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自己受伤,好吗?

     今天早上我开车,先生坐旁边默默的听歌,不一会就哼唱起来,看他那么陶醉的样子,歌却唱得不咋的,就忍不住发笑。刚开始,先生没发觉,后来发觉了,很生气,说我笑他。

    我说:“我没有,就是感觉你要学唱歌需先学练气息。免得唱出来的音断断续续的。”

      他很生气,说:“我就喜欢唱,咋地!”

     “不咋的,就像我开车,我开不好,你一直说我一样,你的出发地点是好的,但我听着就很受伤,不舒服,是一样一样的,并且这改变不是一下子就能改过来的,所以很多时候,你说得多,就是伤害更多,我会由于你不理解而受伤。而你会觉得我不听你的很生气。”

      其实,先生由于听力比常人稍弱,所以有些频率的音就进不了他的耳朵,当然也就唱不出我们想听到的效果,所以他很受伤。一路上,我和他讲要如何发声,有些东西要做好,真的都该从底层做起来。他却一句不吭。

       我说,以前有一个一起参加演讲训练营的同学沁**,当时她还同时参加了声音训练营,发觉她的声音真的改了很多,可是有一次后来听她讲话,又似乎是原来的声音了,所以有些东西,你想,是要一直坚持才会有的,想好听的声音也一样,真的应了古话“拳不离手,曲不离口”    只有你真正热爱的,你才会有一直坚持的力量。你去做它都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毫不费力的。有时我想写点什么,又有点绞尽脑汁时,那一定不是我真正想表达的。

      在路上和先生说了很多,他却一声不响,看来是真的很受伤。是由于我的笑,还是苦恼于自己的听力?这些都是唱歌背后的梗。我无能,无法释怀先生心中的梗。

        午后,看到武志红公众号里的一篇文章《他火了,我爽了》写的是一个叫徐志胜的脱口秀选手。徐志胜,长相不咋的,人家说他的五官,都长在笑点上;   人家问他为什么那么好笑?他说此言(颜)差矣;    当他站在台上,一句话没说,观众爆笑5分钟时,他说,就在那五分钟里,知道了什么叫天生我材必有用;   他说就我这长相,让我卖面卖馍都行,但卖面膜?是想表现面膜的副作用吗?······徐志胜之所以讨人喜欢不仅仅在于他奇特的外形,同时还有那股凌驾于“残酷现实”之上的底气,以及他自嘲;我不是容貌焦虑,我是容貌绝望。

个体心理学之父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里说:

人在产生自卑感后,往往会想通过「争取权力」或「提升力量」来补偿自身的不足。

主要存在2个途径:

其一,集中力量发展自己的薄弱区域,把缺陷转变为优势;

其二,承认自己的缺陷,并通过发展其它机能来弥补缺陷。

对于徐志胜来说,与生俱来的相貌特征,很难通过后天努力去改变。

于是,他选择了第2种途径——

相貌不够,我用幽默来凑。

而,阿德勒还说:

为了应对自卑而做出的补偿性行为,并不是在积极地解决问题,而是在试图掩盖问题。

从这个维度来讲,他只是隐藏了自己的自卑,而没有真正直面解决它。

周奇墨告诉他说:“如果你讲脱口秀只是为了取悦观众,那么有一天观众不笑,你就会感到挫败;

但如果你只是用了搞笑的方式,去传达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东西,你会走得很远。


有一次,他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舍弃原来的段子,用10分钟左右在脑海里形成一个想法,然后直接上台讲3分钟,讲别人对他长相的同情与安慰。

“回顾过去绝大部分人生,对我造成最大负面情绪的,其实就是我的长相,我想把它说出来……”

这才是他的生活,这才是他真正想表达的情绪

那一次,他终于成为了舞台上真正的主角。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对我的先生说,把他对听力弱的真实表达出来,找到可以让自己绽放的事情,成为自己舞台上真正的主角 。这样不管人家怎么说,或由于听力引起的不便,自己也能坦然。

     因为自己不善表达。所以借用文章里面的描述,表达我想表达的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