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英文|办公室里“吃货”多

96
北美之北 D7963b5c 84d4 4ec7 a121 3a81d084a3eb
2017.05.03 12:01* 字数 1925
图片来自Pixabay公开版权资源

中国人见面就问“吃了吗?”人缘好叫做“吃香”,反之则是“吃不开”。受骗上当蒙受损失,那是“吃亏”,要是有冤还没处述,那就只能“吃哑巴亏”。当然吃亏也不都是受骗上当,因为总有人“多吃多占”,这时候,那些“吃”不着占不着的就觉得自己吃亏了。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中文里面,“吃”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词。研究认知语言学的朋友告诉我每一种语言中都存在着大量的隐喻,但是每种语言所经常使用的隐喻的本体却有着很大的差异。比如中文有大量的跟吃相关的隐喻,而英文里面最常见的隐喻则是体育术语。对于认知语言学,我是门外汉。就我十多年来在英语国家生活的经历来看,这种说法大致上是不错的。不过办公室似乎是一个例外,职场上的“黑话”,有很多都跟吃有关。当然,这些俗语俚语并不都直接使用“吃”这个词,倒是有很多跟味道、食物和烹调方法相关的隐喻。

跟味道有关的

中文里面说吃醋或者说酸,表示的是嫉妒。英文里面虽然也有酸葡萄的说法,但酸味本身表达的却是另外一层意思。好好的食物变酸通常是腐烂变质的征兆,所以如果说something tastes "sour",翻成中文应该是“这事味道有点儿不对”。在办公室,如果有人跟你说"I smell sour",这跟中文所说的“酸溜溜”没有丝毫关系,这句话的意思是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儿。

冰淇淋和蛋糕大家都爱吃,最常见的口味是香草味——vanilla或者plain vanilla。引申出来,就是标配的意思,最基础的东西,规规矩矩,普普通通,大家都有,没什么与众不同的。还有一个词叫做table stake,是从赌桌上来的,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甚至在金融领域,“香草”还出现在一些专业术语中,比如普通期权叫做plain vanilla options,普通利率交换叫做plain vanilla interest rate swap。

跟食物有关的

如果说香草口味儿是最平淡无奇的东西,那面包黄油更加司空见惯。但是bread and butter的意思完全不同,指的是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夸人某方面技术出众,旁边听的人回一句"That's their bread & butter"——“他们就是干这吃的”。

话说回来,任谁都不会把自己的面包送给别人吃,要是打听得多了,他们是不会把干货都告诉你的,如果识趣,你就会明白那是人家的"bread & butter",人家不会轻易告诉你。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词类似"secret sauce"——秘制酱料。唱戏的腔,做饭的汤,中餐厨师的秘密武器是汤,西餐靠的是酱料,所以用secret sauce来比喻不传之秘。

人在江湖,真材实料的干货固然重要,但是做人跟做饭一样,色香味三者首当其冲的是色。秘制酱料只能保证味,还得有锦上添花的外在功夫才能吸引人来尝试,这时候icing on the cake就非常重要。Icing原意是icing sugar,就是糖粉,蛋糕做好以后洒在表面做装饰。蛋糕的装饰是一门大学问,上面裱的那些花造的那些型,统称为icing,所以icing on the cake就是蛋糕上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做项目的时候有人执迷于各种附加功能偏离了核心目标,清醒的项目负责人就会站出来说那些功能都是icing on the cake,可有可无。

装饰性的东西可有可无,但是核心内容必须要beef up。秀肌肉还不够,还要秀牛肉,牛肉多了才够真材实料,够强劲,所以如果要充实、加强某方面的力量我们就会说需要beef up这一方面。

怎么加强呢?大家讨论一下吧。讨论会开始的时候,老板先定个调子,我的意见是一二三四五,好了,大家讨论吧。对了,老板当然会很谦虚的说,我说的不一定对,只是抛砖引玉。英文可没有抛砖引玉这么文绉绉的词,那叫food for thoughts,为大家集思广益提供一些食材。

讨论完了,老板总结发言,首先大家说得很好,但是我觉得如此这般就更好了,当然了大家的热情是很值得肯定的。这种“首先——但是——当然了”的三段式结构跟两片面包夹一片肉的三明治一模一样,就是Sandwich模式。Sandwich恐怕是用得最广泛的食物隐喻之一,太形象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叫做sandwich generation,五味杂陈有苦有甜的现实叫做reality sandwich,受夹板气的那个人叫做meat in the sandwich,诸如此类。

跟做饭有关的

不管吃三明治还是吃大餐,没有厨子开不了饭。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说的是文人相轻,互相瞧不起。这话对厨子同样适用。不论中餐还是西餐,厨房就是战场。战场只能有一个指挥,江湖只能有一个老大,厨房只能有一个厨师长。要是厨房里塞满了厨子,饭一定做不好。中国人抱怨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太多爱说“婆婆”太多,英语里面说too many cooks in the kitchen厨子太多。

厨子多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棘手的问题就像硬壳的坚果,得想办法敲开才行,想办法解决问题就是crack the nut

大老板只关心结果,坚果再难敲也得给我敲开。樱桃好吃树难栽,香肠好吃做香肠麻烦,所以老板一般都不关心sausage making做香肠的过程,又脏又油的,看多了心烦。类似的表达还有plumbing,通水管,只关心有没有水用不关心水管是怎么疏通的。

当老板的难处就在于尺度的把握,管太多sausage making太牵扯精力,落得个只顾低头拉车没法抬头看路。但要是当老板的把头望得太高,难免与员工拉开距离。距离产生美,但也产生隔阂。隔阂一多,谣言就会四起,山雨欲来的时候,嗅觉敏锐的人就会说"something is cooking"。


西吃闲话
西吃闲话
9.0万字 · 3.3万阅读 · 157人关注
一朵花,一重世界;一道菜,一段历史。谈西餐,论历史,假装是一个有文化的吃货。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