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8)

A Kiss

文/玄宝

小满姐生日那晚,谷雨被公司的事情耽搁了一下,临时加班,打车回家化妆换衣服,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在场的人也喝过一轮了。

她找到康小满,真心诚意祝她生日快乐,随后道歉,又转交了自己和春晓的礼物。小满姐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候,并不介意这件事。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康小满指着会所阳台的一个背影说:“王重楼在那里,你过去打个招呼吧。”人精小满姐,什么都瞒不过她。

在三亚的那晚,她跟王重楼一起回酒店被她看到了,问过一次,见问不出什么,就没有再提,“不过他今晚喝得有点多,看样子是心情不太好。”

苏谷雨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打个招呼,距上次见他,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自从那个三文治早餐后,他们再没偶遇见过。

前段时间看花边新闻,说他交了个网红女朋友,叫Camellia,是个美妆博主,小脸大眼,肤白纤细。照片拍得很模糊,两个人靠得很近。八卦写得不太好听,大意是Camellia一个草根出身的博主,搭乘着互联网的春风,做电商卖化妆品起家,现在也学人找风投,最近攀上了王重楼,都在揣测她是否要嫁入豪门此类。八卦新闻里的真真假假门道多,谷雨不是干风投这行的,也不熟悉网红运作,只当是饭后谈资看,看完后鼠标就按了右上角的叉叉关掉。

从来见到王重楼都是意气风发的,还没见过他这样安静地站着,在灯光的映照下,深色西装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半倚靠在栏杆上,端着酒杯,一言不发。

苏谷雨有些文艺地想,像王重楼这样的男人,最不缺的就是故事。

“王先生,赏月呢?”天上漆黑一片,今天是月初,没有月光,一个并不高明的开头,谷雨想敲自己的头。

“贪杯,多喝了几口。”王重楼看了谷雨一眼,平静的眼眸,看似没有任何波动,回答得有些文不对题。

他这样的表情,倒是让谷雨想起第一次和他说话的情景,在那个KTV的女洗手间,他也是这么冷峻淡漠,身上有酒气,问她是否有纸巾。说起来,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却每次都在有酒的应酬场合,有点巧。

“你会开车吗?”王重楼问。

谷雨疑惑:“去年刚拿的驾照。”

“我的司机这几天回家探亲了,待会儿帮我把车开回去。”是叙述的语气,不是请求,平常自信惯了的人,即使身体里灌满了酒,也是霸道的。

王重楼把车钥匙拿出来,递到谷雨手上的时候,有点颤,是醉了,努力控制自己不失态,所以才会冷着一张脸说话。

谷雨看着自己手上的酒杯,有点可惜,她还是挺爱喝香槟的,开车不能喝酒,只好放下,接过王重楼的钥匙。

那晚他们早退了,迟到到场,又提早跟小满姐道别,小满姐眨眨眼,让她放心去,小满姐似乎有些误会了。

出于人道,谷雨还是过去扶着一直在走努力走直线的王重楼先生,高跟鞋踩在停车场的水泥地里,空洞洞地咚咚响,王重楼的一个趔趄,高跟鞋的声音乱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

夜晚的滨河大道空空荡荡的,夜景墨沉沉,只有两旁无限延伸的路灯,和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谷雨脱了高跟鞋踩油门,王重楼的车太大,她开不不习惯。醉汉王先生坐在副驾驶上,时而闭眼,时而睁眼,没有表情,也不知是几分醉。

一路上,车内都流淌着几首经典的英文歌,谷雨跟着轻轻哼。

前面路段有交警查醉驾,他们被拦下来吹检测仪。

过了这关,交警还是敬责提醒:“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到楼下时,王重楼已经在副驾驶位上打着小呼了,谷雨穿好高跟鞋,打开车门轻拍他脸颊,摇晃了半天才把他弄下车来。幸好王重楼酒品好,醉归醉,并没有大喊大叫,连话都不多说一句,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大部分的重量都靠在瘦弱的谷雨身上了。

谷雨努力撑着旁边的大高个儿,暗自皱眉,看着瘦,居然这么沉。

“送你到16楼吗?你的钥匙呢?”谷雨问,没人回答,王重楼脸色不太好,闭着眼,没有回答她。

只好把他搬回自己家,挪开平常吃饭的小桌子,幸好当时买的是两米的地毯,他躺着也还算刚好,又从柜子里拿了枕头和小毯子出来。

谷雨站起来,有点嫌弃地闻了闻自己和他身上的味道,把阳台的落地窗拉开通风,搬了两盘茉莉花进来,冲淡酒气。

喝醉的人一醒来要找水喝,谷雨冲了大大的一杯蜂蜜水,又从阳台处摘了几片薄荷香,洗净一起放进去,用杯盖盖好,放在离他远一些的桌子上,写了张纸条压住:醒来要喝水!

做完这些事,谷雨觉得自己简直都要发臭了。

谁知那王重楼躺得并不老实,开始坐起来乱动,谷雨眼明手快,立马把垃圾桶拿过来,让他抱着垃圾桶吐了出来。

如果不是为了跟这个邻居日后好相见,谷雨简直想把这个人赶出自己家!

她一脸嫌恶地处理好呕吐物,自己几乎也要吐出来了!

吐完后的王重楼开始老实了,只是整个小客厅的味道已经不能闻了,谷雨把所有的窗打开,窗外有热气进来,又开了风扇吹,折腾了许久,看着地上不动的王重楼,她只好哀叹一句:“我是仁至义尽了,你自求多福吧。”

洗过澡之后的谷雨总算恢复了干爽,因为家里有外人,还是穿上了丝质睡袍,拿了块毛巾擦头发,身上是淡淡的沐浴香味。倒水喝的时候,仿佛听到王重楼在念叨什么,她放下杯子,蹲下来听他是否要喝水。

只是那断断续续的几句,不外乎是:“你到底要什么,你要什么?”

谷雨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有偷听别人心事的嫌疑,又擦了擦头发,把毛巾放在腿边,内心回答他:“我要你不要再污染我的客厅了!”

一个不小心,王重楼竟抓住了她擦头发的毛巾,一把扯住,力气大得让谷雨拉都拉不回来,只好任他拿着,看他转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幸好明天是周六,不然这样一番下来,第二天肯定起不来。

谷雨站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酸疼,把客厅的落地灯调好亮度,再看一眼平常风度翩翩的王先生,原先熨烫得笔直的衬衫和西裤都发皱发臭了,她摇摇头,不管他了,回房睡觉去吧。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7)
下一章:绵绵(9)


周一,忙。
关于头图,我就是爱这对CP!
昨晚开始看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上)》,挺好看的。
顺便还复习了一遍近现代史,有兴趣的可以看。
我看得很慢,才看了两章,果然是媒体人出身,文笔很好嘛~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