卖命。当时白玉堂便愤愤然,还以为这是一个“黑帮”、“邪教”,哪里料到真有鬼界异域。

司马追风见是她,扯了扯嘴角,终是让开了。上官超钱抓住机会,一面上前拉住司马追风,一面对那女人客气道:“原来是庄夫人,误会,误会。”说着,对两个人分别笑笑。

司马追风沉默不语,那位庄夫人打量打量上官超钱,笑得有些古怪:“公子是陪着司马侍卫出来公干吧?”

“哪有,”上官超钱矢口否认,“是我公干,司马是助手。”

“那就好。”庄夫人收了笑容,“不然,阴差受鬼差节制的事,我还没见过。”

“阴差竟私自调用隶属鬼差的代理人,我也没有见过。”这次开口的却是司马追风。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看着倪峰,引得上官超钱、白玉堂乃至其余众人都将视线集中到倪峰身上。

倪峰被白玉堂扶起后,便盯住这个庄夫人,眼中血丝依旧,声音却有些不稳:“是我发现了这把剑!”

那女人看看他,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是的,算你任务完成了,回人界去吧。”

“我要见她!”倪峰几乎是吼着说道。他身子发颤,额头汗珠不断下落,显是又累又急,转头看一眼白玉堂,沉郁道:“为了这件事,我和兄弟们生出嫌隙,我对不起自己的领导和同事,可我必须……”

对着这一群阴司干事、冥城异人,他当然不再担心会泄露自己的隐私。虽然是职业警察,可这些天来,他的耐受力已濒临枯竭,队长既在,他心中倾诉的欲望难以抑制,急切道:

“你答应过我,只要找到‘画影剑魄’,有了‘阴勋’,见什么人都不是难事,难道不算数了吗?”

“画影剑魄?”白玉堂直至此时才反应过来——是了,能让倪峰一直寻觅的东西,难道不正是画影剑魄吗?

可是,自己那把残剑又是什么?

他不禁看向展昭。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


《东陆冥城》为本人原创小说,首发简书,请删除未授权转载。(盗文者,女鬼诅咒你!)其中主人公的部分设定是在《三侠五义》人设基础上的扩展。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