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风云(一发完)

1、

Steve最近很烦恼,他的Bucky陷入了无法抑制的焦虑和自责之中。

政府并不想对美国队长赶尽杀绝,毕竟他的拥护者也是有不少的。

但他们始终认为冬兵是代表了九头蛇,应该接受处罚。

美国队长认为这世界欠冬日战士一个公平的审判。

冬兵觉得没有必要。

那些死去的人,终究是自己亲手杀死的。

饶是美国队长搬出了一堆又一堆的大道理,依旧无法令冬日战士从赎罪的心态中清醒过来。

“我应该被投进监狱的。”他说。

让九头蛇全被投进地狱里吧,你给我乖乖待在房间里就好。Steve这样表示。

坐牢或者把自己冻起来,冬日战士让美国队长二选一。

Steve终于在这种对峙中败下阵来,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表示那还是去蹲监狱好了。

好歹他还能看到活生生的Bucky。

2、

新的手臂还没有做好,坐牢也不允许带任何危险物品,于是Steve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居然要把缺失一只手臂的冬日战士送进监狱。

作为危险分子,冬兵被关在海底监狱单独的一间牢房里。

Steve觉得勉强满意,毕竟在他眼里海底监狱的防守简直脆弱不堪,如果他真的那天想带着Bucky越狱了,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冬日战士有时候可以在牢房里一坐就是一整天,一言不发,不像传闻中那样危险。

守卫们觉得倒是美国队长更可怕一些。

毕竟上一次队长光临的时候,可是打晕了所有人并劫走了很多囚犯。

从此守卫们对美国队长有了天然的阴影。

然而如今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看见美国队长,一时间监狱守卫纷纷辞职,人手紧缺。

美国队长借了瓦坎达国王的直升机,一天三次地来,探监时间每次只有半小时,正好一顿饭的工夫。

偶尔一天要来四次,加个下午茶。

Rose将军对于他这种频繁探监的行为表示了不满,Steve啪地将一本宪法甩到他面前并强调说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有资格阻止自己探监,监狱也没有出台政策规定多久才能探监一次。

至于申请排队,将军也很无奈,海底监狱关了最难对付的囚犯,一般也没人有这个条件和兴趣跑来探监的。

如果申请处的工作人员故意拖延不批的话,美国队长会举着盾牌斥责他身为公职人员却玩忽职守毫无责任心可言,直说得工作人员以为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

“你不用每天都过来。”Bucky说,“这里没那么糟糕。”

“不看着你我吃不下饭。”Steve眼中委屈尽现。

于是Bucky不再说话,看不见Steve让他也很寂寞。

守卫对这种天天上演的戏码熟视无睹。

还真有点想念家中的太太了,很多人从心底生出一股感慨。

3、

将军觉得冬兵这样坐牢跟度假有什么区别?

他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也不许有人挑战自己权威的人。

当美国队长某一次得知九头蛇余党的踪迹并召集TeamCap的成员赶去的时候,他命令将冬兵关入最臭名昭著的一家监狱,还特别强调必须给他住六人的小房间。

据说那里什么残暴的罪犯都有,打架斗殴每天都发生,连狱警都没有办法。

冬日战士一言不发,他本就是来赎罪的,关在哪儿都无所谓。

海底监狱的守卫们倒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美国队长回来发现冬兵不在这儿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那两天监狱的辞职人数再登上了一个新台阶。

美国队长果然没让他们失望,海底监狱几乎被拆成了一堆废铁。

Rose将军很是得意,那家监狱一周最多只准探视一次,因为关的人又多又杂,所以申请也困难。

Steve神色冷峻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转身就走。

一个小时后将军接到手下来报,不好啦将军,美国队长将我们军事训练基地的飞机全都砸坏了!他说我们应该以破坏公共财产罪将他逮捕起来。

将军铁青着脸表示把他给我先关到拘留所去!

4、

冬兵发现他的狱友成分挺复杂,面黄肌瘦的小个子瘾君子,身高超过两米的暴力狂,戴眼镜的斯文经济犯,精干结实的抢劫犯,被所有人鄙视的长着老鼠眼的强奸犯。

还加上他这个缺了一只胳膊的恐怖分子。

果然是管理混乱的监狱,判决未下来的罪犯就一股脑全关在一起。

瘾君子因为没有毒品而躺在床上痛苦哀嚎,被暴力狂一拳揍到了地上,抢劫犯在炫耀他高超的技术,表示若不是分赃不均自己才不会暴露而被警察捉到,经济犯胆小地缩在一边看起来像个无害的上班族,强奸犯则意味不明地打量着冬兵。

他有点想念Steve每天温柔的眼神了。

吃饭时有监狱里的老大要求教训一下新人,冬兵发现那家伙比他的狱友暴力狂还要壮上几分。

经济犯端着餐盘抖如筛糠,劝冬兵还是低声下气一点,自己当初就差没跪在地上叫老大了,还被打掉了一颗牙。

当年的Barnes中士从不是惹是生非的人,冬兵觉得自己是来赎罪的,从来也不想在监狱再惹出什么是非来。

他知道Steve在为他的审判而奔走,在此之前可不想给美国队长添什么麻烦。

何况以他现在少了一只机械臂的状态,动手难免要吃亏的。

从他活了九十多年的心态出发,这群急于在监狱建立权威的家伙们几乎就跟争当孩子王的小孩子一样可笑。

昔日的冷血杀手表现得沉默而恭顺,当有人故意找茬撞翻他手中的餐盘时,他也一言不发地退让到一边。

“嘿,那个独臂的家伙,你犯了什么事?”老大指着他不屑地问。

冬兵表示这从何说起,我犯过的事儿大概足以让美国政坛改朝换代。

想到这他又意志消沉了下去。

老大身边一个留莫西干头的家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家伙的嘴唇倒是不错,我很想把我下面的玩意儿塞进去。”

周围一片不怀好意的哄笑,冬日战士觉得这群家伙真是可怜透了。

除了暴力和性,简直没有别的人生目标。

大概是他的表情流露出了不屑,有人已经一拳打在他的左脸上。

挺疼的,他想,不过跟九头蛇比起来都是小儿科。

见他低垂着眼不说话,动手的人大概以为他是个怂包,嘲笑了几句觉得无趣便也都散了。

5、

Soctt有点不敢回头,他能感受到背后的杀气弥漫。

美国队长当然不能容忍冬兵脱离他的视线那么长时间,还是在那么混乱的监狱环境中。

Scott只好乖乖出动他的蚂蚁大军,如今那个监狱凡是冬兵会活动的地方都有隐形摄像头,几乎是360度无死角了。

他是待过监狱的,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何况他当初待的那个监狱已经算管理得不错了。

这种欺压新犯人的风气几乎到处都有,其实冬兵所遭遇的已经算轻的了。

但这种劝慰的话他可不敢对美国队长说出来,在正直的队长心里,欺凌就是欺凌,没有轻重之分。

如果被欺凌的是队长的Bucky呢?

Scott仿佛看见了那所监狱坍塌在尘埃里的前景。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放风时刻Scott看到有几个人推搡着冬兵走向角落,附近的狱警明显对此视而不见。

为首的就是在食堂说下流话的那个莫西干头。

冬兵的狱友,那个强奸犯也掺合在其中。

哦不,Scott几乎要捂住双眼,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我可以召集蚂蚁对付他们……”他回了一下头,被队长的铁青脸色吓得想夺门而逃。

然而美国队长沙哑着嗓子开口:“没必要。”

只有一只手臂的冬日战士在那群凶神恶煞的囚犯之中显得格外单薄,老大正在解裤子,莫西干头甚至按住了冬兵的头。

Scott唯一的想法就是美国队长不要因为迁怒而人道毁灭全美国的囚犯,毕竟他那群狱友还是挺够义气的。

然后他就看见冬兵甩脱了抓着他手臂的几个人。

一个漂亮凌厉的后空翻之后,老大栽倒在地上,虽然摄像头不算清晰,Scott却隐约觉得对方的脑袋有点变形了。

“这招有点眼熟。”刚刚进来的Sam评价道。

“我跟Bucky学的。”美国队长有点疲惫又如释重负的样子,看着冬兵一脚踹在莫西干头的肚子上将他至少踢飞了两米,“他的格斗术当年学得很好,总是要教我,说是让我强身健体,可是我那会儿身体太弱了,根本没法翻起来。”

超级士兵就是超级士兵,哪怕是盗版的血清,也不是普通人可比。

眼见其他几个囚犯落荒而逃,Steve才站了起来,Scott注意到他已经在桌子上拍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嘿,Scott。”美国队长突然面无表情地点名,让蚁人吓了一跳,“你的蚂蚁有毒吗?如果咬到男人的重要部位会怎么样?”

Scott当即表示,只要队长一声令下,他可以让蚂蚁把那些家伙的香蕉啃成铅笔。

6、

天没亮冬兵被强奸犯的哀嚎吵醒,对方捂着下身,嚷嚷着有虫子咬到了已经没有知觉了。

活该,冬日战士想,希望一辈子都没有知觉才好。

暴力狂一拳将他揍晕,然后讨好般地看着冬兵,抱歉了老大,竟然让您被吵醒了,我会好好修理他的。

冬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食堂里,莫西干头一见他,掉头就跑,脑袋肿得像猪头的前任老大毕恭毕敬地给他搬来一把最舒适的椅子。

“把你们的鸡腿都给老大送过来!”他严肃地命令道。

然后冬日战士发现他的桌子上出现一座鸡腿堆成的小山。

经济犯殷勤地给他捏着肩膀,并且轻声地祈求庇佑。

“我们可是患难与共的室友啊,您说呢?”他语气非常诚恳,“只要您在这里罩着我,出去后其实我还有一大笔钱没被他们发现,一定分一半给您。”

钱虽好,总是需要有命去花的。

7、

不愧是我的Bucky。

美国队长微笑看着屏幕,不过他希望那个经济犯该死的爪子能从Bucky的肩膀上拿下来。

他终于申请到了探视资格。

囚犯们听说老大的重要家人要来探监,纷纷贡献出自己的珍藏,新鲜水果和味道不错的零食,甚至有人搞到了烟和鲜花。

瘾君子颤巍巍地表示我还剩一丁点白面,您的那位需要么?

冬兵命令其他人将这该死的白面冲进了下水道。

感觉怎么样?Bucky?美国队长紧贴着玻璃问他。

还不错,冬日战士想了想说,还是不要将刚来时的那些破事告诉Steve,让他再操心了。

完全不好!美国队长忿忿不平地说:“你在里面甚至都没法自己吃一个削皮的苹果。”

冬兵想这好像不是坐牢的人应该考虑的问题,而且他也不需要自己削皮,只要他开口,现在监狱里的囚犯可以给他端来一个无比漂亮的果盘。

但任何东西肯定都比不上Steve削的苹果好吃。

想起以往的滋味,冬日战士冲他宽慰般地笑了笑。

8、

Rose将军发现最近监狱风气不对,那些该死的囚犯们据说每天开始规矩地晨跑了,而且还开始练习画画这样文艺的事情。

原因是据说他们老大喜欢。

“我不知道那个蠢货转了性子?”他想起之前监狱里那个身材堪比绿巨人,满脑子只有打架斗殴的大块头。

“他们有了新的头领。”狱警感激地说,“就是您之前送来的那个独臂的家伙,他倒是很守规矩,监狱现在好管理多了。您真是一个有策略的人,将军。”

将军想一枪崩了这个愚蠢的狱警。

说好的给冬兵一点苦头吃吃呢?

9、

冬兵发现自己又被转移了,这让他有一点惊恐,感觉就好像当初在九头蛇手里被转来转去一样。

将军的理由是这个监狱已经人满为患,冬兵这种未曾定罪的恐怖分子还是要到看守更严密的监狱才对。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给他戴上了脚镣。

新的监狱在一个远离陆地的岛上,去那里需要重重审核,一个月都不一定批下来一次。不过倒是干净得多,只是狱警全都配备了很先进的武器,牢房也都是自动化管理,越狱难度不比当初的海底监狱差。

他的狱友有三个,清一色反社会武装分子。

凶神恶煞,但并不是很喜欢找别人麻烦。

冬兵觉得还算不错,只是Steve来探视的难度加大了。

看来Rose将军根本是在针对美国队长。

他叹了一口气,终究自己还是成了Steve的弱点,这种彷徨而挫败的感觉挥之不去。

还好狱友没有找他麻烦,大概他们也不将少了一只胳膊的自己放在眼里。

就这么做个隐形人,对他来说没什么不好,这几年除了可以自由外,他过的日子跟在监狱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晚饭时刻食堂的电视里在播放时事新闻,提到了美国队长的名字,这吸引着他看了下去。

有囚犯在大声嚷嚷:“这个穿紧身衣的小丑有什么资格代表美国精神?”

冬兵想,至少他比你有资格一百倍。

“看他那个傻样。”另一个囚犯也在笑,“不会飞也没有超能力,简直弱爆了。”

冬兵想Steve一个可以打你们一百个。

“我觉得他还是乖乖回去跳他的大腿舞去,听说当年他就是干这个的。”好几个人哄笑起来。

冬兵想Steve就算跳大腿舞也比你们好看一百倍。

“呸,虚伪,蠢货,沽名钓誉。”有几个人冲着电视机吐口水,他们倒不在乎美国队长究竟如何,只是需要一个发泄途径。或许在他们眼里,除了自己,所谓英雄都是社会的败类。

如果不是只有一只手,冬兵大概已经将狱警的枪夺过来指着他们了。

他很生气,要气炸了,可脚镣限制了他的行动。

10、

“嘿,队长,你那么不得人心啊。”Sam无奈地试图活跃气氛,不过Steve显然没有心情接他的话。

Bucky心情不好,这是他目前最大的心病。

就算表面上说不在意,一直蹲在监狱里,终究是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的。

如果政府不合理,那么何必去遵循那些无谓的规则。

“Scott。”美国队长又点名了,“你的那群蚂蚁会开锁吗?”

蚁人表示何止会开锁,你让它们运一只机械臂进去都没问题。

11、

于是半夜冬兵被一只大蚂蚁给推醒。

幸好他经历的事情够多了,才没有尖叫出声。

然后他发现躺在身边的机械臂,还有已经被打开丢到一边的脚镣。

蚂蚁带来的信上有熟悉的字迹,只是写着今晚所有的监控大概都会出一些毛病,还有一句“你还好吗?”。

冬日战士表示,再好不过了。

于是他挑衅般地一拳砸开监狱的门,将那些白天侮辱美国队长的家伙约出来。

至于其他无关人士,全都被蚂蚁们喷了催眠瓦斯,睡得不省人事。

尚未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几条壮汉,被眼前的人通知自己和美国队长的实力差不多,如果不服,可以来挑战一下。

然后他们基本上就在两招之内跪拜在地,被要求对着美国队长的海报道歉。

“今天的事,谁说出去谁就得死。”九头蛇前杀手恶狠狠地威胁道。

狱警在几天后向将军报告,感觉最近监狱里那些戾气很重的反社会人格都消停了,而且他们要求在牢房里张贴美国队长的海报用来每天净化心灵。

将军很纳闷:“Barnes做了什么吗?”

“没有啊。”狱警想了想说,“他一直带着脚镣呢,不过那些家伙确实看起来对他很恭敬。我觉得大概是因为脸吧,毕竟比起其他人来,他长得算不错了。这个人脾气挺好的,从来不惹事。”

将军感觉很失策,我TMD居然遇到了一群外貌协会的囚犯!

12、

美国队长将冬兵威胁犯人的特写截了图,并表示真是太可爱了,以后这就是自己的手机桌面。

神TM可爱,Sam不想提醒队长,他可爱的老情人几乎吓得那些囚犯尿裤子了。

Steve终于有机会登岛探视的时候,所有的囚犯就差给他跪下高呼美国队长万岁了。

他有点想检讨自己,是不是帮Bucky玩得太过火了。

不过看到冬日战士心情很好的样子,这些小事就不用在意了。

13、

Rose将军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想将冬兵转移到别国的监狱去。

总之就是希望美国队长鞭长莫及。

Steve想他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可审判迟迟不曾开庭,似乎故意在拖延时间。

他觉得应该采取点非常规手段了。

“吾友,我能帮你什么?”终于被召唤出来的雷神甩着披风,威风凛凛地出现。

Steve几乎将盾牌横到他喉咙口:“给我宇宙魔方。”

拗不过他的Thor只得将蓝色的小方块乖乖奉上。

“我要Bucky离开那个监狱!”他严肃地说,身为美国队长,他真的是用了四倍的自制力才忍住没去希望Rose将军得绝症之类恶毒的诅咒。

蓝光闪过,一切似乎都没什么变化。

唯一能稍微参透魔方奥秘的Thor疑惑地说:“它指示你得去找你的朋友一趟,而且在没有人阻碍的情况下谈一些事情。”

“谈什么?”Steve不太明白。

Thor摊了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你们见面了之后就会有结果吧。”

然而岛上监狱的探视请求果然是很难批下来的,Steve发现自己有可能几个月都见不到冬兵一次。

这使得他不能忍受。

堂堂美国队长,却要过那种只能靠蚂蚁与Bucky沟通的日子。

“我得去看他。”他表情严肃。

“没问题。”Sam摊了摊手,“你尽管去,如果他们在你坐飞机到达之前没将你用大炮轰下来的话。”

“Scott!”美国队长又点名了,蚁人觉得自己心脏最近不太好,“你的制服借我一用。”

Scott很想拒绝,然而他没有那个勇气。

说实话他有点佩服老皮姆,队长那个身材挤进这件制服里,居然没把它撑爆了,看来材质真不错。

有点紧,尤其是裆部,Steve评价道。

Scott表示快给我滚,我们是凡人,比不上您那血清强化过的四倍裆部。

14、

冬兵事先接到了Steve的信,说他今晚会过来。

于是每个狱友都被他喷了催眠瓦斯。

午夜十二点,SteveRogers从天而降,紧紧地拥抱住他的Bucky。

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身体接触了。

他觉得Bucky一定是瘦了,监狱里怎么可能吃得好呢?

冬日战士表示你一定产生了错觉,事实上我在每家监狱吃得都不错。

Steve并不想多说话,他就像对待珍宝一样搂着Bucky,一瞬间他甚至就想这么越狱而出,管他呢,有什么比得上怀里这个人更重要。

可他的队友们也是有家人的,不能够再牵连到那些人了。

“我真该死,Bucky。”他说,“对不起。”

“看不出你有什么需要说对不起的。”冬日战士觉得自己被搂得有点紧,一只手臂的劣势让他不能同样地去拥抱Steve,“嘿,你应该把我的机械臂带来的。”

不需要,Steve想,有我在,没有你出手的必要。

冬兵在Steve耳边轻声地问:“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来看我?”

Steve觉得呼吸靠得太近了,他有点承受不住,耳中感受到的气流让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怔忡之感。

感觉自己的裆部好像又胀大了一点,他有点担心撑破了回去没法跟Scott交待。

冬兵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很不自然:“你怎么了?”

Steve指了指身上:“太紧了,难受,你也知道Scott的身高。”

“如果紧就脱了呗。”冬日战士状似无所谓地说,甚至还给他拉下了胸口的一道拉链。

由于实在太紧,美国队长全身上下除了紧身衣,只穿了一条贴身的内裤。

“哇哦。”冬兵感慨了一句,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腹肌。

“这里可不是个好地方,Bucky。”Steve几乎是强压着一团欲火,一开始他只是想正正经经地探视一下冬兵的。

可是穿着内裤,抱着人,怎么看都正经不起来。

我是美国队长,我得克制自己,我什么防护措施的用品都没带。Steve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显然冬兵不打算放过他,反而将手放到了那已然坚挺的柱状物体上:“今天不解决这个问题,我很好奇你要怎么穿回你的紧身衣。”

Steve觉得有道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掉,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不急,他可以慢慢解决。

他已经全然忘了自己还有正经事得跟Bucky谈。

算了,反正宇宙魔方到现在也没指示他们到底要谈什么。

睡得死猪一般呼噜大震的狱友全被美国队长踢到了床底下,然后他忍无可忍地将冬兵按到了墙上,给了对方一个绵长柔软的深吻。

“可我会伤到你,Bucky。”Steve很是犹豫。

“你居然担心这个。”冬兵没好气地走到铁门边,冲着对面牢房喊:“嘿,Alan,给我一管K-Y,要没拆封的那种!”

片刻后Steve看到长条状的膏体被丢了进来。

既然设备如此齐全,那么美国队长必然也是个机会主义者。

当然,他也没忘记对着某个角落开口:“Scott,Sam,要是你们在看的话,麻烦关掉那些镜头。”

他可没有让人参观自己和Bucky果体的兴致。

Scott被那个眼神吓得只能乖乖照做。

“混蛋Steve!”一番激烈的运动之后,冬兵几乎是有气无力地被Steve按在床上,有节奏的律动使得金属床摇得嘎嘎作响。

而美国队长没有丝毫缴械投降的迹象。

当尺寸终于恢复到可以穿进制服的时候,冬兵已然精疲力尽,趴在床上连一丝挪动的念头都没有。美国队长还意犹未尽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清脆悦耳。

冬兵挺羡慕的,到底是正版血清,就是好使。

第二天狱友们因为催眠瓦斯和美国队长的拳打脚踢而晕晕乎乎,走路腿都打颤。

其他囚犯评论道,我们老大真是个重口味又体力好的人,床一直摇了大半夜,这三个家伙的菊花也是真可怜。

冬日战士没听到这些大开脑洞的议论,他一动也不想动,只想休息一整天补充元气。

15、

冬兵觉得最近自己又有点不对劲,这感觉和当初有了孩子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不可能,他想,老天爷在逗我玩吗?

监狱例行体检,给他做检查的医生吓得几乎扔掉了手里的探测棒,连续照了很多次来确定这真的不是一个肿瘤。

最后医生认定,这是一个长得像胎儿的肿瘤。

一直关注着动向的美国队长几乎要在屏幕前跪了。

宇宙魔方,每次都只会来这招!

不过这次应该的的确确算他和Bucky一起制造出来的孩子了吧。

震惊后回过神来的美国队长立刻向政府申请,冬日战士必须出狱。

凭什么?Rose将军一口回绝。

“保外就医!”Steve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

16、

将军不同意,而美国队长坚持认为现在报告明确地表明冬兵身体有问题,需要做彻底的检查和治疗,必须立刻出狱而不是待在条件恶劣的监狱里。

双方箭拔弩张,Thor飞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我有个提议,把他关到我们阿斯加德的监狱去吧,那里不会被Steve打扰到,也有足够条件给他做个检查。”

Rose将军觉得雷神是美国队长的朋友,这样的话并不足以令人信服。

Thor表示自己以阿斯加德大王子的身份起誓,绝对不会假公济私。

将军只得无奈妥协,毕竟他看得出来,再这么拖下去,美国队长砸了岛上的监狱是迟早的事情,而雷神手里的锤子也没有人可以阻挡。

“好了,吾友,你不用担心。”Thor安抚焦躁不安的Steve,“中庭人并没有男性产子的先例,阿斯加德的神可以用法力帮助你们。”

Steve只得妥协,他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帮Bucky脱罪,阿斯加德有Thor罩着,到底比乌烟瘴气的监狱好太多。

何况他得为那个又一次到来的孩子负责。

不过他很想抽自己一下,怎么总是许错愿望,离开这个监狱,却进入下一个监狱。

冬兵倒是很高兴,没什么比失而复得的东西更宝贵。

虽然还待在监狱里,可到底是神的领域,一切都高大上得不行。

只除了一点不好,他的狱友是在又一次反叛中被俘的Loki。

Thor还兴致勃勃地向他介绍:“这是我的弟弟Loki,想必你从Steve那里也听说过他。嘿Loki,这是James,Steve的朋友,他肚子里现在有Steve的孩子,你可别打扰他。”

“朋友?”Loki阴笑着,“一起生孩子的友谊真伟大。”

冬兵不想搭理他。

17、

Steve一天要召唤三次Thor,雷神为难地表示真的不能带他频繁出入阿斯加德,否则Heimdall会骂死自己的。

若不是在地球上还有事情在忙,Steve恨不得申请常驻阿斯加德。

尤其是他听说Bucky的狱友是Loki的时候。

“你怎么能把Loki放在Bucky的旁边?”他皱着眉头问,“这对Bucky的身心健康,还有我孩子的胎教都不是好事。”

Thor表示无奈,其实真的只因为Loki旁边的牢房最舒适豪华的缘故。

Loki很话唠,冬兵很沉默,他并不怎么在意邪神说过的话,这次是真正属于他和Steve的Peter或Wendy,他得确保平安。

无所事事的邪神从冬兵的胳膊谈到他的肚子,从Steve谈到纽约大战,从Thor谈到自己又一次被俘的经历,冬兵觉得把这当离奇的胎教故事来听也不错。

不过Loki每次都很得意地炫耀自己曾狠狠地揍过Steve,这就让他很不爽了。

每天的放风时间,邪神依旧致力于游说那些危险的宇宙间的罪犯加入他的阿斯加德反叛计划,推翻奥丁的统治,打败Thor,成为这个世界的王。

冬兵想Thor这个人还不错,阿斯加德现在挺好的,希望Loki永远不要反叛成功的好。

肚子越来越大,见不到Steve令他的脾气越发暴躁,而Loki继续对着囚犯们进行演说。

“我们收服阿斯加德后,第二个目标就是地球。”他大声说道,“地球没什么了不起,想当初复仇者联盟还不是被我耍得团团转,比如那个美国队长,我用权杖敲过他的脑袋……”

他忘记了旁边站着美国队长的一位朋友,肚子里还有美国队长的孩子。

心情烦躁的冬兵发现了不知谁遗落的一把小刀,捡起来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制服了Loki,将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闭嘴。”他说。

被剥夺了法力的阿斯加德二皇子,身手比冬兵想象得要差。

可囚犯们并不知道,他们一直以为Loki是极其厉害的角色,于是面对制服了Loki的冬兵,集体膜拜。

冬日战士,活了一百岁了,突然有一天成为神之领域的监狱老大。

他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Thor见到Steve的时候表示,吾友,太神奇了,你的朋友一夜之间成为了监狱里囚犯人人要巴结的对象,连Loki看到他话都少了。

Steve觉得Bucky一定是靠人格魅力征服那帮外星人的。

18、

判决在漫长的九个月后终于下来,Steve知道他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九头蛇的剿灭换来的代价终于是冬日战士的无罪释放。

他居然有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到Bucky了。

思念已然将Steve吞没,而不知忙些什么的Thor常不见踪影,天上地下,似乎是遥不可及的距离。

何况他肚子里还有他们两个共同的小生命。

也不知道如今到底怎么样了。

终于天际雷鸣闪电,Thor出现在窗口:“抱歉吾友,我最近在追击一帮企图占领阿斯加德的外星人。话说你的朋友真给力,他能让全监狱的囚犯帮我抵御外敌。”

“到底怎么样?”Steve打断了他打算详细叙述御敌过程的长篇大论。

Thor这才醒悟过来:“恭喜你,你的孩子就要出生了,Heimdall他们已经在施法帮助孩子脱离母体了。我是来带你过去的,我想你一定很想第一时间看看这个孩子。”

Steve不敢相信Thor居然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来说无关紧要的话。

“立刻走,马上!”他紧张得连美国队长一贯的正直礼貌都丢了。

“祝好运。”Natasha瘫在沙发上挥了挥手,“别忘了我是教母。”

“而我是教父!”Sam迫不及待地说。

Scott表示教父大概轮不到你,要知道神盾局那位局长已经递了足有一百篇诚恳的手写稿申请当教父了。

19、

一番折腾后,他们终于踏上了阿斯加德的土地。

迎面走来的是Loki,怀里抱着个小小的襁褓,不满地看着他们:“你们为什么才来,孩子都生下来了。”

“怎么样了,Loki?孩子出生了吗?”Thor迫不及待地凑上去看,然后发出了惊叹声,“哇哦……吾友,你的孩子长得真……精神……”

Steve凑过去,发现Loki怀里的孩子皮肤是绿色的,有三只眼睛,八只触手,头上五只角,大哭时露出一口尖利的獠牙。

于是美国队长皱起眉头:“Loki,你知道我这个时候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好吧,真无趣。”Loki甩掉襁褓将孩子拎起来,“想不到地底章鱼的幼虫骗不到你。”

Steve走近屋内,他的Bucky安静地躺在床上,手轻柔地抚摸身边一个小小的熟睡的婴儿,有白皙的皮肤和金色的卷毛。

“Peter还是Wendy?”他走过去坐在Bucky身边。

“是Wendy。”冬兵头也没回,却露出浅浅的笑意,“眼睛还没睁,希望是绿色的。”

我没意见,Steve想,他不敢再出声,生怕这美景只是梦境一场。

20、

今天的SteveRogers也在努力打击恐怖分子中。

布鲁克林的房价为什么越涨越高呢?

他的Wendy会跑了,需要很多漂亮的小裙子和小鞋子。

当然这些都不是问题,最烦恼的是每天都有冬兵出狱的狱友来找他们,要求拜老大然后成立帮派,誓要成为纽约一霸。

有时候还有越狱的外星生物求老大罩着他们。

美国队长用盾牌将他们全都轰走。

罪犯请到自己该待着的地方去,不要来打扰他们一家三口的平淡日子。

美国最臭名昭著的监狱中,至今流传着独臂侠的传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