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高质量喜剧的《缝纫机乐队》不是一部出色的电影,和《羞羞的铁拳》0.6分的差距在这里

96
Chuckiefan
2017.10.05 03:39* 字数 1326
《缝纫机乐队》

《羞羞的铁拳》与《缝纫机乐队》势必是国庆档相互对比的两部电影。在看完《羞羞的铁拳》后,我一度认为《缝纫机乐队》输定了。原因很简单,话剧喜剧以电影的形式展现是有很大优势的。但是看完《缝纫机乐队》以后,我发现这种判断并不完全正确,《羞羞的铁拳》很棒,但《缝纫机乐队》与其的差距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截止本文写作时,豆瓣电影评分中《缝纫机乐队》与《羞羞的铁拳》相差0.6分,整体来说是合理的。

首先说说《缝纫机乐队》出色的地方——高质量的喜剧。

大鹏很聪明,知道如何藏拙,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和本山传媒众多天赋异禀的师兄弟相比,大鹏在喜剧方面没有任何优势。他的喜剧经常是由一连串离散的包袱组成,缺乏完整的层次结构;但是在这部电影中,很明显可以看到大鹏的进步。虽然和《羞羞的铁拳》那种话剧喜剧的严密结构逻辑无法相比,但相比较《煎饼侠》已经好了很多。例如在于洋(大长脸)所饰演的发财哥嘲笑手下掉井里的情节中,不久后相同的遭遇也发生在发财哥身上,一句语气神态相同的“可能掉井里了”分别在手下和发财哥的嘴里说出,以三翻四抖的手法将两个包袱组织在了一起;虽然经验丰富的喜剧观众会预料到这样的结构,但铺平垫稳的表演节奏依然产生了预想的效果。再比如乔杉饰演的胡亮在演出前洗澡时衣服被盗也和后面大鹏回来时乔杉洗澡后误当成偷衣服贼进行殴打的包袱遥相呼应。这样的结构组织对大鹏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进步。

一直以来大鹏的杀手锏是情怀。在这个时代,情怀已经成为被滥用的词语,甚至一度成为贬义。但是大鹏用行动告诉我们,只要认真对待情怀,依然会是打动人心的王牌。大鹏巧妙地利用了自己曾经组建摇滚乐队的经历,在对摇滚的理解上基本是合格的。作为金属礼的羊角手势是当代摇滚的标准手势,电影中并没有使用大部分情况下是错用的ILY手势(即I Love You)。更可贵的是,大鹏没有拘泥于很多人对摇滚=怒吼+电吉他+爵士鼓的理解,而是深入到摇滚的精神——老少男女都可以具备的执着信仰的精神。通过乐队男女老少的组成,大鹏从摆脱摇滚的音乐形式上升到对摇滚精神的阐释,以致于到片尾全民皆摇滚的大聚会。这是摇滚最重要的特性之一:对物欲至上价值观的批判。

同时,《缝纫机乐队》延续了《煎饼侠》令人惊叹的人脉整合能力。白眉工作室的代乐乐,自家本山传媒的宋小宝、宋晓峰、刘小光和文松,德云社的岳云鹏,戴着崔健标志性五角红星帽的于谦等中国喜剧界主要团体的代表人物;当与赵家班颇具恩怨的范伟老师出现时,我甚至忍不住在电影院惊叹起来;再到偶然看见李延亮老师,我才注意到如谢天笑、二手玫瑰的姚澜等中国摇滚乐队的很多成员也参演其中。在演员阵容方面,这是一部喜剧界和摇滚界的《煎饼侠》。

《缝纫机乐队》在喜剧的层面上是合格的,但从电影的角度,其欠缺的逻辑性是0.6分差距的主要原因。

《缝纫机乐队》缺少了电影的逻辑和完整度。这里的例子并不少,如丁建国的腿瘸和前男友有怎样的联系?丁建国的父亲如何完成了拆迁到帮助乐队打架的转变?发财哥因吃醋而阻拦围殴乐队大巴也不是很具有说服力。类似的地方很多,从而导致电影的完成度并不高。这种仓促让片尾的情绪煽动有些苍白无力。

总的来说,《缝纫机乐队》依然是一部值得观看的喜剧,但并不是一部值得观看的电影,一切瑕疵让0.6分的差距合理而又不甘心。

评论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